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Ⅱ·坠落 》 chapter05 卸妆

《是你Ⅱ·坠落 》


chapter05卸妆

 

上蹿下跳满场疯跑脱了外套还是不停流汗的大张伟大老师坐椅子上撑着大脑袋喘气只觉得天旋地转。他果然不再是那个在台上一蹦五尺高的小孩儿了,想当年他边唱边跳还能顺带着接收台下漂亮姑娘抛来的小媚眼儿……也从没觉得这么累过。

 

太狠了,薛老师这招太狠了。

 

薛老师满眼带笑和他在台上互相奉承抬举了几句就下了台,今儿在座的各位谦友和薛老师一样都是好人,没嘘他也没轰他下台,他也就安了大半的心。本来他好好的坐在那弹吉他,还在感叹这次演唱会制作组真不错,音响混音效果也好……

 

大张伟刚刚唱完一小段“什么都不必说,亲爱的……”,耳返里就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前奏,他还以为是设备出了什么问题,多年的演出经历练就了临危不乱的好本事,按弦的左手也只是抖了几下自然地滑了个音……

等他往台下看才发现不只是他耳返里有音乐,现场的观众也都听到了——荧光棒没再跟着他歌的节奏走,再往旁边一看薛老师又带着一大票人窜出来就这么上了舞台,没等他反应过来怀里的吉他就被人夺了,完全是被人架着到了中心舞台……他确实演出经历丰富可他得承认当时真的懵了。

 

“……爽爽爽爽爽!

哈咿呦哦哦 哈咿呦哦哦

哈咿呦哦哦 哈咿呦哦哦

哈咿呦哦哦 哈咿呦哦哦

哈咿呦哦哦 走你 哇哦哦哦——”

 

薛老师转身塞了他一只话筒,朝他挑眉,那个意思就很明显了,

 

“就这个feel 倍儿爽!”

 

也不知道薛老师哪里找来的一群非专业伴舞,也没个队形就是满场疯跑蹦蹦跳跳,可还别说气氛够high底下的观众都被带动得站起来跟着跳,再配上闪瞎人的灯光特效,这哪还是演唱会整个儿一大型夜店趴。

 

大张伟心里嫌弃着可也被感染不自觉跟着high,到后来渐入佳境也能跟着到处疯跑,对着这里的观众“爽爽爽爽”,再跑到那边“爽爽爽爽”……

 

可年龄是个不可回避的问题……他不像薛老师,还能像年轻时候一样像个蹿天小弹簧蹦跶着看得人头晕……同时有精力时不时朝他抛个媚眼儿……

大老师怎么也是血气方刚的中年男人,只能更加卖力的“爽爽爽爽”……于是一曲结束被人扶进休息室里瘫坐到现在还在大口喘气。

下台的时候听见小薛老师在说什么特别荣幸和自己同台演出希望还有机会合作……他心想还是别了,给多少钱他也不能干啊,这都是要老命的活儿。

 


了不起啊了不起,我们薛真的长大了,真的了不起。

估计这次又该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磕头认错了……

他错了,真的错了,他不应该考虑怎么保护薛老师,他首先应该想想怎么保护他自个儿。

 

 

 

空调制冷效果不好薛老师还特别让人送了台小电扇到休息室,电扇呼呼的在耳边扇着,大张伟摊在椅子上心想把这一身汗吹干一顶胯他又能是一条好汉。

再见到薛老师,人家已经神清气爽换好衣服卸好妆了。

估计不好意思再麻烦别人,薛老师自己拿了卸妆棉坐在桌子上就开始捣鼓他的脸。

 

 

薛之谦坐在化妆台上对着大张伟,捧着这人的脸,一下下的给他卸妆。卸妆,他是专业的,技巧娴熟动作轻柔,绝对不会公报私仇。

 

这人闭着眼,两个人隔得这样近,只是看到他睫毛微微的颤动,自己就会心软。两周的分别对他来说已经足够长,他一遍遍拭过自己不能更熟悉的眉眼,睁着大眼睛认真检查这人脸上是不是哪里又多长一颗痘,眼角有无多生出几分细纹。

 

即使生气、抱怨着,这几天他也克制不住去想这人在做什么,有没有好好吃饭没工作的时候是不是按着两人定下的规矩早睡早起……看样子他没太亏着自己。



“你真好看,越老越好看了。”


“谁老啊,我可本来就比您小,您都是出门要被叫大叔的人了……”

 

“嗯?你说什么?”

 

“我老,我早就老了。我早几年就被叫大爷了。您一直十八岁,明年就十七。”

薛之谦笑着,轻捏他鼻子,揪他脸。


此时眼中只有彼此的你我,如果不做些什么是不是显得太辜负了。他们顺理成章的接吻,缠绵温柔的开始,略有粗暴的占有,都是应得的。

薛之谦从化妆台滑坐到他腿上,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叫嚣,再靠他近一点,再近一点。两人沸腾发烫的骨血隔着裸露的皮肤就能交汇相融,恨不得一直吻到天昏地暗,日月消磨,什么都不剩,什么都没有,只有你和我。

最后他们听着对方渐渐恢复平静的心跳紧紧抱着,两个男人挤在一张椅子上,用并不舒服的姿势,可没人忍心多说一句。


“不应该这样啊……你应该生气的……应该扇我一大嘴巴…留印儿的那种…”

 

薛之谦听着这人嗓子眼儿里半天才憋出的一句,噗嗤就笑了出来,没搭话。他还想就这样静静抱一会儿。他如今拥有的一切,他曾经经历的一切,他并不一帆风顺的人生,已经这么多年…而此时此刻,他只想和这个男人再多拥抱哪怕一秒。

 


生气有什么用呢
抱怨有什么用呢
相爱已经这么难

原本我可以活得更容易些,爱情真的很辛苦,这么辛苦可是还不想放手。

人知道会死还是努力活着,
再明白世间没有天长地久的永恒,可这一刻也想要死死抓住。

你温热柔软的脸,颤栗着垂下的眼睑,随着呼吸轻微张合的鼻翼,几不可闻的嘟囔,我统统都要抓住。

我是够没出息的,我就是拿你没辙。

 

 

“张伟,我跟你说,一开始我是挺生气的,可你总时不时来这么一出更年期引发的低潮期激素分泌紊乱,我都快习惯了,每个月不闹一次好像我们俩都不能快活……”


“内什么……那每次我也付出了血和泪的代价呀……您不生气就最好了……”


“……这次好像是第一次吧,连分手都说了,这么久连一个短信都没有……我还以为这次你是来真的……”

薛之谦抬眼看他,这人认错态度一向端正,虽然他也没什么错。



“……你别再和我说什么道理,也不用为我着想……我这么大个人了,我爸都不指望我,你也不用瞎操心,就安心待着,听见没………”

大眼睛盯着他又补了一句,

“…张伟,以你,是飞不出我手掌心的哈哈哈哈。”



“您膨胀了。”大张伟有些别扭的嘟囔着,却没忍住笑。


“要不你试试看?”


“我不敢。”


他们家张伟就有一点好,认怂特别快,这一点上,他们是没出息到一块儿了。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