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是你Ⅱ·坠落》 Chapter07 梅子黄时雨。

是你Ⅱ·坠落 


Chapter07 梅子黄时雨。

 

 

申城今年入梅稍晚,时值七月下旬却是连着的阴凉天儿,不出意外又是一个凉夏。今日更好,下着淅淅沥沥小雨,不吵不闹贴着窗户边飘过,入耳不过几声嘀嗒。

 

江南梅雨季节,有雨的日子反倒舒畅些。张伟也算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轻悄下了床,枕边人只是哼哼着翻了个身便无它声响。没穿鞋踩在地上脚心凉丝丝的,他这刚从北方酷暑中解脱几日的还能受的住,抹脸揉眼挠挠耳朵,不怎么清醒还没忘了带上门。

 

 

凉水过道脸,咕噜咕噜漱了口,眯着眼瞧外面,还是迷蒙蒙的一片。难得闲暇无事可做,思来想去来回纠结还是觉着乖乖回去躺着更好。

 

顺手倒一杯水备着,还是轻手轻脚开门进屋,走近一看却笑了,薛老师一个人趴着那儿就占了一整张床,教他如何再亲亲密密不着痕迹搂着睡个回笼觉。这人薄被只盖到腰,光溜的背脊白白一大片露在外头怪亮的,张伟把杯子搁床边就给他盖好被子,遮得严实。

 

 

善哉,善哉,切不可再动凡心。

 

 

昨夜里并非春雷惊蛰响,自有万物不得眠。轰隆隆裹着黏嗒嗒的湿气咸得舌尖发烫,花鸟鱼虫染了兽性,入夜不伏不息,复苏的颤音绕着耳廓回响回响,快生长,生长。着火的藤蔓攀缘绵延,花苞鲜美,沿着枝桠砰砰绽裂…一刻不停的疯长,未到尽头,世间万物则不得睡去。

 

 

平日里,还是薛老师醒的早,怕是累了。张伟缩在床一边,好不容易把自己塞到被子里,背后垫了枕头,往下一滑,凑活着也能半躺。美人在身侧,睡梦中一头乱发鼻尖发红,也是美的。空调开了除湿心里燥着,心头默默再念几句慈悲,不可唐突,不可轻薄。

 

 

自认动作轻巧,美人还是醒了。

 

“……吵醒你了?”

 

“没啊,早睡够了……我要喝水。”薛老师嗓子有点哑,可睁眼还是一脸笑,撑着下巴眼神示意张伟递水。

 

恭敬奉上,看着一小股细流从嘴角偷溜下来,又顺着下巴颏儿一直到喉结……张伟咽了咽口水,觉得还能忍忍。

 

薛老师人美心善,往另一边挪了一些张伟才不至于缩巴巴的太可怜,还是有些凉意,被子理所当然也分了他一些。

 

“你这懒鬼倒是难得起得早啊。”

 

“嗯,嗯,这不是又躺回来了嘛……”露着肩膀有了热气,他鼻子抵在他肩头,唇也贴着皮肤,说话瓮声瓮气的,更像个小孩子。

 

“抱这么紧不热啊你。”

 

薛老师有一下没一下的捏他手背上的肉,眼微眯侧卧着还是有些睡意。

 

“嗯,嗯,嗯……这不是怕您冷嘛……”

 

“哈,我现在不怕冷了,就怕疼。”

 

“………………”这人不说话了,光用毛茸茸的头摩挲他的背,环着他腰的手臂也松了些。

 

“你……又不是喝了酒……也是够没轻重的……”

 

“……这不是……这不是……自从那个以后……第,第一次嘛……小别,小别呀不是……”

 

“嘁,你还挺有理。”薛老师故意说得冷硬,其实一直憋着笑。

 

这大头凑过来,一脸紧张,“哪儿伤着了吗?……我,我不是故意的…都,都怪我……”

 

薛老师故意再侧过去一点不看他,“昨天就不该叫醒你,就该让你睡沙发……”

 

 

 

大头本就心虚,如今已然无法招架,坐在床上,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小薛老师原本背着他,却突然扑过来,两个人又倒在了床上,薛老师两肘撑在他肩上,笑得可欢了,

 

“骗你的啦哈哈哈哈,我没怎么了啦……哈哈哈哈”

 

见他不为所动,手指戳了戳他下巴的肉,“喂,喂,平时就许你骗人,不准我放火啊……”

 

张伟翻身把人一揽就扔回床头,被子盖好继续搂着,这次搂得更紧了,手脚并用,也不怕美人叫疼,该!

 

“喂,干嘛啊,你想把我榨出汁来啊,你以为你是豆浆机啊,喂,喂!!!”

 

“没干嘛,睡觉!”

 

“还睡什么啊,都几点了,我不困了啊……”

 

“…………”


“真的,我真的睡够了……以前确实睡眠质量不太好…但是你看现在不戴眼罩耳塞我也能睡着了啊……”

 

“反正也没事,您就好好躺着,爱睡睡,不睡您就陪我说会儿话。”

 

“说什么啊,说你头大,肚子大,脾气大……”

 

“哎哟,您接着说,我大的优点可不止这么一点儿。”

 

薛老师不接他话茬,反身看他,“今天还是下雨?”

