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Chapter19 玫瑰,玫瑰

Chapter19 玫瑰,玫瑰

 

 

 

节目录完,大家兴致难得还很高,于是凑了局就闹到了十一点。薛之谦没有怎么沾酒,他怎么说是歌手嗓子宝贝紧,大家也不好意思灌他。大老师是熟面孔,倒是来者不拒。

 

 

薛之谦倒是想帮他挡,却被一手拦开,“今儿高兴,咱们呀,都,都得喝秃噜了来回倒三遍……”

 

好在同是远来客,赵英俊还是挺顶用的,毕竟年龄大些,久经沙场。

 

更好在,扛人上楼,薛之谦还是很有经验的。

 

“你……你…再来啊,真,真没意思……就就这就不不行了……”

 

薛老师穿的很厚,里面早都捂了一层汗,只能苦笑任由趴在他肩上这位对着空气这指指那指指,幸亏这绿毛最近清减不少,不然薛老师刚给众人打的包票就得退票了……那多丢脸。

 

 

“薛……薛老师……薛薛老师……”大老师半眯着眼一只手又在空气里划拉,

 

小薛老师把这人的手臂牢牢箍在手上,这人不老实,站都站不稳还乱动,

 

“别找了别找了,在这里,我在这里呀……”

可一出口还是没法凶他,一个醉了的人,他能怎么办。

 

这喝醉的人双手环住他小薛老师的肩膀,大头蹭颈窝,脸就要往他耳边凑,一直吹热气儿,

 

“您,您在这儿……啊……嘿嘿,那那那……我给您唱……唱首歌吧……”

 

薛老师一只手还扶着他的腰,根本没办法应付,眼看着就到房间了,直接把人撂在门框边上靠着,赶紧找门卡,却见这人自己坐地上了,那叫一个舒坦。

 

 

半扶半拖的终于把人弄到大床上,小薛老师赶紧把衣服脱了,找纸巾擦汗。

 

刚走远几步,床上的人摊成一个大字,就开嗓了,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弯弯~绵绵……绵绵缠缠……果汁分你一半……嗝……”

 

小薛老师赶紧把人拽起来,把他的外套也脱了,就怕这人要吐。

 

“难受吧,很恶心吗?要不要吐啊,嘿,问你呢,我扶你去卫生间啊。”

 

大老师大手一挥,“嗐,还没呢还没完呢……您先去,我还没唱完呢……一会儿就来”

 

“………………”

 

行,你还能唱歌,那你唱吧……

 

 

“明天我要嫁给你啦……嗝……明天终于嫁给你啦……让我们期待明天——会更好~”

 

 

唱的劲头挺大,看来暂时还是不需要来回倒三遍了。

 

 


小薛老师看着这人脸红红的,眼睛还亮,坐在床边像个小孩子手舞足蹈,别提多有兴致,

 

 

“要喝水嘛?”小薛老师凑近,捧起他的大脑袋,又扒拉扒拉他的绿毛,揪揪他的耳朵,轻捏他红红的鼻子,小薛老师觉得这种时候的大张伟特别好玩儿。

 

张斑斑特别乖巧像小狗一样眯眼享受,鼻子被捏住声音嗡嗡的,“嗯,嗯……我……我……我不想喝水……”

 

小薛老师笑,“怎么,你还想唱歌呀……啊—啊———你干嘛呀,什么鬼啊!”

 

张斑斑两腿把人一夹,双手一圈,稍一用力两人顺势就倒在了床上。

 

 

薛老师告别暂时的眩晕,刚想挣扎,这人就半个身子压过来——一条腿压着他不能起身,手臂还搭在他胸口。大头笑嘻嘻的一脸傻样,手指伸过来戳他脸颊,头靠过来神秘兮兮的,

 

“……我,我突然想到,不能让,让别人听见了……嘻嘻,薛,我,我只唱给你听呀……”

 

说着就在耳边唱了起来“玫瑰,玫瑰,我爱你~……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薛老师噗嗤笑出声,银河出来的就不一样,都这样了,音准还这么好。

 

 

 


 

 

09年开头的冬天,大老师家楼下烧烤摊老板还没找着贴心媳妇儿,大冬天的北风呼呼的刮,还是毅然决然为零星几个人撑着摊子。

 

“张老师,您平时酒量很好吗?这一会儿您都喝了一瓶了……菜还没上来呢……”

 

大老师又抓了一瓶,“这这,这点算什么,平时……平时我都是保存实力……怕吓着你……”

 

洁洁觉得不可思议,原来平时一杯倒都是保存实力的结果啊。

大老师最近酒量确实变好了很多,他找了无数人倾诉心声,求过好多人帮他解开心结,尝试了很多自我催眠……可对着面前这一孩子,脑子里什么都不剩下了……

 

小脸白白的,下巴尖尖,大眼睛里碎了星星,一笑就能眯成小月牙。

 


他并不是不能接受自己的这种感觉,他只是震惊,如果这种感觉是真实的,那之前的那些,那些田野里金灿灿的麦穗,那些冒着热气甜腻的烤白薯,又算什么呢?

