hhhh233waitingff

旁人 THE BEHOLDER 04

 旁人 THE BEHOLDER 04


04 别让我总一个人


张伟一醉一整宿,一觉睡到天亮,鼻尖染了湿气,还嗅到不太熟悉的沐浴露香味。脑袋和眼皮都重,四肢躯干也不受控制瘫软在床上,他想,可能这又是一个梦。

 

近几日他还是总在做梦,朋友里没有几个他能打通电话的。昔日恋人撒手人寰前不忘与别人谱了一曲旷世绝恋,固然值得怜悯,可谁愿意听一个酗酒度日的人说着含糊不清神神叨叨的诳语,他们薛没有和他分手,也没有出什么车祸,他还在瑞士度假,在气头上,不回他电话也不回信息。

 

特基拉龙舌兰混半瓶喝剩的白兰地,后劲足,这个梦境尤其真实。他甚至能真真切切感受到,一双滑嫩的手在他裸露的后背暧昧的摩挲,一路下移,轻妙熟稔,就要攻城略地,点起山火,占山为王。

许久不曾的颤栗酥麻令他假寐不能,欲望一经涌起不可收拾,他反手拽过人手臂,顺势翻身,正狠压上去,睁眼看清却吓到——这是一张他完全不熟悉的脸,少年人正青春漂亮,娇艳一双唇,在他喉结上轻吮,如果这是一场春梦,也太过新鲜真实了些。

 

他赶紧撤开身子坐起来,那漂亮的少年一脸无辜,小心的爬过来,“怎么,你不喜欢这样?那我……”

他脑子混乱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又不愿和少年人赤裸的身体再接触,只是往后再退别过头,

“不好意思,我想你误会了……你,你先把衣服穿起来。”

却听身后一声笑,“张公子,您在圈里早有‘名声’,何必说‘不好意思’,倒是我高看了自己,还以为您昨晚说的都是真的,想来也不过一时兴起。”

昨晚?他昨晚分明一个人在家喝酒,又从哪里结识了这么标致的男伴春风一度?难道自己真的精神失常记忆混乱?

身后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张伟回头,没忍住问了一句

“内个,问一句,您,认识我?”

少年人一脸莫名,转而又甜腻腻地笑,“昨夜之前只有我认识您,您当然不认识我,您是大人物,谁不知道您张伟张公子的名号,这个圈子也不大,您出了名多金大方对人还温柔,只是无情胜多情,像我这样能得您,一夜垂怜?算是荣幸了。”

张伟更觉得莫名了,从前哪有人叫他张公子,圈子,什么圈子?他无法思考无从分辨,冷汗直冒,再看周遭事物,才发觉这根本不是他自己的卧室,而像酒店套房。

少年人临走前塞给他一张写了号码的纸条,还有他名字,张伟瞥了一眼随手放一边,才想起自己应该找手机打电话。

 

没有,他翻遍了床头柜,床,桌,都没有。张伟找到满头大汗只觉得烦躁,隐隐的听到一阵声响,他走到外厅在一堆衣物里翻找,那声音听的他心烦意乱几乎抓狂,然后他在裤兜口袋里发现一只古董诺基亚。张伟嗤笑,这又是谁在捉弄他,今年愚人节的新把戏?

 

他按了绿键,抓着一只小手机放到耳边,轻微的颤抖只有他自己能分辨,“喂,你好。”

 

 

Will问到具体地址,挂了电话就驱车去接他那自小被宠上天的表弟,他们年纪相仿自小就一处厮混打闹,他自然最知道他风流一晚后,大概何时睁眼起床,打发佳人,呼朋引伴,再战今朝。

Will敲门,张伟开门,他们对视,毫不意外的,张伟当然,仍然不识眼前人,白白净净斯斯文文,一双眼睛生得出彩,但,无一丝一毫的熟悉感,张伟没说话,只是继续盯着自己手机屏幕,坐回沙发上,小彩屏上端中国移动下显示日期,左照相机右收藏夹他翻来覆去,电视上正热播《还珠格格》最终章,张伟把整个事情从头到尾捋了一遍,好奇谁这么大的手笔,这个玩笑开的老土,形式倒算新颖。

 

“哎哟,怎么,这是不高兴了,咱们张大爷闹小情绪了?吃了吗,没叫吃的?”

