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Chapter20 信天翁

Chapter20 信天翁

 

2016年2月12日,上海,气温4℃~15℃,白天晴,夜晚转多云。

 

这天正好是他们录的那一期节目首播。

 

还在春节假期,薛老师起的还挺早,一起来拉开窗帘就停不住地笑,刷牙的时候嘴里都含不住沫儿。

 

当然不是因为晚上自己要上电视……今儿啊,有人要来拜年了。

 

 

 

大老师按着之前说好的初五就来上海报到,没带多余的,揣着一颗滚烫的小心脏和一把火焰的热情就奔来了。

 

见着自己的心上人就揽着不松手,这里不经意掐一下,那里偷摸一把,心里窃喜,哎呀,打了那么多天电话聊了这么久微信,自己还是最喜欢实物啊……这手感。

 

而薛老师一直面容端庄保持微笑,心里想着,这人真幼稚,像是八百年没谈过恋爱的。

 

 

 

 

煮火锅的食材和锅底提前就从自家店里打包好,电磁炉上搁着煮一会儿,这么解决一餐饭,并不算麻烦。

 

 

以前两个人年轻不知天高地厚,大热夏天也爱用涮锅解决老大难的吃饭问题,一个是因为确实方便,什么东西搁里面随便煮煮就挺好吃,另一个原因——确实他们吃快餐已经快吃吐了。

 

反正也不用出去见谁,天天比着谁又多长了一颗痘。

 

【不行了,不行了,真的不能再吃涮锅了,我……我背上长的全是包!】

 

【嗐,多大点事,您别担心,反正我不嫌摸着硌手啊。】

 

【………………】

 



晚上趴床上擦药,大老师给他拿棉签涂涂抹抹,手法之笨拙薛洁洁恨不得拿药膏当身体乳往背上一次性抹完。

 

而且这人特别特别讨厌。

 

【喂!你摸哪呢啊啊………………喂!怎么还有湿湿的……神经病啊!你往哪儿舔啊啊啊!!!】

 

 

大老师膝盖夹着他大腿,一只手还摁着他肩膀,嘴上还口齿不清的念叨着,

 

【您背上……难得有块好皮肤……我得给它消消毒……】

 

 

 

 

 

“诶,这是我从店里打包回来的锅底,你尝尝,应该合你口味……”

 

大老师拿着筷子看着满满一大桌子菜,笑眯眯地露一排大白牙,

 

“合口味,合口味,肯定合口味……”

 

 洁洁轻笑,“嘁,你尝都还没尝。”

 

“您想想看,对着您我吃什么能不对味儿啊。”

 

这样的话薛洁洁已经听过一千句一万句,花样繁多不重样,可还是受用来着。

 

“欸?您吃火锅不会上火吧,原来您那火上的,那背上小疙瘩……”

 

“…………什么鬼啊,还能不能好好吃饭啊,啊啊啊。我好多年不长了!!!我背上好的很!好的很!!!”薛老师大眼睛一瞪,好看是好看,就是没什么威慑力。

 

大老师放下筷子喝口凉茶,对他眨眨眼挑眉,

 

“是吗,空口无凭,那我得抽空好好检查一下……”

 

薛老板索性不看他,只顾着埋头吃,懒得再搭理。

 

 

 

………………这人还是没变,真的特别特别讨厌………………

 

 


 

 

薛老师坐在沙发上剥橙子吃,自己尝一瓣,挺甜。转身投喂给旁边那个特别讨厌的人,那人边嚼吧着边一只手把他捞过来揽怀里。小薛老师窝着身子自然地寻到一个最舒服的位置,末了还左右蹭了蹭。

 

这一期节目是讲“单身汪”的,整期都沉浸在“单身亟待拯救,人人都该恋爱”的氛围里。他们几个被当作单身代表一路被调侃着,也乐得配合出演。

 

“欸,你说,怎么单身就得是小狗呢,单身怎么不行呢,人怎么就非得成双成对的呢……”

 

大老师笑,把人搂紧点,下巴颏儿轻轻戳他发顶,

 

“别人我管不着,您嘛,非得跟我成双成对儿不可。”

 

 

薛之谦其实是认真的,他一直很疑惑,一个人就不能好好生活吗。薛老师并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以前一个人的时候也不是不能活啊……作为一个中年离异男性他也算有发言权吧。

 

 

“不是啊……你说,人为什么非要有另一半呢……”

 

 

“哎哟,您啊……您说说,要是外面全是那什么看到情侣就要杀要刮的,人类早灭绝了……就因为大家打心眼儿里还是善良的,对吧,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单身能少一个是一个,对吧……再说了,要是人人都只想自个儿乐呵着过,那哪儿还有祖国的小花朵啊,人类又灭绝了……所以吧,咱们还是要歌颂爱情,拒绝单身……”

 

 

