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 chapter18为了遇见你

Chapter18 为了遇见你

 

 

 

陈宜佳窝在沙发上喝水,看到有人进来了赶忙拧好盖子起身。

 

……大神带来的朋友怎么有点眼熟……好像也是一个歌手……

 

竟然是他。陈宜佳突然意识到最近自己和朋友们手机列表里循环的不正是这人的歌。

 

 

 

大老师进来,看这后生本拘谨乖巧着,一看到自己身边儿的人却眼睛放光,那叫一个赤裸裸。

 

那句话叫什么来着,长得好看就是招人惦记。

 

其实大老师真的多想了,姑娘这赤裸裸的眼神,只是对具备出色业务能力的前辈的一种敬仰膜拜,仅此而已。

 

 

简单打几个招呼,大家就各回各位了。

 

“咳咳,嗯,内个,录得怎么样啊小陈儿,今儿给你找一好师傅,好好学着点儿,可不能丢咱们公司的脸啊。”大老师往沙发上一坐,示意薛之谦坐他旁边。

 

真没想到,大老师对这首歌这么重视,连薛老师都被他请过来……这样想来陈宜佳也没功夫继续敬仰膜拜,只觉得肩膀快抬不起来。

 

 

 

“……我要的爱情

 

偏偏就是你,我相信是你

 

我感激命运,是你,

 

依然是你

 

 

 

他们说最爱才不会被抛弃,

 

我骗自己,想念不算深情

爱过你,也不能放过你

失去你,也一定找回你……”

 

 

 

“行了,听得差不多了,大概明白怎么回事儿了。”大老师抬抬下巴示意录音师。

 

陈宜佳不瞎,她能看懂这两位的表情。

 

“那个,是小陈对吧……你,多大了?”薛之谦也感到气氛太压抑,怕吓着小孩子,觉得还是不能急,得慢点来。

 

“我啊,不小了,二十一了。”

 

“二十一还不小啊,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你比我二十一的时候唱得不要好太多哦……”

 

陈宜佳都没敢抬头,她没由来的有些害怕,尤其害怕这位大神张老师,明明平时挺随性的人,抖包袱张嘴就来,可坐下来听回放,前奏刚起脸就变了——特严肃。

 

 

 

“感觉完全不对,不对……应该是,完全,没有感觉。” 

 

 

 

大神发话了,陈宜佳花了一分钟时间理解、消化、琢磨,最终确定他说的就是她自己。

 

 

薛之谦拿胳膊肘捅大老师,特没好气,这人怎么这样,这把小孩子一盆水浇蔫了还怎么录啊。他整个听到了桥段的部分,主歌副歌都过了一遍,确实,即使到了桥段,本来应该是情绪最激烈最引人共鸣的地方……也非常平淡。不过小姑娘也不是一无是处,恰恰相反,气息稳音准好,唱法很干净,不浮夸不风尘更没炫技,最难得的是嗓子真不错,是吃这口饭的。

 

 

 

但是,没感情,都白搭。

 

 

 

 

“我说,这歌儿,小陈儿啊,你给我说说你的理解呗,怎么这首情歌就被您唱出无欲无求立马要羽化登仙的味儿了呢?”大老师越想越烦躁,还被捅了几下……真想点根烟。

 

小姑娘虽然没哭,但是估计眼泪珠儿也打了几个回转了。薛之谦起身,拍她肩示意她坐下,

 

“还是坐着吧,站着不累啊,又不是体罚,我们也不是教导主任,都随意点随意点嘛……”

 

 

小姑娘小声吸鼻子,就是不坐非要站着,薛之谦劝不了只能先陪站着。

 

没想到小姑娘也硬气,默默抽了几张纸擦脸擦鼻涕,然后终于抬头敢和张大神对视了,那眼神简直比英勇就义还立场坚定。

 

“我不是没理解,我是根本理解不了……都说天涯何处无芳草路边到处是野花儿……怎么就非得是你,是你,是你啊……这明显就是分了手还想死乞白赖的缠着别人……也忒没骨气了……”

 

 

制作人本来打算过来打圆场儿,却见着大老师听着这话自己乐的不行。

 

