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旁人 THE BEHOLDER 01

旁人THE BEHOLDER

 

一场相爱,刚开始热烈缠绵一如世上所有你情我愿的情事,又一如既往的风流蚀骨,一边忘我沉湎不问对错,一边爱怨难消只恨当时,一拍两散后还可以七零八落而后再遭了千刀万剐,终于,尸骨无还。

如果还有重来的机会,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要遇到你的,

但如果可以选,我情愿做个旁人。

 

 

 ---------------------------------


01你不喜欢我,我可能更快乐。

 

整整两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恋人和别人占据娱乐头版头条,成为劲爆热门热搜,自己只能装作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该主持该走穴一样不落勤勤恳恳一丝不苟,有同行议论调侃跟自己打听边角料,不能生气不能抽人一嘴巴踹一脚只能默默听着,什么滋味?

打电话不接,打他经纪人电话又被草草应付,也是,现在最难过的不应该是自己,应该是咱们那位一线,顶尖,男歌手,的经纪人。

 

早上起来打一通电话,拒接,很好,起码手机还有电,人还没想不开没寻死。例行公事,早中晚各一次,每次都在十几秒的时候被摁掉,张伟心想,薛老师还是善良的啊,虽然冷战闹分手,还是用这样的方式给我报平安呐。

 

来者不善来势汹汹啊,薛老师已经感叹了很久。如今网上广为流传的偷拍的照片和视频,清晰地记录了他和一个男性,不巧是他公司旗下新签的男艺人,在机场上同一辆车,再从保姆车上下来进酒店,又进同一间房,举止亲昵疑似同床共枕共度春宵……

而这仅是一个开始。紧接着他多年前离婚的内幕又被所谓前妻闺蜜踢爆,疑似婚内出轨,冷暴力对女人性冷淡,多年无子疑似形婚,朋友圈微信聊天记录为证;早年被包养,私生活混乱和多个男艺人关系暧昧,常年身体状况不佳似有隐疾……呵呵,你别说,薛之谦自己都要信了。

 

不是没想过反驳澄清,公司、宣发的通稿早就发了,除了提供一个群嘲和掐架的官方阵地,也没什么用。行,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呗,我是骗婚gay,赡养费是封口费,以前被包养身体被掏空,人老了还要潜规则小鲜肉,啧,你看,“薛之潜”的热搜词都挂上了。

【啊以前就说他怎么那么娘,原来是骗婚gay】

【看他那么虚就知道年轻的时候玩太过】

【老色鬼!以前就看你不正经!不要祸害我们家xxx啊!!!】

【怎么办,好想给我们家小哥哥众筹赎身,哭T^T】

奇怪,看多了竟然不觉得是在说自己了。不过凭他向来自信的直觉,这事好像还没完。

 

张伟一口气录了八个钟头,中间就赶急赶忙上个厕所喝口水,录完近凌晨两点,脑子还不算迷糊,想着今天晚上情况特殊,还没给那位打电话,没走到休息室就被助理截下来驾走,直冲到后门被压上车。

张伟拍门,喂,喂,干嘛嘿,我手机!把我手机还我!我得打电话!他心里着急,却没发现车前一大堆人,这个点还没睡觉,都在这等着逮他呢。

前座递过来一手机,张伟头都没回直接拿手拒了,"他就没存几个号,陌生的号码他更不会接了"

"没让你打,是他让你听电话。"

张伟愣了下,咽了口水接过来,清嗓子咳两声喘着气,耳朵贴着听筒不能更紧

"是我。你同事跟我说了,今天的临时通告时间紧,我……"

张伟听到那人的声音鼻子都酸了。这几天他想说好多可没人听他说,心里念着想着夜里睡不着觉,就只能盯着顶灯想,闭着眼想,他们薛该多难受啊,他们薛该多气。现在终于肯和自己说话了,他根本没多想就不停的说,

"薛,你没事就好,我,我,我知道你没和别人怎么样,我知道的。你别担心,这只是一时的,等过段时间就好了,现在人都特健忘。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去找你……本来,本来以为你永远不想接我电话的,薛,是我不好,你要生气也等以后生气吧,你一个人,这么多天怎么过的,我来找你,行吗?"

 

"……张伟,你还没来得及看新闻吗?"

薛之谦在酒店房间里哭笑不得,所以这人还在想着找自己,引火上身,越描越黑?

 

"张伟,现在一把火已经在往外烧了,你不能和我被拍到在一起,明白吗。?"

"……我没来得及看,他们又写你什么了?"

