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是你Ⅱ·坠落 》 chapter 06 世间始终你好

《是你Ⅱ·坠落 》


chapter 06 世间始终你好

 


 

张鸣鸣下午的航班直飞马累,之前薛爸就坚持要为小两口饯行,薛之谦就找了离机场不远的一处清静地设宴。中午一餐时间上还是仓促,可情谊地久天长——他爸到后来都快和张鸣鸣她老公勾肩搭背的称兄道弟了……

 

同事送张鸣鸣他们去机场,薛之谦只能叫代驾。气氛热热闹闹,提前声明要开车也不免沾了酒。不然他也不能让人来接啊,这个点,来人才刚起床,谱大着呢,磨磨蹭蹭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等到这人把自己收拾的还算齐整的摇头摆手蹦跶着来了,他爸也差不多能认清楚谁是他亲儿子了。

 

“欸……这不是小张嘛?”

 

薛爸笑眯眯的指着来人,薛之谦也笑,他爸果然又清醒了好多,认识的人又多了一个。

 

张伟有个毛病,见了家长,尤其是他爸,就像被给了一榔锤似的发昏,站也不知道怎么站,话也不会好好说了,手背在后头不用看薛之谦也知道这人又在摆弄自己那几根小短手指。

 

“唉哟喂……这得灌了多少啊……平时你爸见着我可没什么好脸色……”

 

大老师麻利儿的溜到他身边坐下,悄悄在他耳边嘀咕着。

 

薛之谦心想这不是给你个机会好好表现吗,你成天在我家蹭吃蹭喝蹭睡的……谁爸能高兴啊。

 

“你还别说,我爸本来脾气特别好,对谁都特别好,一见着你就像看见了田里偷地瓜的。”

 

“那还真冤枉我了不是,我吧,顶多就是一拱小白菜的……”

 

薛老师笑得大眼睛只剩缝儿,口袋里掏钥匙给他,就过去搀他爸。张伟心里还是怵着,可他薛老师小身板儿怎么扛人,赶紧上去帮忙,两个人半搀半扶地就把人弄上了车。

 

 

 

 

下午快到晚饭的点薛爸才醒,下楼看见厨房里两个大老爷们儿手忙脚乱的忙乎着。这个画面很生活,带着一丝人间烟火的温馨,还有说不出地别扭……其中一个大老爷们儿是他儿子。

 

 

薛洁洁是他一手带大的,家里老人从小也宠他惯着他。小时候洁洁成绩不好,也怪他太慈父,从没逼迫他什么强求他怎么样。后来长大了也由着他从瑞士退学回来到处跑龙套、唱唱歌。作为父亲他是难得不苛求子女的人。毕竟他也年轻过,也曾冲动莽撞,不管不顾,想做的事,想厮守一生的人,一旦认定了,别人说什么都不会听。

 

他是这样,洁洁作为他儿子,当然,果然,也是这样。

 

张伟这孩子其实很好,是很好的人。电视上见着闹腾,到自己面前就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唯唯诺诺连嘴都张不开。他也想和和气气对人,可心里总是怪别扭的。

 

做父母的没人愿意自己的孩子不幸福,他们总是希望子女的人生路能够走得顺遂通畅。他儿子选的这条路明眼人都看得出有多难,甚至比他当初选的路还要难……所有人都反对,所有人都在说结果会有多不好,可他还是选择了这条路。如今作为过来人,人生路走过大半,再让他回过头去言辞刻薄的充当那些好意劝说的声音,他好像又没什么底气。

 

 

 

 

 

 

饭菜不算可口但还是能下咽的,一下午的劳动成果也没怎么浪费。吃完饭张伟又特别自觉殷勤的跑去洗碗,薛洁洁心想这人真能装啊,长这么大他知道洗洁精和洗手液的区别嘛……

 

 

把父亲大人送回家,再到家已经九点多。洁洁临走前特别嘱咐大张伟千万别动餐具,锅碗瓢盆都等着他回来收拾,他去年才搬家,暂时没有重新装修厨房的打算……

 

进厨房一看,把洁洁吓坏了,餐具洗的还算干净,灶台也清理过,闻着味儿也不像是用洗手液洗的。张斑斑特别得意,觉得自己就是天才,第一次洗碗,就如此成功。

 

洁洁觉着不可思议。再看旁边,两大袋子的餐巾纸团上面沾满了油污饭粒儿……感情您洗碗不用水……光用纸擦啊……还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

 

把人赶到客厅去,洁洁戴上手套撸起袖子对着碗盘一顿猛搓,毕竟是居家必备的大巨蟹,一会儿功夫就齐活。

 

