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Ⅱ·坠落》

Chapter08 归家

 

池清比约见的时间要早到,在会客厅已经等了近一个小时,薛之谦听同事这么说着,即使他并未迟到也不能再心安理得的慢慢晃悠,推开门,就只见池清一个人,站在陈列墙面前看得津津有味,公司同事布置得有心,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奖项都还罗列得完整,乍一看挺有面子。

 

“你没带助理来?”薛之谦略惊讶,平时这个少爷做派的小年轻可是寸步离不了他二十四孝的全能助理。

 

池清这才回过头,舍得迈动他的大长腿走近一些,“不是,我让他去订位子了,晚上吃日本菜,可以吗?”

 

“怎么也不能让你来张罗啊。聚餐的话我还是让他们订个热闹点的地方吧,主要是怕你今天没时间,小刘小王她们都吵着要给你好好准备一个正式的欢迎趴……。”

 

池清,他认识好几年了,是个有潜力的后辈,和他也算谈得来。后来才知这后辈家底殷实,进圈子纯属兴趣,签了公司也像自由民。再后来他考虑自己签约新人的时候,不由得想到了他。年初池清和原公司约满,又陆陆续续和几个大公司接触,兴趣寥寥。薛之谦工作室得到消息试着和他联系,本以为机会不大,毕竟私交是私交,公事是另一码事。但对方态度意外的热络,要不是薛之谦自己的巡演延续了几个月,签约本不该拖到今日。这孩子来报到得勤,总是自己来谈合约,用公司里小女孩儿的话来说,没合约她们家池清也算半个自家人了。但该有的形式还是得有,不想显得怠慢。

 

池清笑了自己坐下拿水喝,“还欢迎我啊,哈哈哈,我都算是老人儿老面孔了。还以为几个姐姐都不稀罕我了,我还真是荣幸。其实本来是想请薛老师您一起试新馆子……不过总有机会的。”

 

“是啊,来日方长嘛,那我和她们说一下,你等下啊。”

 

亲自交代了晚上的聚餐事宜,再推门进去,池清又站在另一面陈列墙边,弯着腰看着什么。薛老师觉得这人挺有意思,难道看这么多次都看不厌吗?

 

“这些照片你看过多少次了啊……不用故意抬举我啊,我不吃这套的。”薛老师打趣,这后辈也太懂事了些,特别懂得自己这样的老艺人内心的小骄傲。

 

“您哪里还需要我抬举啊,我是真心喜欢看,觉得您真的了不起。”

 

“哈哈哈,放心吧以后这里也会有你的,一直努力,你也可以,以后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您总是说我们年轻人年轻人,您自己不也正年轻着。”

 

哎,这孩子,说话真的太得体,以后面对媒体应该也轮不着他们操心。

 

具体的细节早就商定好,大概聊了会儿,薛老板接着就要开会。他杂七杂八的事堆了一箩筐,早上还偷了懒,只能像只飞速陀螺来回转。不过还没到晕头转向的地步,前几年最拼的时候那叫一个分身乏术。正听着她们做企划案报告,手机就震动了一下提示有消息。

 

【和咱爸在超市呢,我买了梅子啦。】

薛老师嘴角刚往上翘就抿嘴压了下来,尽量自然不着痕迹,反反复复来来回回看着这一个“咱爸”,觉着尤其的顺眼。

 

【嗯,今晚同事一起聚餐,你和爸爸一起吃晚饭吧。】虽然不知道他爸此行有无深意,但以他对自己老爹几十年的了解,是不会撇下一个无法自理的中年巨婴不给他做饭吃的。这样想来他反而安了心。他又加了一句,【居然不怕我爸了,还一起逛超市哈哈哈】

 

等了一会儿都没回消息,就把手机随手放桌上,接着连续的震动声能把打瞌睡的同事吵醒。

 

【从来没怕过!!!我那是敬畏!】

【咱爸挺喜欢我的(坏笑),结账硬是不让我付钱,说我攒那么多钢镚儿也是不容易】

【毕竟我在老牌熟男这一年龄段的群众基础还是很好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老牌熟男,让我爸知道肯定打死你哈哈哈,薛老师嘴角抿得更紧了。

 

【聚餐喝酒么?需要代驾么,不收钱只肉偿的那种?】

【三十年驾龄,专业老司机,让张师傅带您飞。】

 

咳,咳,实在憋的辛苦,薛老师只能搓搓下巴揉揉鼻子,脸色恢复平静,一副不能更正经样子,

【开会呢,你们好好逛。】

 

【哦,好(委屈)(委屈)(委屈)】

 

一个快四十的大老爷们,居然用这种表情……薛老师是拒绝的,但是手不由控制的回了一条,

 

【尽量不喝酒,会早点回家(眨眼)】

 

张伟秒速回了他一个很有爱的表情,他觉着又肉麻又惹人嫌弃,都懒得回,只是收藏了一下表情以便下次恶心这人,就收起了手机。

 

 

 

因为天气预报接下来几天可能有连续强降雨,薛父领着张伟这一壮年劳动力,农贸市场、超市什么的都走了一遭。足足买了可以够吃一个星期的菜,还准备了像是要逃难的基本物资,等到家已近晚饭的点。脱了帽子和外套,张伟摘下口罩终于能好好呼吸。薛父招呼他帮忙,他还没来得及换下一身X冷淡解放天性就麻利儿的跑去洗菜。

 

他觉得自己打出生以来头一次这么勤快,那叫一个任劳任怨……等薛老师回来他肯定要狠狠地邀功,然后薛老师一定会狠狠地表扬他,最后他们狠狠地…………

 

嘿嘿嘿,张伟择菜的时候露出了迷之歪笑,看着让人心里发颤。薛父还奇怪这孩子怎么这么开朗,以前都没发现他是热爱劳动的居家好青年。

 

 

 

不过该来的总是躲不掉的,张伟夹起最后一片牛肚,还没咽下,薛父就发话了,

 

“你和谦谦怎么打算的?就这么一直过下去?”