Will大喇喇靠在他身上,把他搂得紧,张伟不声张只是往旁边躲,

“你谁啊,我认识你吗,俩大老爷们儿别腻歪行吗……”

Will以为他闹别扭更起了兴致,他将张伟的下巴轻扣住,食指在他下巴新长的胡茬上挠啊挠,像是逗弄小猫。

张伟只觉得反感,把他手掰开,站起来,“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我很想知道是谁在开玩笑,你……”

Will也不笑了,只是仰视他,半晌,才说,“你,不认识我?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

“张伟,弓长张,伟人的伟”

Will皱眉,“你是不是昨晚吃错东西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别人递的烟别乱抽,别随便带人走吗?”

张伟看他神情,感叹这小伙子属于影帝级别,

“来,小兄弟,把你手机给我用用。”

Will只觉莫名但照做。

张伟小心翼翼的翻找这人诺基亚古董机里的破绽,眼皮一跳跳的,大致浏览了信箱里一百来条信息。

“现在是什么时候?”

“……额,你看着手机呢你问我?我看看表啊,现在是……”

“我问你日期,年,月,日。”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七?应该是吧,来的时候听广播这么说的。”

张伟深呼吸,没说话,他眯着眼,笑,笑得不能自已,笑到眼泪要出来,

“你是谁?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Will双手抱胸一脸嫌弃,“有病吧你,能耐了?我是你哥!小王八蛋!”

“你不认识薛之谦?”

Will皱眉,“谁?你说谁?”

“薛之谦。”

“我不认识。”

张伟看他的表情,一脸坦荡,却还不死心,坐回沙发上,

“借我点钱。”

“不用客气,该我替你付房费。”

“我还要买机票。”

Will抬眼看他,“去哪儿?”

 

 

 

张伟一路特安静,看着外面也不说话,就在啃手指,Will问他话也是云里雾里答非所问。落地的时候Will安排的车在外面,上车就往张伟说的地方赶。老街区巷子窄车开不进去,张伟跑下车就往巷里钻。他以前和薛之谦来这里吃过小馄饨,他记得,薛说他以前住在那,住了很多年,他爸爸以前总在旁边一家杂货铺买黄酒,对面还有一家卖烧鸡的,每天放学的时候出炉,特别香。

馄饨店在,杂货铺也在,街对面也有烧鸡卖,他没找错地方,他记得分毫无错,可是那个时候他哪有先见之明,没多嘴问一句他住在哪一栋哪一层哪一户。幸好张伟现在有的是时间,他不在乎需要花多少时间,他总能找到。 

 

馄饨店老板怎么能不认识薛?没听过这个名字?那薛爸爸呢,也不认识吗?不可能,他们明明就是住在这里,就算是他来晚了,薛家卖了房子送薛之谦出国,总不能没有人认识他们,张伟心里盘算,该从哪一栋开始调查,一户一户的问总可以问出点什么。

 

Will靠着车抽烟,只远远看着,他表弟从前没有发过这样的“疯”,为了找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在闹市区拦住人就问,追着人打听,人人当他作疯子一般,另有一群人围着他看好戏。

 

“欸,欸,小伙子,你们不能这样停车的,这里人来人往都是要走路的晓得吧?”

Will回头看着老太太,笑了,

“阿姨,我们在找人你认识姓薛的一家人吗?他们以前好像住在这里的。”

 

张伟蹲在地上,后背湿透,他低着头,听见有人叫他,

“张伟,张伟,不用找了。”

张伟抹了一脸汗,眼睛和两颊通红,眼里才有点光亮,

“你找到他们了?”

“你听这个阿姨说,”Will把老太太搀过来,“许阿姨,您说,您慢慢说。”

“良园他们小两口早就不在这里住啦,已经搬走,哎哟,他们好多年前就搬走啦,起码有十年了,他们都是好人欸,以前总是帮我拿报纸拿牛奶的……”

 张伟往前一步拽住许阿姨的手,“那他们的儿子呢?他们应该有一个儿子的,叫薛之谦啊。”

 

许阿姨被吓到,往Will身后躲,抓着Will的手才说“什么儿子?良园他媳妇身体不好根本没有生小孩子的,哎哟他们也是命苦,感情不晓得多好一直没有孩子,以前他们看到我家小宝不知道多喜欢多羡慕,以前他媳妇一见到我家小宝抱着就不松手的。我不会记错的。”

 

张伟听到了一个天大的没品笑话,只是不停地说,

“你肯定记错了,不是,你肯定记错了,你说谎!你们都在说谎!”

本来这就是一个荒诞的梦境吧,他一觉醒来世界完全变了一个样,他谁都不认识,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他听到的也是幻音看到的皆是幻象。夏日傍晚,日头将落,斜喇喇的霞光照的他眼生疼,其实他本该一觉不醒。

再换个梦境吧,至少让他还在,别总让我一个人。

 


评论(1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