"只是猜测了几个和我有实质性,关系的对象,挨个扒了一遍,你现在是热门人选之一。"

"这帮人都什么眼色,我怎么能就只是之一???"张伟说了一个笑话,薛老师没笑。

"……你最近反正注意着点……我破罐破摔,你没必要再牵扯进来。"

攥着手机,张伟默然,他心想说,其实我想和你有牵扯呢,以后的事难说,我现在连和你扯上关系的资格都没了,你还期望着,我会对着那些人胡扯嬉笑几句置身事外是吗,是吗,薛老师。

张伟看了一眼车外,这么冷的天,这个点了各位等到这时候都算不容易了,薛老师也知道他不可能站出来说什么,这种时候逞强,只会害他。

"行,我明白的,薛,你自己也,注意身体,天气凉……"

另一边挂了,张伟下车,助理给他递过来手机他瞥了一眼,十几个未接。他呼了口气,又深吸一口气,透心凉到肺里,脸上却挂了惯有的厚颜赖皮的笑。张伟撇撇嘴心道,其实我年纪这么大,却并不经常说谎话的,薛老师,我怎么总是为你言不由衷呢。

 

薛之谦急着挂电话,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不想听到他多一声喘气,如果再晚一点点,他可能就要告诉他自己的落脚处,就忍不住抱怨几句委屈几声讨几句安慰,只需打开一点点闸口,他立即再次溃不成军。

他站在落地窗前,远处有星星点点,沉默伫立着的,飞速远去的,还有分不清真实虚幻的。昏黄的灯光映出身后,他回头,这个男人一定在做好梦,说不定还梦到了他最爱吃的Raclette芝士土豆,他已经陪他吃了几天。

事实上是,这么多天来,他并非一个人,更准确来讲,上个月张伟失约,剩他一个人飞去苏黎世,在瑞航班机上认识了Jan,之后他们就没有分开过。

 

这个年轻的男人一进舱门,没带随身行李却带了一身骚气,一笑露出十颗整齐摆列的大白牙,薛之谦只用余光瞥着,直到他径直走到他身边坐下落定,他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沟通,

“Excuse me,I guess you sat on the wrong seat……“

Jan露出好看的眼睛盯着他,说出一口流利的中文,”是吗,我还以为你是一个人。你怎么能知道我坐错位置?“

薛之谦被气笑,却不想再多说,难道要他和这个假洋鬼子说,自己本来和恋人度假,被人放了鸽子,可自己偏偏不退机票不取消座位不知道要和谁争一口气?

Jan却不放过他,又凑过来问他,”所以你是一个人,对吗?美丽的人属于美丽的瑞士,美丽的人却不该一个人。“

薛之谦觉得如果这个人再长得不那么面善一点点,他可能早就一个膝踢让他滚去卫生间了,他顾念中国人的国际形象和自己的道德光环,所以他继续装作听不到的样子。

 

薛之谦低估了自己的忍耐力,也低估了这个假洋鬼子的厚脸皮程度,他孜孜不倦的找他讲话,到后来薛之谦相信整个舱的人已经开始咒骂他们俩了。旅程的后半段,Jan终于不用恶心肉麻的称谓玷污他的耳朵了,自从他告诉他,自己姓薛。

”所以,薛,你为什么一个人来瑞士,你不像是出国留学,更不像是商务出行。“

薛之谦笑,这假洋鬼子中文词组掌握的还蛮多,但他不会料到,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他回答的问题越来越多,几乎家底要被摸透。可能是这个假洋鬼子看起来面善?最后他甚至答应有时间会去他家拜访。

结果是,Jan把他的行李扔上车,揽着他坐上的士,

”你刚才说今晚没事,不如今晚就来我家拜访好吗?“

”………………“

 

回顾整个过程,薛之谦承认自己就是半推半就的陷入一个甜甜圈漩涡。Jan风趣幽默,年轻朝气,甚至他弯着腰进舱门的一瞬间自己是被惊艳到的。他有多久没有被这样肉麻又真诚的奉承过,又有多久不曾这么轻松愉悦的笑过。

Jan的怀抱陌生但温暖,这快乐来的太没来由又让人上瘾,他几次挣扎后只能说抱歉,

“其实我是有男友的,我们很相爱,虽然目前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

“所以你撇下他,不,是他撇下你,你一个人来瑞士?“

薛之谦被他颠来倒去的语序弄得错乱,只是慌乱点头,急着收拾行李离开。

Jan把他拉住,Jan告诉他,“你当然不会是一个人,我见到你第一眼就知道,你现在看着我,你心里不想我,我并不在意你心里想我或不想……其实我是非常自私,我认为你不喜欢我,我可能更快乐。”

 

是吗,不喜欢,所以更快乐,是的,不喜欢,所以更快乐。

没有比相爱更美的梦,也没有什么比相爱更折磨。说分手舍不得他,复合他舍不得自己。如果只是刚开始那样就很好,他们如此相像,惺惺相惜,灵魂几乎能合二为一,如果停在那个时候,我不说喜欢你,你也别说爱我,我们各自在一点点试探里暗暗窃喜,在一厢情愿里独自甜蜜。

而现实中他们已经走到了这样的一个境地,在这一场绯闻事件持续发酵的时候,在他一次又一次没有拒绝Jan的时候,薛之谦得到了一种奇异的快感,他甚至觉得这是种解脱,爱情不是用来毁天灭地,只能用来毁灭自己。

 


评论(26)

热度(67)

  1. Blingbling吧噜呱hhhh233waitingff 转载了此文字
    先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