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 小(nuegou)番外之一

 正文未完结未完结,正文未完结!!!我只是出来虐我自己而已【拜拜】

大张伟X薛之谦  《是你》 小(nuegou)番外之一

 

 

 

风水轮流转,如今大老师就顺着河东的水流啊流啊转到了河西。

 

 

大老师专业窥屏三十年,这天小号刷预览的时候就看到一下巴尖尖的小白脸和一高个儿小伙各种抱抱,亲密互动。点开视频更不得了,小伙子那哪是把他当前辈,那完全是当小公主一样捧着护着,站得高了要抱下来……诶哟别提那小眼神儿,柔情似水。

 

不对劲,真不对劲。大老师随手分享了一张到小白脸的微信,

 

另附文字,【薛老师这么多年了,行情还是一样的好啊。】

 

 

那边马上来了一条语音,大老师点开,

 

“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那是一个弟弟而已,人挺好的………没有人在追我啦,是通告在追我,哈哈~~~”

 

连着几天录节目,洁洁声音已然沙哑,却还是不忘对张斑斑说俏皮话。

 

大老师听着别提多心疼。

 

真是傻孩子,全中国通告那么多,那是能上得完的么……

 

不过大老师是最没发言权的,早几年他也是这样的,一有机会就到处跑通告,简直是娱乐节目收割机,上了节目就数他最闹腾,载歌载舞的逗乐儿耍贫。

 

大老师心里清楚,这人要是闲太久,突然有工作机会,那就会玩命儿的上,有什么上什么。作为过来人,大老师门儿清,这孩子沉寂太久了,现在正过着瘾呢,谁也劝不住不是。

 

 

这一切要从年初说起,自从那次俩人一起上了天天向上,俩人工作量就多了起来,甚至有点捆绑销售的意味。不过大老师没什么不愿意的,再看薛洁洁也是特别有热情,一个一个的窜着劲儿上,镜头不管对没对着他都在一刻不停的燃烧自己发光发热照亮整个摄影棚。

 

大老师看着又心疼又好笑,这孩子口水都说干了掏出一万句,最后能用十句就不错了。大老师作为演艺前辈加综艺老手加亲密伴侣只能小心在旁边看护照应着,别让他自己说太远绕不回来又兜不住。有时候大老师听着听着就乐了,不是因为说的多好笑,只是想到几年以后他的小薛老师回想起这一段,该有多别扭多不好意思多可爱啊。

 

 

 

 

 

过了一阵子大老师发现薛之谦的热情不是在于和他一起上通告,关键是在于上通告……

 

 

 

 

两个人还在微信里面玩一种特别幼稚的游戏,斗图,发起者当然是薛洁洁。

 

今日行程,明日行程…下个星期…下个月的行程……看谁花样多。

 

诶哟,这个又是一块儿的,巧了巧了,平局。

 

说到一起的通告,大老师很想给洁洁一些忠告,在节目上别对他那么亲密热情,观众没他想的那么善良单纯,歪意曲解的人多了去了,话说出来了得给自己留后路。不过看着这小孩正过瘾又笑得那么开心,大老师还是选择闭嘴,默默地帮他尽力兜着。

 

大老师心里苦。

 

那天大老师实在憋不住了,中间休息的时候把人堵休息室里,“我说我的小祖宗,您可真敢玩啊,刚才就您骑上来那一下我差点条件反射褪你裤子…您要是想玩花样咱回去可劲儿玩……”

 

可看见薛洁洁瞪着水汪汪的眼睛,小嘴一瘪,大老师立马转了话头,

 

“咱也不能太恩爱了对吧,听说最近外面到处是要烧死情侣单身小狗,咱们还是得给人留一条活路……”

 

“…………”

 

大老师把人安抚在椅子上,扶额抹了一把汗……以后还是他一个人默默承受好了。

 

但是薛之谦后来还是听进去一些,听得太进去现在有了矫枉过正的趋势……

 

现在每天铺天盖地的预览图和视频是什么……你的热情不如还是发泄在我身上好了,早知道就不推掉那么多同台的工作了……

 

大老师这几天窥屏窥得眼睛发红。

 

而且别人确实很忙,顶多休息的时候发发语音聊聊天,有时候大老师也有自己的工作,来回消息总有时间差,一来二去的心里怪不是滋味儿。

 

 

原来是这种感觉。想给人打个电话,还得先确定他是不是在忙;到晚上也不敢多说几句怕耽误别人休息耽误别人发小广告儿;约定个日子还要迁就对方的档期;一起吃饭都变得困难,更别提年前商量的旅行计划……

 

 

大老师觉得这就是命,风水轮流转……出来混都这样,总得还。

 

好在自己还是有事可做的,薛老师也是说一不二的老实人。张斑斑还是看的开的,但是心里确实不得劲,明明不该抱怨,可是心里就是……

 

 

这几天采访多了起来,照例是想怎么说怎么说、怎么合自己心意怎么说,情绪抒发了,自己说了什么也不太记得清了。

 

 

 

 

 

