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Ⅱ·坠落 Chapter4 双宿双飞

是你Ⅱ·坠落

 

 

Chapter4 双宿双飞

 

 

走到不能靠舞台更近,远远就能看见一群小姑娘围在一边儿,一堆人中间还矗了一根冲天柱——巧了巧了,又是熟人。

大老师真不爱凑热闹,抱着吉就半靠在道具箱旁边,给他带路的工作人员说要给他找一座儿,大老师刚摆手说就一会儿的事何必呢,那边一阵笑闹就没过他的声音。再回头瞟一眼,没料到熟人这就朝他们的方向来了。


“张老师,真巧。您今天,还带了吉他来啊……刚才她们还在猜呢,原来薛老师今晚的嘉宾是您……我们都有耳福了。”


小伙儿是一如既往的的精神,态度是一如既往的和善有礼。



“嗨,那倒说不上……不好意思空着手来,我这不就准备了节目给薛老师拜七十剩一半大寿嘛。”



方才陪他的工作人员把吉他拿去调试,张斑斑自然往旁边挪一点,站好,老背挺得笔直……和人说话的时候后脖子不至于掰得太辛苦。



池清再走过来一点,像他刚才那样弓背靠着箱子,两个人隔了些距离。这候场区真不是清净地儿,可说出口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互相都能听个清楚明白。


“真没想到……我还以为您……最近他们盯那么紧,您还能来,薛老师今天一定高兴……”


“人过生日,哪有不高兴的,是吧……何况这还有这么多漂亮小姑娘陪着他过,哎哟,想着我都替他高兴。”

张斑斑张老师一脸理所应当无懈可击,朝他笑,眼微眯,心想着,这年头的小年轻,真是一个比一个不简单呐,后生可畏,可畏着呢。

这后生也跟着笑了,可一开口还是不依不饶的。

“您说笑了……您总这么幽默,有时候我特羡慕您,我嘴巴笨,说什么也不能讨薛老师欢心……就这样,薛老师他还总关照我这个后辈……”


哟,这是,话里有话拐着弯儿的……夸薛老师呢。

“对,对,对,他这人吧要是会飞早就紧身裤衩外穿拯救世界去了,薛老师确实特别好,特别有爱心……就算有人见天儿的说他不爱听的膈应他,他也不好意思给人一大嘴巴……就是这么一大好人。”

人薛老师,那可是兢兢业业克勤克俭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虽然辈分上确实比不上自个儿那是事实。可大张伟大老师觉着吧,人薛老师向来容易相处,没事儿也不需要谁费心巴结讨好来着。关心照顾后辈……老艺术家,应该的,他为我这个前辈都能一把慈母心给操碎了,对后辈嘛,那更应该了。


池清笑几声算是回应,而后便盯着一个方向脉脉不语。

大老师回头,原来是唱完了一首,薛老师走到了延伸舞台正中,从他们这个方向正好能看见……三十二分之一个侧脸。

是挺好看的,人薛老师能不好看么,后脑勺都艳过潘金莲,啊不是……反正就是美呗。这美人清了清嗓,终于开了口。

 



“好听吗——嗯?”

『好——听——』

 

“吃饭了吗……吃了啊……

好羡慕哦,我还没吃诶………怎么可能哈哈哈,我晚上吃得好撑哦。”

『嘁——嘁——』


“都有对象了嘛……没有啊
……哈哈哈,好可怜哦,你们都多大啦,哈哈哈哈……”

『嘁——嘁——』

“好好好,你们都比我年轻,嗯嗯。你们永远年轻……

我跟你们讲,我是真的老了,我现在也是出门要被叫大叔的人了诶。”

『哥哥 !哥哥 !哥哥!』

“哈哈哈,谢谢,谢谢…………咳咳…………

其实呢,明天我经纪人,你们知道的,一直和我并肩作战的,张鸣鸣女士,就要去度蜜月啦(啊~)…说来要不是因为工作她也不会拖了快有…大半年才休假哈哈哈哈……是我的错我的错……”


“我也想结婚啊…好羡慕哦………”

『不要  不要  不要……』



“我不能结婚吗,哈哈哈,可是你们总有一天也要结婚啊哈哈哈。”
『不结  不结  不结……』

 “那我不结婚你们就陪我一辈子单身吗?”
『是——』


“…一群小骗子,哈哈哈哈,小孩子说谎会长不高哦……”

薛之谦没开玩笑,如今他的谦友队伍里,多了很多,很多小女孩儿,年纪小到…可以当他的女儿…把他当偶像捧着,替他把抛却多年的偶像包袱一点点捡回来……大张伟没少拿这事儿挤兑他,说他是中年偶像歌手……当然他每次说这种话,下场都不是非常体面。

“……好了好了,说真的……

这些年,支持我的谦友,我的经纪人、同事,真的谢谢你们……没有你们…我不可能有今天……

接下来这首歌,送给各位……一直期待爱情,相信爱情的每一位……我的心愿是————你们要爱我,也要幸福哦——哈哈哈…………”