嘿,有意思,有意思。

 

早该想到年轻人都一个德行,谁还没个年轻时候不是。

 

 

 

“行了行了,我明白了,你这么个小丫头,心比天高着呢,估计谈个恋爱也是惯着被捧在手心儿的。你不能理解这首歌,那你看过韩剧吧,里面男女主角儿不分分合合十八回才走在一起哪能算感天动地的爱情啊……”

 

 

“……您这么说……好像还挺有道理……不过,不过,现实里哪有这样儿的……”

小姑娘也不好糊弄,不过终于脸上不挂着丧了。

 

“怎么没啊……要不怎么说你年纪小,”大老师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实话跟你们说,这歌是先有词再有曲儿……这词可是大有来头……”

 

录音师和制作人他们都竖着耳朵听,毕竟八卦的心总是不甘平静。

 

“这词啊,托给我作曲,主要是为了纪念作词人的朋友出道二十周年,还和自己此生挚爱重修旧好,双喜临门不是……那俩人,说起来,那真是……传奇……啊…”

 

传奇……难道……是……

 

……那确实,是传奇。

 

 

大家被气氛感染,纷纷摆出了一副讳莫如深你知我知的表情。

 

 

 

薛之谦刚开始也是听着一愣,但是回过神看着周围人,心里就疑惑……

难道就只有他一个人觉得,这一听就是张斑斑张口胡来的鬼扯嘛,啊啊啊?

然后薛之谦顺手要了一份歌词,《爱情是你》,看到上面的作词人署名,邱雪。

 

 

 

 

“诶,我说,差不多得了吧,都明白了啊,啊……这样吧,我给你唱一段儿帮你找找感觉,就前面主歌部分,后边儿太高拉不上去……”

 

说着人就要进去了,薛之谦心里好笑,把人胳膊拽住,

 

“张老师,您不要歌词怎么唱啊。”把词递给人,薛老师脸上笑眯眯的。

 

“是,是,薛老师,多谢您嘞。”

 

 

 

 

“不偏不倚,不缓不急

 

我不问不疑,你不言不语。”

 



一开嗓,大家或多或少有准备,却也被镇住了。陈宜佳觉得简直不能更神奇,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他处理歌曲的方式和一般抒情的唱法不一样,直给不绕弯,却又细腻得要命。听的人心里像是被小柳枝儿一道一道拂过,不自觉浸在他的情绪里。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明明只是短短一句,陈宜佳已经觉得自己唱的那就是……

 

 

 

“……可爱才可惜,可别也可离。

 

可笑又可讥,才可歌可泣。

 

 

 

世界像转盘日夜不停息

 

我明明走远却还在原地

 

我在原地静止,默默喘息

 

你却出现在今夜的梦境……”

 

 

 

 

 

 

2012年的时候,年近三十的薛之谦的生意走上正轨。他终于可以拥有做音乐的自主权,自己投资自己。和公司的约终于快到期了,那是在上腾的最后一张专辑,也是自09年以后的第一张。

 

和当时的她感情也算稳定,生活算是理想吧,专辑预计在八月发,求婚就排在宣传期后面。

 

 

上半年的时候正在紧张准备专辑,公司还良心发现一般给他塞了几个通告。

 

东方卫视,舞林大会,又遇着故人。

 

可谁不是个演员。

 

分开以后人是见着越来越圆润,看来过的不错。

 

不过是调侃逗趣,假装不熟。装着装着没想到他自己都快信了。

 

薛之谦甚至能够脸上带笑的听他说出【我们就是希望在以后的人生路上,能够相依相守……能够好好的在一起相互帮助……】

 

 

他走的那天,还是大摇大摆的走过来,拿着手机朝他摆摆,

 

“内什么,薛老师,加个微信好友呗。”

 

“您别叫我薛老师,我真受不起……”说着拿出手机就加上了。

 

 

也难怪,分手的时候,微信甚至还没普及语音通话的功能。之后的日子两个人就是微信朋友圈的僵尸友,我相信你都看到了,但我更相信你什么也不会说。

 

 

 

