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是你》Chapter17不爱唱情歌

Chapter17不爱唱情歌

 

     薛之谦一直低着头,再和那人对视的时候,吸了吸鼻子,又习惯性用手揉揉。

 

     那人不再靠着门,往前挪了几步,稍稍低一点身子,双手环住他的腰背,头就抵在他颈窝,轻轻来回蹭着,实在温顺的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我…我…”

 

    声音很小,还是一如既往的软软糯糯,此时说不清楚一句完整的,可是薛之谦是明白的。

 

    原本有些话早已不必说,更何况此时他的心都化成了满满一池子加糖豆浆。

 

 

    这人的头发蹭的他脖子痒,身体酥酥麻麻,要不是被搂着他可能早就站不住了。

  

 

    洁洁露出慈母一般的微笑,拍几下这人的背,“行了,行了,我不怪你行了吧,你怎么还越活越小了。”

 

    没料到那人越发胆大,手臂收更紧,还是一直在蹭他脖梗,

 

“那……那…您能原谅我了。”

 

“嗯,原谅你,我原谅你……”

 

“那……您……您也不计较以前了……”

 

“嗯……是……既往不咎……那,您能不像小朋友一样撒娇嘛,多大人了。”

薛之谦越听越好笑,掐他后背腰上的肉,嗯,养的手感不错。

 

 

“嘿嘿,我本来就比您小……您可说了,不计较了……那……那能赏脸亲一个么?”、

 

   哧,薛洁洁被气笑了,死掐了一把他腰上的肉,总是正经不了一会儿。

 

 

    这不正经的人试探一般,轻轻用唇点过他的耳后,滑过耳垂,顺着下颚线到尖尖的下巴颏儿,再停在嘴角,舌尖也不老实,时不时出来作乱勾火。

 

     两个人都能听见对方的呼吸越来越急,轻重不一的喘息就足以让人脸红耳热。

 

 

     薛之谦终于用手抵住大老师的肩,两个人才能隔出一点距离。

 

     怪只怪房间太热,他就快要喘不上气。

 

 

    大老师的手从他腰上一路滑到背上,好像比他情况强点,还能喘匀气儿。

 

 

   “您怎么又不赏脸了。”大老师笑着,手臂就没松过,一只手掌来来回回的顺着腰背曲线摩挲游离。

 

 

    薛之谦也不和他废话,直接闭眼凑过去,可是,怎么亲不到?

 

 

    睁开眼,大老师笑得一脸春光明媚的自得,洁洁瞪着他正要发作,他这才俯过身来吻住,唇齿相依,花开两瓣,正是最甜蜜的时节,他像个嗜甜的孩子小心吸吮着花蜜。他一向偏爱他的上瓣唇,只好用嘴唇温柔包裹着,花瓣也动情回应一开一合。热气在鼻尖碰撞交汇,电流火光冲进鼻腔,好像要在胸口无限膨胀,随早已沸腾的血液颤栗流淌。

 

 

    谁还管前时路,后时事。韶光梦尽,人生路长,而此时此刻只需纵情忘我,亲身诉衷肠。

 

 

 

 


 

    洁洁坐在车里,逐渐恢复神智,等等,

    刚才答应和旁边这个绿毛大头一起去录音棚的, 是他自己?

 

 

     刚才,刚才,刚才发生了什么……

 

 

 

     大老师把洁洁带到墙边,自己靠着墙,一手还是箍着腰把人往身上揽,另一只手掌着细脖颈,不断深入这一吻,正是难分难舍的时候,脖后的手又轻捏起白白尖尖的下巴颏,喘息和轻哼交替,他离开唇瓣,在鼻尖轻啄几下,还一路照顾到微眯的眼角和耳垂。

 

     怀中人似是要支撑不住,大老师把他双臂搁在自己肩膀,这人自然能圈住借力。

 

     他又转而把人抵到墙上,身体压过去,手掌垫着洁洁的后脑勺,另一只手从毛衣下摆伸进去一点一点向上攀缘,他并不着急,只是流连于后背腰侧与背脊之间,手心带火,更别说他还一直用唇摩挲他的耳廓、颈窝,压抑的呻吟呼之欲出。

 

  “嗯,嗯。唔。。。”

 

  “小…薛老师……求,求您件事儿……”他在耳边吹着热气,声音裹了层糯米粉一般。

 

  “……嗯。嗯?……你,你说……”

 

  “……咱们,咱能挪个地儿,再继续吗……”他身体稍隔开一点,手上才老实了。

 

    洁洁迷离的双眼再聚焦到他脸上,发现这人笑中带着些无奈?

