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Ⅱ·坠落》 Chapter 03 舍得

《是你Ⅱ·坠落》

 

Chapter 03 舍得

 

 

 

小助理瞧着自己再跟着这位大爷耗着也显得多余,还不如发挥发挥余热。笑嘻嘻请了旨,拿着门口领的应援手幅戴着小星星头灯就溜去内场前排坐着了,她想,好歹也是公费报销的高价门票,能少浪费一张是一张。

 

 

今天这一场还是有四面延伸舞台,虽然是内场前排可前面还隔着看台,也不算特别近。临近开场已经没剩什么空座儿,和她一样戴着小星星头灯的小姑娘还是大多数。旁边的几个姑娘结伴而来,等开场的空当儿说八卦说得热火朝天,她也算留了个耳朵不甚在意的听着。

 

 

“欸,刚才我们看见内个戴口罩的真的是啊!!!你看微博上都有人拍到照片了……就是那个,啊啊啊,那个高富帅小鲜肉,哎呀他也来看薛老板演唱会呀。”

 

本来紧张着,听到高富帅三个字小助理才松一口气儿,咱们大爷可是土地主大土豪。

 

 

“给我看看给我看看,哇……腿真长……不对不对,我们薛老板腿长两米,两米两米,他腿最长…………”

 

“你们不知道吧,听说这个小帅哥追洁洁好多年了,实力迷弟哈哈哈……照片给我看看,天哪这腿长,快要冲出屏幕……旁边是他助理吧,矮他两个头………”

 

“……哈哈哈哈,还有这么忠实的男饭哈哈哈,我们洁洁真的魅力超大的,圈里迷弟迷妹一抓一大把哈哈哈。”

 

 

“是啊是啊,那什么最近挺红的陈宜佳不也是公开表示过崇拜老薛,希望和老薛合作嘛……你们说之前那个狗仔头子爆的料可信嘛,说是老薛和她撇下助理秘密约会什么的……”

 

 

“内个啊,那工作室这几年名声越来越不好,爆的料十次准不了三次,还有三次说对了也不是第一手资料……现在狗仔竞争也特别激烈,哪还是几年前一家独大……”

 

 

“……反正我是不信的,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小姑娘不大,嗓门儿挺亮,爆发力不错。

 

 

 

 

 


小助理听到这就想笑,小姑娘声音尖尖的还带着哭腔,哎呀,就这就受不了了啊,那知道了真相还得了。

 

那天碰巧也是她值班儿,家里张大爷作为编曲兼制作人在录音棚守着小陈姑娘练了两天,姑娘就快心力衰竭昏厥过去,才基本达到大爷的要求。她记得吃饭的时候薛老板也来了,没少喝酒……再后来她和张大爷去车库拿车,可能就给人机会拍到“私会”照片了吧。

 

现在狗仔不能信啊姑娘,就算她们不在,旁边站着的还有经纪人录音师制片主任那么多人,他怎么就不拍个大全景给你看呢。

 

当时出了绯闻,薛老板还有点不高兴,嘟嘴拉着张大爷抱怨了几天,要他给补偿。怎么也是给他公司的艺人做宣传了,又赶上要发片,嚷着要大爷付广告费,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大爷那么抠的人,何况……如今薛老板的广告费……

 

于是张大爷赶急赶忙赶完工就和薛老板跑去塞班岛玩了整整一个星期,回来就晒成了一黑人……上节目化妆师边扑粉边骂,这一盒我都得给你糊脸上,你看看,我手都抽筋了。

 

哪比得上别人薛老板,天生丽质,不到一个月就全白回来了。这人比人啊…太伤人……

 

 





 

“哈哈哈哈,你别哭嚎了,说不定今天陈宜佳就在哪边坐着呢哈哈哈……哎呀,老薛也是三十有五了,说了今年一定要生孩子的,和谁约个会也很正常啊……”

 

“啊啊,不要啊,我也愿意给他生啊啊啊啊……”

 

“哈哈哈,你才多大啊,成年了嘛,哈哈哈……其实吧,陈宜佳来没来我不确定,我知道有个人肯定来了……”

 

“谁啊谁啊……你说的谁啊……不会是……”

 

 

小助理隐约有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自家大爷的大名就被点到了……


她知道张大爷如今在薛老板迷妹那儿算是个挺尴尬的话题……她自己也挺尴尬……要被知道她是大张伟助理,自己会不会被从四面八方射来的荧光棒万箭穿心……想来她就不寒而栗。

 

起码还是叫的大名,略欣慰,还是比较理智的粉儿,坐她们旁边安全有保障。

 



“他?他来的话他家的粉不知道该怎么说哈哈哈哈,不是大前辈国际范儿特高端嘛,不是瞧不上咱们内地小歌手吗哈哈哈。他们家粉丝那优越感,不就是给薛老板编了几首歌,尾巴能翘天上去……不是不愿意炒作吗,天天说我们倒贴……自己跑来算什么啊……”

 

“……也不能这么说吧,好像他们俩私下关系挺好的……就是他们家粉丝……哎……说实话我还挺喜欢那几首歌的……”

 