小薛老师看着他被逗乐,“嘿,那我们俩又算怎么一回事,我们这样真不应该啊,我们应该承担生育义务,多生点祖国的小花朵造福全人类啊,你说是吧,大老师。”

 

 

大老师故作不屑:“啧啧啧,那您可说错咯。”说着还没忘了给洁洁递张纸巾擦手,

 

 

“咱们和他们不一样,咱们啊,百分之百不是为了造小人儿走到一起的。咱们翻过了繁殖后代的藩篱,冲破了生育观念的束缚,这才是真爱无敌啊,这才是纯粹的爱情啊,没一丁点儿细末粉子掺和着………”

 

张斑斑边说着手就不老实了,薛之谦眼看着自己睡袍要被解开,恼着拍这人的手背,“喂,你干嘛啊,别闹……你这人正经不了一会儿是不是,就刚才不还说我们的感情多么纯粹,多么高尚嘛……”

 

 

张斑斑凑过来没皮没脸对他笑,“咱们感情是高尚的……可我吧,冲破了生育观念束缚……也还是克服不了自己的生育本能不是……”

 

又凑得更近咬他耳朵,“而且啊,我得跟您说明白,我没想过造福全人类……现在啊,就想造福您一人……”

 

 

还很早,还不晚,窗外华灯初上,屋内暧昧流淌。

 

也许今夜星光璀璨耀眼,若不是,也没关系,

可能它们都碎进了你眼中,又映在我的眸里。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没有脚的鸟,它一生都在天上飞啊飞啊,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年轻时看那戴墨镜王大爷的电影,貌似就这句印象深一些,的确经典。张斑斑可不是阿飞,他骨子里还是保守的渴望安定下来,可不知道为什么走着走着就总只剩下自个儿了。好像是命吧,他是不是就要这么一直飘着。年纪大了心态也放平了,他这只断了线的小风筝就这么随风飘吧,再怎么的能飞哪儿去啊,再高的坡再低的沟儿,他也不是没待过。幸运的时候再被挂树叉上歇歇,等着下一段同路的人把他取下来,再牵上一根线,就凑活走过一程。

 

 

小半年前,大老师好不容易从生存类节目里捡回半条命,正想好好歇歇,享受生活,就被一条据说是爆炸性花边儿新闻震着了。

 

评论没翻几个就看不下去了,真是个苦命孩子,之前还以为他也算找到个好归属。以为离了他,这人总该好好过安生日子了,总该幸福安康了……这小祖宗就知道折腾,出一张专辑,车祸了,再出一张专辑,离婚了。

 

可这孩子总这样,心里苦憋着什么都不说,还非得笑得那么好看。他一点儿都不会保全自己,他一点儿也不知道示弱。

大老师瞧着墙边堆着的一摞摞专辑,心疼,什么时候得让人把这些全签了,他好高价转手卖出去。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一条消息都不敢发出去。

 

扪心自问,他甚至有点愧疚。他嘴上说的大方坦荡,可他心里缺德着呢,他压根儿从来没诚心诚意的盼着他能和别人一路携手到白头。

 


朋友越洋电话打过来问他,之前说好的度假还去吗,他说,去啊,怎么就不去了,现在就去,马上就去,都给我好酒好肉的备着。

 

张先生周女士送行的时候一再嘱咐,别忘了之前定的日子,怎么得和别人小姑娘见一面,那姑娘真的好,什么都好,他肯定喜欢。

 

行行行,我一定记着,见一面我也不吃亏,更掉不了几斤两的肉。

 

自己果然上了年纪,真是乖巧得紧,真没劲。

 

 

 

大老师真的喜欢夏威夷,阳光、海浪、沙滩,还有沙滩上的姑娘们,一个比一个讨人喜欢。

 

他们坐在卡拉卡瓦大道上露天餐吧的小遮阳蓬里,不远处就是威基基海滩。这个时候来这儿就是有一点不好,十月以来进入雨季,随时就下雨,他和朋友几个都被淋湿了,还好气温高,一会儿就蒸干了,海滩上还是一片闹腾。

 

“嘿,那些大海鸟真好玩儿,怎么背上这么黑,不扇翅膀儿也能一直飞……”

 

“哈哈,有点文化行不行,那是黑背信天翁,信天翁知道吗,不是一般的海鸟儿,稀有着呢,濒危动物。”朋友住在这儿十几年,那是相当有文化。

 

“不知道,什么来头,怎么就不一般了。”大老师起了兴致,就追问几句。

 

“《阿飞正传》,小孩儿你看过吧,里面讲的那种什么,那什么没有脚的鸟,记得吧,不就是说的信天翁。它们大半辈子就在海上度过,一路漂泊……年轻的时候我就在觉着自己就是这种海鸟啊,就爱四处流浪……这种鸟最重情,漂泊够了,认定了另一半就不改了,最能代表爱情的忠贞不二……”

 

......忠贞不二……不过您年轻的时候确实够荒唐。大老师觉着好笑,这人比他还会瞎白话编故事骗小姑娘。也不知真假,却也回了一句,

 

“那您说说,这种鸟是不是累了就在风里睡,一辈子就下地一次啊?”