 

 “哎,我去……每次关键时刻就坏事儿,手机还是不能揣裤兜里,催得真紧,腿都快被振麻了……要不,您就发发善心,陪我走一遭?”

 

 

 

    洁洁回想起刚才的旖旎画面,还是觉得耳朵发烫。

 

    大老师单手开车还是很稳,车窗开了一半,刚点的烟就夹在指缝。

 

    洁洁忍不住唠叨,”哎呀,你怎么烟瘾又大了,这一会儿都第四根了…”

 

    他们都是抽烟的,可印象里两个人只是偶尔排遣,谈不上瘾。

 

    大老师心想,他岂止烟瘾大了……

 

“嗐,我还不是太郁闷……哎,谁这种时候被叫去开工,心里能不郁闷啊…”

 

 

“嘁,那能怨谁,不过,我还是挺意外的,我本来以为你那工作也是诓我的。”

 

  常被忽悠,洁洁不仅不会生气,连偶尔听到真话都会惊讶。

 

“嘿嘿,我不怨谁,您能陪我来,我哪还能有抱怨……嘿,我什么时候诓您了,就那些,那些,您刚刚不是还说了,既往不咎嘛……”

 

  洁洁没好气的拍他,“是,是,我说了,赶紧抽完,好好开你的车!”

 

 

   拍的并不重,大老师笑得更得意了,连被旁边的车岔了一道也没皱一下眉头。

 

 

 

 

 

 

 

    车停好要下车,洁洁才觉得有些不安,心里盘算着,他自己素颜这么丑歌红人不红,应该不会有人认出来吧……认出来也没什么嘛……没事没事……淡定淡定……

 

 

    大老师瞅着这人,就知道这小容量脑袋在想什么,伸手帮他理理头发,

 

“今儿这孩子和您是走一个路线的,您能来指导不知道是他多大的荣幸,要紧张也该他紧张不是。放心吧,提前打了招呼要带人过来。”

 

“话是这么说……可是……嗯,我知道了……我就是你朋友,过来帮忙,嗯,就这样。”

 

 

 

 

    陈宜佳今天早上七点起,八点到录音棚,估摸着从通州走过来那位大前辈也该到了,可就是迟迟不现身。其实也就是指导,即使人不在,她也整个录得差不多了,录音师也觉得不错。可团队里制作人还是契而不舍的给那位大神打电话,还别说,谱儿真大。

 

    这首歌难度不大,她反复听了几遍,是她一般的水准。她是科班出身,从小学音乐,音准、节奏、气息都是对的,何况后期混音还能提不少色,只能说制作人特别精益求精吧。

 

 

   不过她就是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唱抒情的,让一作EDM的大神来指导能指导出什么花样…虽然这首歌确实是大神谱的曲……想到这,确实,没想到,大神也能写出这么细腻的曲儿。

 

 

   制作人接到电话就过来接他们,看到薛之谦也没意外,客气握手:“薛老师好,老师辛苦您来一趟了。”

 

   弄得洁洁怪不好意思的。

 

“那孩子录得怎么样啊,我记得她条件不错,这歌也不难唱,干嘛非得叫我们来啊。”大老师接过烟,就着点上。

 

“我不用我不用,谢谢”薛之谦摆摆手婉拒。

 

   制作人给自己也点一根儿,长叹一口气,“她录得也不差,就是吧……就是总觉得差点意思,也不能怪她,她年纪还小,总是抓不住感觉。”

 

“嗐,要感觉那就麻烦了,现在歌手一个比一个嗓门儿亮,要什么感觉啊……这么小的孩子吧,非要唱伤感,有感觉那也是在棚里不让吃饭被你们逼出来的……”大老师和制作人调侃。

 

   薛之谦白他一眼,这人明明比谁都更在意音乐的质量,还非要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真的不愿意来,几十头小毛驴儿也拽不过来吧。

 

 

   制作人也知道大老师脾性,也就笑笑,“您这曲儿,要录不好,我都替您心疼……今儿啊,还得有劳二位多费心,小姑娘娇气,二位也多担待点。”

 

 

 

   薛之谦疑惑的看着大张伟,但这人只是朝他眨眨眼,不着痕迹把他搂过来。制作人在前面带路,洁洁肩上搭了一只手,他拿手掰掉,手又搭上来……哎,算了,一来一去更引人注意。

 

 

“……你的歌?”

 

“我就是写了曲子,词儿不是我作的。”

 

“那你怎么不留着自己唱啊……”洁洁小声嘀咕

 

   大老师在他耳边也用一样的音量,“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就不爱唱情歌……”

 

   洁洁忍不住又翻白眼,

 

   切,喝了酒可比谁都爱唱,简直是中华情歌曲库三万首。

 

 

 

 

 


评论(2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