小助理听着笑了,其实吧,大老师可不只包了编曲的活儿啊……再说了,一个巴掌风里呼扇呼扇也落不着声响,您们都是战斗机,您们都是小祖宗啊,个个可都不好惹。

 

 

而且他们俩私下关系不是挺好,那是好到不能再好了……她这个大龄单身青年为了艰难存活只能常备狗粮……

 

粉丝之间互掐其实也是常事,两位刚开始都没当回事。薛老板新专辑出来以后,又不知道谁在背后煽风点火,各路营销都来凑热闹,到如今是愈发收不了场。

 

 

当时两位的心可大了,那能不大嘛,不知道又跑到世界哪个角落红尘作伴潇潇洒洒了。

 

她们在国内忙得焦头烂额,费力公关,两位只是特不走心打了个电话表示慰问。

 

“内什么,这些人是不是闲的没事儿啊,为我们俩的事儿掐,我们俩都挺好啊…嗯,挺好…”

 

大爷听起来不是在海滩上晒太阳就是在温泉里泡着,声音懒洋洋,然后就听见薛老板在说话,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是因为我们太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依稀……还有……水声?她果然估计得没错……

 

“欸……别闹别闹,那边免提开着呢……”

 

 

同事们面面相觑,大老师,张大爷,您能把电话再捂好点儿再拿远点儿嘛?

 

 

 

 

想到这儿,小助理再想想当下。诶哟,小半个月两人没虐狗了,她还有点不习惯………

 

她是助理可她也只是一个离他们还算近的旁观者,刚开始她确实很震惊但这并非不能接受,这些年来她们也慢慢习惯了生活愈发能够自理的大老师。从某种意义上她们背了一个不定时炸弹……但对比几年前她们其实轻松了很多。

 

而且这俩人才轮不到她担心呢。

 

 



休息室里大老师早就点开了XX全网独家付费直播界面,不错不错,这还有半小时,已经快坐满了,薛老师果然是薛老师,了不起。

 

镜头就只是对着场馆扫来扫去,怪没意思,可大老师不敢退出来,怕等下就挤不上去了。

 

 

 


……哎哟这开场炫酷跩,啧啧,这灯光这舞台特效。

 

……哎呀薛老师这身儿……嗯,好看……

 

……这小腰扭的,这盆骨,真灵活……嚯,好家伙,一顶胯底下小姑娘们全疯了……

 

……诶诶,跳的好好儿的脱什么外套啊,里边儿衣服那么透,哎呀还解扣子……大老师心疼底下的姑娘们也心疼自己耳膜,姑娘们喉咙都快喊破了,估计再叫几声就得送急救室输氧了。

 

 

 

大老师看得正投入呢,一直哇——哇——的感叹着,结果时间就差不多到了。前面工作人员给他带路,他还念念不忘刚才只听了个开头的歌。不过越往舞台走听得也越清晰了,

 

 

“万千气象经过

 

作孽太多 感慨止咳

 

渺小尘埃 黑夜降落

 

谁会把谁吞没 

 

 

 

逃避不等于简单

 

自负作伴 整句拆散

 

坦白饥渴 任人宰割

 

舍不得 不舍不得

 

 

 

 

寂寞不是犯罪 血肉模糊才美

 

别对我慈悲 别为我流泪

 

暴露我命门 输赢没当真

 

甘心臣服脆弱 谁天生执着

 

我坦白饥渴 任由你宰割

 

尘埃包裹  同星夜坠落

 

赌你不舍得

 

你会舍不得

 

………………”

 

 

 

 

 

歌多好啊,唱的也好。

 

《舍得》,这首歌他再熟悉不过了,两个人磨了一个星期,才终于放过彼此。感情上两个人再怎么互相体谅,只要一做音乐,那就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嘴皮说破,眼睛出血,一定要说服对方。这个过程相当痛苦,求同存异往往是最终选择。

 

其实他本来不怎么想插手薛老师的音乐,事实证明他后来确实婉拒了薛老师的许多邀请,威逼色诱都没让他动摇一丁点儿坚定的立场。

 

 

只是这首歌别有意义,两个向来对音乐说一不二的人才能有所妥协。

 

 


 

 

有天晚上薛老师拽着他到露台上傻坐着吹风,抱着吉他就唱了起来,唱完特别得意,小脸上写着快来表扬我快来夸赞我多过分都没事。

 

那时候他第一次听这歌,风吹的小腿肚子直打哆嗦,努力吸鼻子不让鼻涕顺流而下,眼里进沙也快睁不开。

 


“……好好好……挺好的,嗯,所以您说的意想不到生日礼物就是这个?”

 

“…………是……………”

 

“挺好,真挺好,比大金链子大金条好多了,真的。”

 

“……你信不信我这就把你推下去,你个没心没肺的!!!滚远点别碰我!!!”

 

“赌你不舍得

 

你会舍不得——”

 

 

他就这么唱了出来,尾音拖得老长,小薛老师这才安安心心老老实实呆在他怀里不扑腾了。

 

 

“……你怎么身上这么凉啊……生病了嘛?你是不是穿太少了,我们进去吧……”

 

“嗯,对,没错,我生病了……要薛老师亲我才能好。”

 

“……把你两条鼻涕擦一下再说吧!”小薛老师说着就拉他回了房。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