《几个薛之谦》专辑里,有一首算是他那“大方“老板临行前的最后馈赠。

 

他一直很喜欢这首歌,时间上来看还是有些年月了,期间也被别人翻唱过,好在那是他前老板的歌,要来唱并不是,很,困难。毕竟他都要走了,熬过整整七年。

 

 

 

这首歌本来是温暖的,讲述爱情里的命中注定,茫茫人海,终于遇见你。原唱版本是充满希冀的,合唱版本也演绎得婉转动人。

 

他本来就没想找人合唱,也坚持从编曲到乐器录音重新制作。

 

录好以后,制作人和他开玩笑,明明应该让人对爱情充满希望,被他唱的自己要看破红尘了。

 

浩瀚星海中一直坚持的梦,在梦里确实是充满希望的,可惜那时候他已经醒了。

 

 

 

 

等大老师已经回身边坐下,薛之谦才回过神。

 

大老师又多说了几句,这次语气已经缓和很多了,小姑娘也用心听着,本来就是机灵的小姑娘,再进去录一遍,竟然好了很多。薛之谦慈父一般夸这小姑娘聪明悟性高,小姑娘还特不好意思。

 

 

制作人当时那激动的像是要哭了。大老师也倍感欣慰。

 

 

休息的时候,小姑娘过来,拿手机摆摆,冲着薛老师,

“薛老师,加个微信呗~”

 

薛之谦一愣,不自觉看向大张伟,大老师觉得,这次他肯定绝对确实没多想。

 

之前说什么来着,长得好看,贼招人惦记了!

 

 

 

“诶?我手机忘拿了,好像在你车上……”

 

“哦,那我陪你下去拿呗,正好抽支烟。”

 

 

 

 

两个人都点了烟在车里坐着,小薛老师看大老师一脸乐呵样,哪还有刚才的无常催命脸。

 

“百闻不如一见,您原来是这么个狠角色,都能把小女孩儿说哭了。”

 

 

 

“嗐,哪比得上您怜香惜玉,这都得装作没带手机在楼下躲着抽烟……”

 

小薛老师并不生气,毕竟前一个是素养,后一个是个人觉悟。

 

 

“说实在的,你怎么那么凶,总训人啊,比我刚入行的制作人还恐怖。。。”

 

“哎哟,那您真是运气好,没碰上我原来的内个,天天搁棚里骂人,我都没得到他十分之一真传。”

 

 

“其实那小女孩没什么问题,就是年纪太小,不好理解你的歌。唱歌嘛,唱出来的自己都不信,谁能信。我年轻的时候也唱不来现在的心境啊 ……诶,你听过我12年的专辑吗?”

 

“岂止听过,您的专辑我每一张买了一摞靠墙摆着就等您签名呢。”

 

“那你听过《为了遇见你》吗,就那首歌,我当时硬是拗过所有人,只按着自己的感觉走,把希望变失望,美梦全毁灭……其实就让那小孩按照自己的路子来也没什么,感情也做不了假,一听就明白。”

 

大老师笑,又嘬一口,“内时候,我没记错的话,您也算是双喜临门吧,听着那歌,就那歌,一听就觉得怎么那么悲伤,那么丧啊,然后我就特别开心……”

 

薛之谦也笑,后来确实挺丧的。

 

 

“……还有一件事,您什么时候有了个叫邱雪的朋友啊……”

 

“嗐,就是这几年的事,这几年的事。”大老师没看他,光顾着对外面吐烟圈了。

 

 

“……哦,是这样啊,我觉得写的挺好,还想让你介绍认识一下……”

 

“哎呀,好巧不巧,这姐们写完就放下一切移民加拿大了,一时半会儿见是见不着,你要人写词远程工作应该还靠谱。”

 

 

薛之谦心里的白眼快翻上天了,但还是微笑,“好啊,好啊,你说的啊,哈哈哈。”

 

 

 

小薛老师觉着,好像有些梦还是应该坚持的……

 

人海茫茫,万幸世界是一个巨大的转盘,转了几个来回,走着走着,总还是能遇见你的。

 

 

 





《爱情是你》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