 

张伟嚼吧嚼吧咽了,一脸理所应当,“是啊,肯定就这么一直过啊,除了我吧,薛老师也没别人了,除了薛老师,我也不想和谁过呀……”

 

薛父脸色温和无视他故意曲解意思,只能把话说得更明白,“就这么一直躲着,见不得光?你们没想过后果吗,没有计划过未来?”

 

“是,就目前,我和薛确实没办法不躲着,也确实见不得光。您也知道,这一个圈子从来没什么隐秘,该知道的差不多也都知道,只是有时候风向不对,说不定哪天就曝光了当花边新闻炒起来……我和薛讨论过,这一行本来就不稳定,这些年也攒了点家底,万一有事了也扛得住……更何况现在大环境下宽容度挺高的,两个男人在一起也并不是出个门儿就会被砍的境地。”

 

“……那你们各自的事业?你们现在愿意为对方牺牲,以后保证不会后悔?现在你们觉得没有自己的孩子无所谓,到我这个年纪不会觉得遗憾?”薛父有点激动,可还是按捺着语气尽量缓和。

 

张伟没由得笑了,家长就是家长,永远是那么有危机忧患意识。

 

嘴要擦干净,嗓子眼儿吞口水咳咳的清好。

 

“说实话,我也害怕,说不害怕那多装逼啊,我特别害怕薛老师好不容易走到他所说的一线歌手的顶端那个尖尖,就因为我这么一生不出个蛋的糙老爷们儿就一无所有了……如果有一天他后悔了,那我怎么继续好好做人难道要自刎谢罪么,我死没什么,薛他要是能每天乐乐呵呵的那我也就认了……后来我越想越觉得这是一条死路,我已经撑不住了,我也想退缩……可您儿子特别有勇气,他特别了不起,他把前前后后的路都安排好了,就等我了,我还能退缩我就太不是个人了……您儿子真的了不起,像您……”

 

 

洁洁小时候长得很像他妈妈,睁着大大的眼睛爱笑。从那双眼里看不见世上的困苦挣扎,只盼着与她一路相伴,一世安好。那个年代物质也稀缺,但爱情总不会是无法负担的,真正压在他们身上的也不过是现实。

这么确定是她么,她能陪你多久呢,你们在一起什么结果没有想过么。可是换一个人就能一直幸福安康而不会有天灾人祸硬生生作乱不让人好过吗?在一起的日子艰难但不觉得辛苦,能在一起就是幸福。守着爱人,一日日看着,病床前眼睁睁看着她睡去,只要明日那双眼还能映着他的样子,那就是这辈子的福分……如今温良娴静的妻子安睡在故土一方,冬末初春,梅花开遍山野,暗香浮来既知不是雪,静谧安和,是她喜欢的样子。

 

薛父的眼底有血丝,张伟自觉多嘴,不忍再说下去。

 

外面还是阴雨不断,天色暗得很快,他这一趟待了许久也该归家。

 

“……行了,我懂你的意思了,你们能明白,选定就不后悔,敢扛敢硬碰硬……就够了。”

 

他这趟来并不是给忠告,不是吓唬人,更不是要作恶人。只是想知道,他儿子口中那么好的人,能扛事又那么横……他只是来看看,不看放心不下。

 

“我本来就不是专制的家长,谦谦和我是很像,比我更倔……我当时如果再倔一点,以他妈妈那种的体质,可能也不会有谦谦了,可是……”

 

“可是您不后悔,对吧,您不后悔。”张伟轻声说着,像许下了承诺,喃喃又如此坚定。

“对,没有后悔过。”

是他妻子留给他最珍贵的礼物,他怎么会后悔。

 

 

 

 

【薛老师喝酒了吗?咱爸回家了……你们那儿需要司机吗?】

 

【有人送我,我马上回来了,刚吃完,他们小孩子的活动我就不参与了。】

 

谁啊,不会是今天去签的那个吧…那小子……张伟有点儿不高兴了,可他不承认自己有小情绪了。

 

 

 

 

终于盼到薛老师归家,张伟颠儿颠儿的跑过去,把人搂好,见着衣物齐整,神志清明的小薛老师,很欣慰。神志清明的小薛老师喝了酒脸色还是有点红,一进门身体就有点发软,也就由着他扶到沙发上。

 

“今天我爸来啦。给你吃饭了吗?”

“给啦给啦,没把我饿死,您放心。”

“你是不是又当牛做马了,嗯?”

“没有。”说好了要自吹自擂的,蓦地脸皮薄了起来

“累吗?”

“不累,不累。”既然他现在改默默奉献了,就让他再高尚一会儿。

“你看,我爸真的不会吃人对吧,哈哈哈”

“是,今儿和咱爸度过了一段非常欢乐愉悦的时光。”

薛老师看他一脸苦相,身上还有油烟味,不怜惜反而笑出了声。

 

“那您今天一切顺利?”

“嗯,挺好的。”

 

他就不提今天回公司又听了一些不靠谱的企划案因此又骂哭了谁谁谁。也不提除了池清以外有几个新人竟然临时变卦几个月的努力付诸流水。更不想提他早已经不太管的生意又出了什么岔子……反正已经过去了,最后都解决了。

 

而他终于冒着风雨归了家。

评论(3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