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是你Ⅱ·坠落》 Chapter02 必说不必说

《是你Ⅱ·坠落》

 

Chapter02 必说不必说

 

 

临近演出开始,工作人员基本就位,有条不紊地进行最后设备调试。合作媒体演唱会前就完成了简单采访,薛之谦难得收敛,回答得中规中矩不失真诚。PR在旁边一直微笑提醒,好了,好了,大家还是期待今晚的演出吧,希望各位媒体朋友看得开心。

 

“没事,没事……欸,您说,还有什么问题…嗯?”薛之谦朝PR笑了一下,又看向记者。

 

几年前就采访过他,那时候他还特别精分闹腾,带着段子手标签,今天可能为了保存体力说话声音都很轻柔克制。几年过去人更稳重了,可这人对待记者还是那么和善有礼。真不容易,记者朋友在内心感叹,如今这种咖位的艺人哪个可都比他难伺候。

 


 

其他人都离开了休息室,就剩常年在身边的几个同事。经纪人好不容易送走一位位大客户的公关经理,推门进来,不容易,累得一头汗妆都还没花。真是辛苦了鸣鸣同志,这些年他们为了共同的目标一直互相折磨着……眼看着轻熟女就快变成阿姨。

 

“鸣鸣姐,您辛苦了,辛苦了,来您喝水,喝口水……”薛之谦特别谄媚的跑去拿了一瓶水恭敬递过去。

 

经纪人拿了水找个凳子坐下,不怎么想搭理这人。

 

大概半年前吧,风声刚起,这人就开始不声不响安排她逐渐推掉手上还待续约的代言。那时候她就该明白这人是来真的,谁也劝不住了。

 

“我这点算什么呀,这些被您撂挑子的品牌商还愿意来捧场,还不是薛老板您面子大。”

 

“哎呀,不能这么说,多亏您从中斡旋安排得当嘛,鸣鸣姐您是大功臣,我们都靠您养活,你们说是不是啊,是啊是啊……嗯……对嗯嗯嗯……哈哈哈哈。”

 

同事们头都不抬继续自己手上的工作,习以为常。

 

经纪人白了他一眼,勾了勾指头,站起来在他耳边小声说:“那边我问过了,他们下个星期的航班飞LA,应该小半年不能回………你也别多想……再说了,你签证也还没到期,到时候……”

 

 

“他今天来了,对不对。”薛之谦直直的看着她,手机紧紧攥在手里。

 

她没抬眼,“……不知道……他们没说。你别管这些了,今天你的收官演唱会最重要。”

 

“他今天来了,对不对……你肯定知道。”

经纪人也直直的盯着他,“是,他来了,怎么,你还想怎么样。今天演唱会你别想搞砸!……薛之谦,你明天才给我正式放假,我在这里一天,你就别想胡来。”

 


她本来很小声可语速那么急还是把同事吓到,纷纷看过来,

 

“没事,没事……哎哟,你们说说这人,这么大老板,还说要扣我一半工资怕我放完婚假就不回来了,你们说缺不缺德,真是,哎呀……”

 

“我这不是舍不得这么好的经纪人嘛,这么好的经纪人打镭射光也找不到呀,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同事们笑成一团,纷纷报告自己也要带薪休婚假,老板必须放人。

 

“好好好,你们都去放婚假,嗯,还有你啊,懒鬼,我给你连产假都放了好伐。”

 

 

 

两个人都试着控制情绪,尽量用公事公办的态度进行对话。

 

“我没想乱来,今天这场演唱会没请嘉宾对吧,他能……”

 

“不可能。”她斩钉截铁的拒绝。

 

“……话筒在我手里,我只是提前告诉你而已…talk部分以后你们让粉丝上台肯定要送蛋糕,生日惊喜对吧,盒子我都看到了…那个时候张伟必须在后台等着我,张鸣鸣,你明白吧。”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人的眼神怎么变得那么可怕,看得她脊背发凉。

 

 

“……是……然后还有生日祝福视频……这是没写在流程里的……你有大概十五分钟……包括换衣服的时间。”

 

这人简直疯了,她只能败下阵来。一直以来他们在工作上都能互相体谅,合作向来默契,这种针锋相对的时候少之又少……每一次都是为了同一个原因,同一个人。

 

 

薛之谦笑的很开心,一瞬间又恢复了温良无害的样子。

 

“那就多麻烦你啦……嗯,那你快去吧,我该补妆了。”

 

走之前还用肩膀撞她,笑眯眯的,“鸣鸣姐,加油哦,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我还得发你婚假红包,不敢乱来啊。”

 

谁要你红包,这次你能保全自己我们都要虔诚祈祷了。

 

 

转身看镜子,经纪人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妆容,随手补了一下粉,拿了几张工作牌就走出门去。

 

“你们在哪?……嗯……好,就在那等我一下……是,他猜到了……嗯……见面再说……”

 

挂了电话,她才叹一口气,都不容易,都不容易。

 



 

 

入口处站了一对情侣,可看着有些奇怪,这男的一胳膊搭在女朋友肩上,愣是像靠着一棵小树苗。看着她走过来,这男的下巴一抬就算是打了招呼,手也不搭在树杈子上了。

 

“嗐,那小祖宗又麻烦您了……我得给您道歉,真不好意思,还让您出来接我们……”

 

她笑,摇摇头,“那位,确实越来越难伺候……喏,这是内部人员工作牌。”

 

“嘿,这么好待遇,我还以为只是送我贵宾票大前排正中间呢,哎哟,这才是真大手笔……瞧着没小丫头,来一趟还是有福利的……”

 

被胳膊压了半天肩膀的小丫头心想,您说这是福利?作为您演唱会前内部人员我看到这工作牌只觉得心有余悸好嘛!!!

 

“行了,咱们进去吧,还有点事要商量……”

 

大老师看她表情挺正经严肃,就觉得没什么好事。

 

 

 

“哦,我明白怎么一回事儿了,感情这演唱会还不是白看的,是吧,我还得扮上唱两首……哎哟,我这人就错在太爱占小便宜,吃了大亏……得,得,扮上就扮上呗……”

 

“那现在得把曲目确定下来,我好跟他们报备一下。”

 

“这个嘛……没那么麻烦,您帮忙找一把好点儿的电箱吉他就行。”

 

哎,这大牌歌手就是不一样,说风就是雨啊。啧啧,有派头,来劲儿。

 





大老师拿出手机终于找到正当理由,谈工作嘛不是。

 

【薛老师,您想听什么歌啊,尽管吩咐,我一定努力不给您丢面儿……别选太难的啊】

 

那边马上回了一条,看来演唱会临开始前这人不忙嘛。

【……爱情是你……你还会唱吧。】

 

【这首啊,几年前的歌了,大喜的日子这合适嘛,还不如点一首倍儿爽呢。】

 

【……这个更老吧……】

 

【中式电音经典啊,现在小孩儿谁不会这首啊。】

 

那边半天没回信,大老师以为这人忙去了,却又来了消息,

 

【……随你便……不怕闪着腰就行。】

 

 

 



 

 

张斑斑其实早就想好了,可他没敢说。

 

“……一如平湖水破一如岁月蹉跎

 

一路聚散离合千言万语略过

 

什么都不必说什么都不必说

 

记得这里有我记得心里有我

 

 

什么都不必说亲爱的……”

 

临时抱佛脚,也应该差不离,耳机里循环了十几遍,又拿着吉他试了几次,呵,他也算宝刀未老。

 

可他不确定,这人执念太深了。不必说的话,最终还是得和他说个清楚。


评论(2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