谦友们一个世界和平就卡在喉咙眼儿,差点一口气憋过去。


大张伟就只看着这人发量依旧惹人眼红的后脑勺,就知道这人笑得多灿烂多得瑟多欠收拾。
大张伟也知道,他面上轻松愉悦的开玩笑,可他是认真得不能更真了。



全场灯光暗下来,只留一束追光。尖叫声渐平息,流淌的钢琴键一下下敲在人心上。


“明天我要嫁给你啦

明天我要嫁给你啦

 

秒针分针滴答滴答在心中

我的眼光闪烁闪烁好空洞

我的心跳扑通扑通地阵阵悸动。”


小薛老师也是的,好好唱就是了,偏偏还选这歌,唱得人心里那个酥麻,开头那两句一出来,估计台下已经晕倒了一半,您这是犯罪啊,大张伟心想。至于身旁这位的表情……他都没眼看。

“……我问自己要你爱你有多浓

我要和你双宿双飞多冲动

我的内心忽上忽下地阵阵悸动

…………

明天我要嫁给你啦

明天我要嫁给你啦

要不是你问我

要不是你劝我

要不是适当的时候

你让我心动…………”

 

 



前几年两个人都忙着各自的事业,聚少离多。真的安稳下来是从去年开始,他们很有默契地精简行程,降低工作量,两个中年人终于有时间腻歪在一起,回归生活。

 

回归生活,于是要面对现实,以前工作忙还能有一套说辞,现在闲下来一点,就没法回答一些问题。

 

什么时候领人回家见一面?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再不结婚什么时候生孩子?

 

张伟打小就是天高任我飞人生我主宰,也亏得他爸妈对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宽容慈爱。可小薛老师不一样,他一直努力活得规矩体面,他什么担子都能往自个儿肩上挑,也不管有多沉有多重。

 

他觉着两个人在一起总能分担些,不管怎么样他能保证小薛老师在他身边一分钟就有六十秒是乐乐呵呵的。

但是他不能替他回答那些问题,因为没答案,只要他还在他身边,就不会有答案。

 

道理大家都明白,他十几岁就明白好多道理,可这人稍微一红了眼皱了眉,他就没办法继续说下去,最后还得磕头认错一把鼻涕一把泪什么的苦的还是自己,不如得过且过。船到桥头自然直那铁达尼号可不就正撞了冰山,被偷拍的照片总有个价儿,窗帘拉得严实,两个男人同进同出又能说明什么,可家里人没那么容易被糊弄过去。


双宿双飞多美啊,他也想,做一对儿野鸳鸯多自在快活……他是自在了,这人是做不到的,他看的准。张伟这辈子自私惯了,本来已经养成这一良好习惯,可他就是这么怂,说改就能改。

 

这首歌还没唱完,生日蛋糕就在一旁候着了,大老师数了一下有七层,堆起来比那根冲天柱高那么一点点。

 

大老师还是不愿意凑热闹,他还是太内敛,正好旁边休息室腾出来了,他就静候着以不变应万变。

 

外面还是一阵阵欢笑喧闹尖叫不停,应该都玩得挺尽兴。这人推门进来的时候就能看见满头的汗,外套褪了一半,气儿都还没喘匀。

 

走过来的时候还带着热气呢,张斑斑就抱着吉他坐在那抬头看他。

薛之谦挑眉,深吸一口气,扯了一边嘴角笑了,

“您这是……不插电的……倍,儿,爽?”


“可不是,您的儿化音还能更自儿然儿一些儿吗?”


“……不能!”

薛之谦接过纸巾擦汗,也没忘了狠狠横他一眼。

 

“薛老板,我都候了大半场了,随时待命呢,待到什么时候您给个痛快话啊。”


“……你很急啊,赶着回家啊,家里有人了啊。”


“我不急啊,我还等着领盒饭呢……您不急啊,诶哟,您这中间空档不去上个厕所喝口水跑这儿瞎贫什么呀,我还不是为您着想……”

“谁能让你为我瞎想啊,你谁啊你。”

“我……”

“你什么你啊,你才瞎贫!不回微信的是你,说分手的是你,张伟你能耐大着呢,还缺我这里一份盒饭啊。”

张斑斑真的被噎住了,他以为这中间会有过渡,但小薛老师永远都是那么直接。

 

他低头苦笑,叹口气,

“您生气归生气,外边儿那么多人……您为我这样不值当……”

“你又知道了,值不值当你说了算啊,也是,你能耐多大啊……”

薛之谦的声音不大,可瘆人。

张斑斑终于坐不住了,回身放好吉他就和人对视着,

“打住打住打住了您嘞,我错了,我错了。您别生气,千万别生气,骂我不解气您还是打我吧,要打我也等谢了幕再打……保留点体力……”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张斑斑快要眨眼败下阵来,肩上就被一拳击中失去重心跌坐回椅子上,正好砸到尾椎怪疼的。

 

自己小声的哎哟着再看薛老师已经准备开门走出去了,留下一句话也没回头,

“倒数第二首,你要是有急事先走也行。”

 




 


评论(1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