 


 

从冰箱拿了些饮料水果,洁洁放下东西就自然窝在张伟旁边。电视上正放着张伟最爱的周星驰,今儿晚上是至尊宝和紫霞仙子的故事。

 

这电影洁洁光陪着张伟就断断续续的看了十几遍……他们俩年轻可劲儿燥的时候,在家窝在一起看电影……往往是不能从开头完整看到结尾的。

 

 

薛之谦记得自己第一次完完整整一句台词不落下看完这个电影还是在几年前,内地重新上映的时候。朋友包了午夜场,电影放完还有午夜趴号称今夜无人入睡。他的朋友确实一个比一个会玩,也一个比一个矫情,不管已婚未婚还是单身八百年,每个人都能哭出自己的故事,流几滴残余纯情的眼泪。

 

他也矫情,开玩笑,那天他肯定是哭的最难看的那一个,幸好当时的妻子不好这些在家里睡觉……不然多尴尬多狼狈。

 

 

 

其实薛之谦对西游记这个故事的所有印象主要来自于86版电视剧。小时候就看着孙悟空上天入地降妖除魔,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他一直在想,要是像孙悟空一样,拔一根毫毛变出好多个自己帮着写作业,那该多好啊。

 

洁洁从小也没什么英雄情结,没想过要和孙猴子一样大闹天宫搅他个天翻地覆,再懂礼貌一些的时候甚至不能理解这猴子怎么能这么顽劣。日子过得中规中矩,成绩是不好可是态度是端正的。

 

那时候知道有和自己同龄的人不用每天上学写作业,专门儿写歌说老师坏话、抱怨学校压迫学生,全国各地演出还出专辑……对他来说,不亚于石破天惊里蹦出了一只猴子。

 

这人的人生也太太,太太太,带劲儿了。后来越来越了解,越觉得这人太牛太神了。什么都不在乎的样,爱谁谁的劲儿,看谁都是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比我多个鼻孔怎么地啊。

 

后来他才知道他是中国最年轻的朋克,反主流,批判,怀疑,蔑视权威,指天就能骂地。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

 

听到盖世英雄四个字他就快压抑不住了,所有人都崇拜的,所有人都寄予他自己期盼的,完成所有人想做不敢做或者从来不敢想的事的,盖世英雄,也没有人问他累不累,会不会难过,是不是真的无所不能,无坚不摧。

 

他听人说,齐天大圣才是真的了不起,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桀骜不驯,锋芒毕露,这才是齐天大圣……那孙猴子戴上金箍的那一刻,他就不是英雄了,就是一个迫于强权迫于形势的普通野猴子。

 

他心里知道不是这样的。

 

 

故事之所以动人不是因为英雄多么强大俾倪众生,而在于英雄多么强大就有多么脆弱,脆弱不来自于他的懦弱无能,而在于他的一片赤诚,与众生平等。

 

 

他不再尖锐刺耳,不那么带劲儿了,他不再说离经叛道的话,写剌人心口的词。


可他在他心里一点也不普通。

 

他们相识之初,薛之谦也曾幻想这人多么无所不能多么无坚不摧,可是事实是他和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张伟就是一个普通人,他会愤怒,会无力,会颓丧,失去信心的时候需要人抱着他拍他的背说温暖的话。

 

 

 

张伟这人这么脆弱,可是总为他把所有的坚强和坚持都用光了。他该有多害怕,可是从没在他面前露过怯。

 

这人遇事总想着放弃,薛之谦庆幸每次伸伸手就能把他拉回来。

 

 

 

在感情的世界里不需要英雄,都是卑微而脆弱的,我们不需要行走江湖的盖世武功来回比试切磋,需要的不过是彼此取暖,相互陪伴。

 

 

真爱有如天高,世间始终你好。

 

 

 

 

 

 

送他爸回家的路上,难得说起张伟,他爸说,

 

“这条路不好走……那孩子看起来不太能扛事的样子。”

 

“爸,这你就说错了,他就是在我面前看着特别怂,在外面一横起来不得了哈哈哈………”

 

 

 

张伟今天真的累了,靠着沙发就睡着了。薛之谦看着他,这个典型的中年人,有一点小肚子,肉肉的下巴,睡觉的时候眉毛还皱巴巴的拧着。

 

人生的路还长着呢,但他还是没舍得移开眼。


他知道以后的路上牛鬼蛇神九九八十一难不知多少崎岖,可多幸运,还能常相伴,还能有这样平静入睡的夜晚。

 

 

 

 

 

 

 


评论(1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