 

 

可喜欢,又有什么理由。他坐在他面前,他心跳加快血脉上涌的感觉真实到不能更真实。

 

他终于明白,不管是麦穗还是白薯,都是粮食,可眼前的人不一样啊,他是玫瑰。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醉了,什么都往外倒,噼里啪啦的说,就只看见这孩子小脸越来越白,又越来越红,好看得像花儿一样。不对,他本来就是花儿啊,他是他的玫瑰。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儿~全世界都让你要爱我,难道你就不会心动……”

 

 

薛洁洁还处于一种当机的状态,北风呼呼的刮,歌声也被吹乱。天神再也不是天神,这人现在抱着他的腿,唱着情歌,竟然,他竟然还觉着有些动听。

 

 

 

后来就轮到薛之谦锻炼酒量了,他也找了无数人倾诉心声,求过好多人帮他解开心结,尝试了很多自我催眠……可一听到他的消息还是坐最早一班飞机去了北京。

 

 

心一横,他普陀区小王子这回就把王冠借他戴戴,他来做玫瑰好了。

 

 

可张斑斑毕竟不是小王子,他只吃过伸手可得的食粮,最多排个队候着,哪里养得活玫瑰……

 

 



【你专辑重要,就你专辑最重要!你就和你专辑过一辈子!】

 

【瞧您说的,我要是不发盘儿不宣传怎么赚钱啊,不赚钱怎么养活你啊】

 

【……笑话,我需要你养活,我特么需要你养活,张伟你以为你是谁啊,谁特么要你养啊!】

 

【是,是,您不需要,我得养我自己行了吧,我就是为我自己,我一个人乐乐呵呵,赚钱特乐呵……您也是有大本事的人,干嘛在我这小破庙拘着,您这大佛我这里供养不起】

 

【行,张伟,你有种……我走,我这就走……呵,特么的谁还离不开谁……】

 

 

那天出门才发现下了大雨,雨越下越大…城市还没被雨水淹没,他却快窒息了……

 

 

 




 

停,别想了,薛之谦闭眼,都是过去的事了。

 

 

旁边的人难得安静一会儿,薛之谦以为他睡着了,准备起身给他盖好被子,可这人手上脚上却还是用着力,他根本动弹不了。

 

“嘿,嘿,赶紧睡吧,张伟,你是难受吗?喂,听得见吧……”小薛老师好不容易伸出一只手戳戳那人。

 

 

那人只是把自己的头埋在他颈窝,好像不想让他看见自己,

 

“……薛……薛,我一直害怕……薛……”他的声音还是软糯,鼻音很重。

 

“你怕什么啊,多大了,我在这里啊,我不是在这里吗?”

 

“我,我特别害怕,特别害怕,如果……我去上海,你不愿意见我呢……如果……你那晚不愿意我在你家住呢……如果抱你的时候推开我……怎么办……我,我害怕,你心里有别人……忘了我……还怕你记恨我,是不是忘了更好………可后来…………后来我怕又伤着你……薛,我一直害怕……我胆儿小……对不起,薛,我……”

 

薛之谦的眼睛也红了,听着他断断续续的哽咽,他说的不伶俐,可唯一的听众懂了,这就足够了。

 

 

“你这人,都过去了……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不是一直在这里吗……”

 

 

 

那人把他还是搂得很紧,还是在耳边说着,“可我也一直很高兴……你愿意见我……愿意让我住……没推开我……薛,我真的高兴啊…………你没忘记我啊……还是来了北京……薛,你还是待见我的…………你还待见我……”

 

 

是,你最招人待见。

 

他还在呢喃着,断断续续,声音越发小,终究还是睡着了。

 

 

薛之谦终于能站起来喘个匀气,这人睡着了还是老实的。

 

 

可能他以前还是想错了,他也是小王子,只不过是最笨的小王子,他不是不想,他确实不会。他总是那么笨拙,只在他面前。

 

 

好在我终于不是靠别人浇灌培育的花儿,好在你还是招人待见的。


好在还是你,是你。


评论(2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