小薛老师沉浸在上升期繁忙的工作中,虽然辛苦但是毕竟已经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每天睡醒像是充满了电的小马达,马不停蹄的到处跑活动。欣慰的是那位也对他的事业非常支持,不抱怨,还特贴心。小薛老师憧憬着美好的明天,心情好,小脸也变得肉嘟嘟的。

 

下了节目顺手刷出几个大老师的采访,打着哈欠点进去,没想到越看越精神。

 

 

【薛之谦老师,很努力,很敬业,然后现在很玩命儿……我觉得这个劲儿能坚持半年就不错。】

 

………………

 

【我听说薛老师写微博写的都快谢顶了……所以说我个人认为这样活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哎哟薛老师一定要把瘾过足了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这些话,所以说我希望他还是,还是尽量的,他开心就行啊,别出事就行】

【……看见薛老师一下节目就低着头琢磨自个儿那点谢顶微博,然后内个所以我就觉得真是不容易这孩子,这东西跟他蛋关系也没有,然后他就得天天的搁那想怎么帮别人编……】

 

………………

 

还以为这人多么支持自己的工作……没想到只是把意见、抱怨全憋肚子里了……现在倒好大家都知道了,就他不知道……

 

编小广告怎么了,还以为他也觉得这个很好玩儿呢……前几天不还有模有样的一起打小广告…………有时候男人心也是海底针……

薛之谦看着视频里一脸丧的大老师,瘦的下巴像锉刀不知道戳人疼不疼,可明明每次见面这人都是乐乐呵呵嬉皮笑脸的样子……薛之谦不傻,他听得出他那些话里的意思,是意见,也有抱怨,可他听的出来他的关心。

 

 

薛之谦先到的家,大老师这几天开始着手准备演唱会,回来的稍微晚点。家里常备宵夜,两个人穿着家居服在豪华卡座上吃着红豆沙汤圆看纪录片。

 

 

最近下巴没那么尖尖的薛之谦把碗搁在茶几上,不轻不响,边擦嘴边立誓:“不行,这是我这个月最后一次夜宵,我不能再吃夜宵了,看饭拍我双下巴都出来了……”

 

说着可怜巴巴的望着张斑斑,希望得到爱的鼓励。

 

“嗯,没记错的话今天是三十一号……您今儿已经吃了两碗确实不能再吃了……”

 

……谁让你说实话了,谁让你说实话了……

 

 

 

 

刚过十一点,大老师正在看美剧,就觉得有人在戳他肩膀,抬头一看,洁洁刚洗完澡脸蛋红扑扑的,“大老师,要不要早点睡呀。”

 

大老师首先是不可置信然后呼吸加快眼看血流要冲脑顶,却又被浇息了,

 

“额,那个,你别误会,我明早还要还赶飞机,我就是问你要不要养成早睡早起的好习惯,毕竟我们都是奔四的人了,呵呵,呵呵。”

 

“怎么,您今晚不写小广告啦,不当断子——手啦。”大老师没有放下平板的意思。

 

“……切,那我先睡了,晚安……”

 

 

大老师想了想,这孩子睡眠听不得声响,还是顺着他来吧,于是过了十分钟两个人就一起安详和睦的窝在被子里了。

 

“诶,你和我盖一样厚的被子不会热吗?”薛洁洁知道自己体质偏寒,这个季节大老师以前都是单独自己盖薄毯。

 

“不热,大不了脱光了睡,反正我不介意。”两人侧卧着,大老师的手从背后绕过他的腰环住。

 

两个人的呼吸很匀,带着各自的节律,还能听见远处有零星的声响,大老师家里的窗帘能透出一点光,外面的世界还在尽情喧嚣。在他们年轻的时候肯定不能想象,十一点就睡觉,有人陪着你在被窝里躺着,那就很好。

 

 

薛在被子里小动作不停,一会儿塞被角,一会儿调整枕头的位置,前面拱拱,往上挪挪的。

 

大老师稍微贴近一点,热气就聚集起来,“您明早还有飞机,您倒是睡不睡了,老实点儿。”

 

 

“张伟…跟你说点事。”薛又塞好了被子,手覆在他的手背上。

 

“嗯……什么事儿啊,您睡不着啊……那我们做点有意思的事儿呗……”大老师已经有些睡意,毕竟忙了一整天。

 

“我工作已经排到八月份了……那个时候你又有演唱会……估计得一直忙到年底了……那我们之前说的假期……”

 

“哎,就这事儿啊,您忙您的呗,我就是您坚强的后盾厚实的小棉袄,您尽管忙……正赶上这浪来了,谁还不得乘风破浪越飞越高啊……就一点,您到时候还是得念着我的好……”

 

“嘁,我一直都念着好吧……”洁洁转过身对着张斑斑,头稍微往下挪点,把人的手还是搁在自己腰上。

 

 

大张伟另一只手把被沿儿往下拉,生怕这人把自己捂住憋住气儿了

 

“行了,小薛老师,咱能好好睡觉了吧……”

 

这窗帘遮光不行,赶明儿还是换成原来那种……

睡前张斑斑这么想着,转而就沉进梦里。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