 

“是,一直没停吧……就是出门不方便,上海这种天气还挺好。”

 

“梅雨季节嘛,就是一直下雨啊,都说‘雨打黄梅头,四十五天无日头’,今年雨季尤其长啊……”

 

“四十五天啊……那也是够惨的,我可五天无日都受不了……”张伟在那儿自顾自的笑,薛老师都懒得理他。不过薛老师就着想到一件事。

 

“听他们说你要去半年?这次怎么这么久?”

 

张伟愣了一会儿才发现他说的是他越洋外出务工的事,他还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也没那么久,最多三个月就完工吧,如果顺带着到处玩玩奢侈腐败一下,也能说有小半年……”

 

薛之谦笑了,“然后再顺带着领一个盘儿亮条儿顺的洋姑娘回来?”

 

“那哪儿行啊,我本来是要绑着您一起去的,奢侈腐败我们得一起啊,可您哪有时间……我这次就准备光打工去的,您放心,阶级立场绝对坚定,决不多呆一天在资本主义土地上。”

 

 

“你,怎么知道我没时间的?”

 

张伟看着薛老师不像开玩笑,又咽了口自己的唾沫,“……您说的话,当真?”

 

薛老师睁着好看的眼睛,眸里有光一闪一闪,

 

“我经纪人都放假了,我还能有事啊,没时间还能躺床上和你说废话。”

 

大头努力平静着可还是忍不住扑了上去,砸了小薛老师一个满怀,也亏的床质量不错,

 

“您说的哪是废话,您,您,这几个字,可值……好多,好多钱呢,我,我赔不起。”

“哈哈哈,给我起开,你这个人,就知道钱钱钱,哈哈哈,俗不俗啊。”

 

张伟就不起开,大头埋在小薛老师颈窝里,就赖着了,

 

“我就是这么一俗人,我吧,俗气得要命,就是爱你爱得要死。”

 

薛之谦这种话不少听,可这一大早就被热情告白,还是别样的心动。

“……死一边去,你死了谁包我食宿、来回机票啊……”

 

你看,总还是能赔给他的,一辈子都得陪着他,赔给他,是不是反而赚了。

 

 

 

 

张伟在家蹭吃蹭喝享清闲,薛老板今日需出门打点私人生意,再去公司确认些后续工作。他经纪人甩手放婚假,回来了还有别的艺人能带,其他的同事还需他好好安排。他的工作室挂在老东家旗下,但一直是他占主动权。今年开年就在接触几个新人,到这几天就是拍板正式签约的时候,忙完这一阵,他也能清闲好一阵了。

 

 

出门前不放心,多叮嘱了几句,这人竟然就嫌啰嗦。……是他多事,何必关心他怎么解决晚饭,他饿了不知道点外卖,渴了不知道烧开水吗……何况家里常备绿茶。

 

“……啊,薛老师,回来的时候记得买梅子啊,突然想吃了,下雨天懒得出去,嗯嗯,没别的了,早去早回,开车小心了您嘞~”

 

大张伟门口吆喝着,薛摇头抿嘴笑,按了电梯摆手让他赶紧进去别丢人了。

 

 

小薛老师出门没多久,门口像是有动静,门锁一开,大老师正笑着迎上去,想着这人是不是又落了手机还是车钥匙,没想到是薛父。

 

“……薛,薛,他刚出门。”

 

“没事,我本来也是要找你。”

 

 

外面雨一直没停,薛父把伞撑在外面沥水,露台窗户大开,薛父略皱眉,

“昨晚你们关窗了吗,以后记得要关窗户,上海这个季节很潮湿的,晚上风也凉,容易感冒。”

 

“哦哦,不是,不是,薛他昨晚关了,是我早上开的……我没想那么多…以后不会了。”

 

薛父看着眼前的青年,还没说几句话,他也不是责难,就已经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他明明不是来找麻烦的,这样显得他多恶人。

 

“没事没事,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我就是随口说说,小张,吃午饭了吗?”

 

“还没,打算点外卖的。”

 

“正巧了,我带了好多东西,还有自己家酿的果酒,一起吃啊。”

 

“嗯。”此时的张伟乖巧的很。

 

薛父拍拍他背,把他赶到桌边坐下,张伟看着薛父从袋子里拿出几个保鲜盒,一边听他说这是洁洁最爱吃的,那个是洁洁喜欢拿来下饭的酱,还有这个,只能冷藏保存放一个星期。

 

其实他一直知道薛父是温柔的人,和他的薛一样,只是,总是不知所措。

 

是不是也该试着往前走一步,也不会被吃了,难听的话再难听能多难听呢。

 

何况这几日江南阴雨绵连的天,谁会冒着难缠的黄梅细雨,只为了让他不好受呢。

 

 

 

 

 


评论(4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