 

朋友露出特别鄙视的神情,压了一口雅邑白兰地,才张口,

 

“一辈子下地一次,那墨镜老王的话你也信啊……大海鸟要是一辈子不下地生小海鸟它们得活多长才能被你这熊孩子看见啊……”

 

 

是,您说的在理。张斑斑看着远处天地间自由穿梭的不一般海鸟儿,不自觉就看出了神。

 

“嘿,我说,你是不是也该安定下来了,今年三十有三了吧,还没玩儿够还没野够啊……你大哥我作为过来人告诫你几句,别总觉得自己就该一辈子在天上飞,飞一阵子也就够了……当然了,主要是你没遇着那个让你下地的人啊……我遇着你嫂子以前也没发现自己和这鸟一样专情长情……”

 

啧,真是到哪儿都要被这种人逼死。接过朋友扔过来的雪茄,张斑斑也点上一根。

 

 

我遇着那人的时候你还见天的醉生梦死骄奢淫逸着呢。

 

 

“……可问题是,我就算下地我也不能生小海鸟,我和那人生不出来,您懂吧……”张斑斑半开玩笑,说得自己心里就发酸。

 

朋友不是不知道内情,只感叹这人还是长情的。

 

“哎哟喂,那正好啊,你知道这欧胡岛上的黑背信天翁,大部分可都是同性伴侣,什么蛋都生不出,但是人家就是结成了一对儿,照样也恩爱着呢……小子欸,我也不说多的,年轻的时候从来没人觉着谁就该离不开谁,可你到处走走看看,才知道有的人只能陪你走一路,有的人啊,能陪你走一辈子……”

 

“停停停,打住咯,您这是要把我酸到倒牙啊……怪不得刚才说这鸟稀有又濒危,一大半儿什么都生不出来,那还不得濒危啊……”张斑斑眯眼吸一口雪茄,只在口里转了转就吐了气。

 

朋友只是摇摇头,“那倒不是,还不都是人造的孽,又占地又捕杀的……”

 

 

张斑斑默默看着自由来去的信天翁,海天的交界那么远又那么近。

 

果然,原本世事难如愿,只怪人心最缺德。

 

 

从梦里被朋友踹醒了,才发现自己躺在沙滩上睡了好一会儿,大半身子都埋在沙子里,太阳落山,只在海平面上留了一点余晖。

 

“几个小洋娃娃非往你身上盖,我拦也拦不住,哈哈哈,你这一觉睡的可够久的,我还以为你要赖着这儿不走了,行李收拾好了吧,没收拾好就再呆几天……”

 

 

张斑斑揉揉眼,抹抹脸,“嘿,那可不行,我还有事儿呢,我还得赶紧回去解决我的终身大事。”

 

 

 

 

 

这边刚订好票,马上就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妈,那见面您还是取消了吧,去不了了。”

 

 

“你这孩子……你又出什么幺蛾子啊。”

 

“不是不是,不是我有事儿,是你们有事儿啊。我朋友送我两张纪念邓丽君邓姐姐诞辰多少年演唱会的票,最前排,最中间,就大后天,在上海……你们俩不去非要和我一起见别人姑娘一家那我也没办法,只能给别人了……本来还想着顺便带你们到处逛逛,哎呀,哎呀,真可惜……”

 

电话那头有犹豫……是好兆头。姑娘千千万,宝贝儿子这么大的孝心可不常见。

 

 

计划做的周全,消息也全打探好,人在上海,那几天没工作,最近精神状态良好。查一查黄历,适宜走亲访友,入宅嫁娶……

 

就是不知道适不适宜重拾旧梦,破镜重圆。

 

 

 


 

为什么我一定要有另外一半儿呢。

 

为什么这一半儿就注定是你呢。

 

不偏不倚不早不晚不多不少的爱情,居然竟然仍然是你吗。

 

我们被赐予完全不同的眼光去看这世界纷繁拨扰,斑斓奇妙。

 

在年岁渐长中也习得保护自己的姿势,各有所好。

 

 

 

庆幸,你还喜欢我吻你的方式,我还爱你眉眼弯弯的样子。

 

你知不知道,我越来越发觉这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转盘。

 

我曾经以为我已经走的很远却发现自己还在原地。

 

而我以为我一直在原地默默静止,默默叹息,

可你就这样出现在梦里。





========================================

正文到这里就完结了,当然我也不希望故事就这样结束。

 

 

以后还是会有虐狗小番外。。。的。。。。吧。。。哈哈哈

 

 

其实确实还有许多东西没有写出来,但是故事到了这里,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感谢所有一路陪伴的小伙伴。

 

嗯,爱你们。

 

谢谢你们喜欢《是你》

 

 

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薛老师,大老师。

 

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评论(1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