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Chapter16 大雨一场

Chapter16 大雨一场

 

洁洁放了豆汁儿包子,就着把餐桌收拾一下,边收拾边感叹,

 

“这都快一点了,你还能买到这些啊。”

 

“嗐,我囫囵着没日没夜的日子多了去了,哪能这点小事还办不好。”

 

 

其实,以前在一起的时候,生活还是较规律的,巨蟹座的洁洁有一种天生的慈母人格。。。

 

要早睡,切勿纵欲过度,要早起,还要锻炼身体。

要按时吃饭,要随身带糖和巧克力。

瓶装绿茶和炸鸡炸培根对身体都不好。。。

【我去楼下超市,你要什么吗?】  

 

【绿茶…还有培根,要是人不多还有四块炸鸡腿儿~哈哈】

大老师在电脑前面埋头谱曲儿,声音却是轻快,回头还咧着嘴,眨巴眼儿。

 
【。。。哦,好。。啊。。。】

 

对的,现实是,要早睡,可是睡得也,不算早。

月上枝头欲说还休,只是情人之间的亲密缱绻,不知不觉凌晨两点。

要早起,薛洁洁确实起得早,可大老师一般也不怎么赶得上早饭点。

 
至于锻炼,【我每天运动量挺够啊,你觉得不够吗?你说不够我就加把劲儿】

 

…………

 

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我还希望世界和平。

好在只要按时做饭,就能按时吃饭。

而且大老师随身带着洁洁,洁洁随身带着巧克力和糖,这不就成了。

 
 
83年巨蟹座就是慈母型人格,没有底线,没有标准,没有原则,对自己心尖尖上的人。

 


“你是不是后天有通告?”薛之谦吃的很快,已经在喝豆汁了。

“你怎么知道?”大老师还在啃包子,也吸一口豆汁儿,嚼吧嚼吧咽了。

薛之谦把手机里的行程给他看。

 

湖南卫视,天天向上,标注:【嘉宾:赵英俊,薛之谦,大张伟。】

这个通告之前就敲好了,这条标注不知道怎么就加了一个人。

薛洁洁不想浪费,可是他真的还是习惯不了豆汁儿的一股酸味儿。

可能大老师没发现过,以前买早餐,给大老师的是豆汁儿,他给自己买的总是加糖豆浆。

 

“嘿,真巧,既然这样,您也别走了,就搁这住下呗,又不是小蝴蝶见天儿飞来飞去的。”

大老师一脸君子坦荡荡您跟我见什么外呢。

洁洁后背往椅子上一靠,翘着腿,看着一脸坦荡的绿毛大头。

“嗯,我信您,您哪是算准时间故意下套心思缜密密不透风的人呢……”

大老师本来啃了一大口,快速嚼几下给咽了,眉头皱的大写的天真无辜委屈急切,

“哎哟,我的天,我真的,哎哟…………我冤呐……”

 

薛洁洁看着他无辜的叫唤,下巴尖的和锉刀似得,很想掐住他的大头威胁他报销来回机票。

绿毛大头像是才反应过来,“哦,您真的别多想,我忘了和您说了,您就在这待着,我这两天得在录音棚睡了,上边儿让我帮忙给一新人录歌,估计得死磕到底,您要是嫌弃这只是五星级KTV非要飞回去那我也拦不住对吧,可我是真心为您着想,您看……”

呵,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洁洁想,戏台您都早早搭好了,我哪能不入场呢?

“行啊。”  洁洁笑着打断他。
 

张伟连忙肯定他,不准他反悔一样“对嘛对嘛,您就好好住,随性住,就跟住一般酒店一样,就是没有客房服务全靠自助,您要是需要我马上打电话叫阿姨过来。”

“得了吧,懒得和你贫,昨天喝那么多你头不晕我还恶心呢,赶紧把你东西收拾了。”

“是是是,您说得对,我马上收拾东西,他们早上就催呢……你说公司也是,年年捧新人,年年捧不好,年年接着捧……就看着男孩儿一年比一年像女孩儿……”
 

大老师自顾自瞎白话,说着说着就起身去房间里了。

 
洁洁想,这人又不是个演员,怎么有那么大戏瘾呢……

 

不过既然都入了座,就听他好好唱罢。

 

 

大老师在房间里有模有样的收拾东西,薛之谦无聊就在书房随便看看。

以前大老师有时候就在书房彻夜不眠写歌,穿着个大爷背心大裤衩,戴一副眼镜盯着电脑屏幕那目光坚毅像是要吃了键盘。不过后来为了照顾向来浅眠的洁洁,尽量还是规律着作息。

薛之谦收回目光看向书架,果然过了几年书目也大不相同了。

还是看到一本眼熟的,那是自己很久之前买的,却一直没有拆开,看来他是看过了?

薛之谦把书抽出来,站在那儿随便翻翻,才看到一只拨片夹在书里。

这一页讲的是,白家的六小姐第一次启程去香港,范柳原带着她在浅水湾酒店旁散步。

【这堵墙,不知为什么使我想起地老天荒那一类的话。……有一天,我们的文明整个的毁掉了,什么都完了──烧完了、炸完了、坍完了,也许还剩下这堵墙。流苏,如果我们那时候在这墙根底下遇见了……流苏,也许你会对我有一点真心,也许我会对你有一点真心。】

 
这两个人也是当局者迷,你来我往高手过招,分不清真心假意,故作骄矜。但是最后白流苏还是幸运的,一座城池的沦陷成全了她的爱情,所谓倾城之恋。

但并不是所有俗世的人都有这份幸运的。

等他抬起头,才发现大老师就靠在书架旁,正盯着他手上的书。

他把书合上拿起来在手上抖抖,大老师和他对视着,两人眼神都不避讳。

“收拾好了吗,要走了?”

“是啊,也没什么要紧的东西带着,随便拿了点。”

 
薛之谦还想叮嘱几句,硬是憋了下去。

张伟转身就走了,他又往后翻了翻,把拨片夹好,再把书放回书架,正要出去。

可张伟靠在门框上,挡住了半个门。
 

洁洁瞪着好看的眼睛瞅他好几眼,他才出声,

“你说,那天,雨下的那么大,电闪雷鸣的,就那样,还是没能把你困在这儿,我每次看这个,总是这么想。”

 

 

那时候还在一起,薛之谦死活非要拉着大老师去看话剧版《倾城之恋》。

“那就是一个太精明的女人和一个浪荡男人在耍花枪,要不是打仗两个人被困在一起哪会有什么好结果……”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我说,太好了,我最喜欢看张姐姐的作品了,情情爱爱分分合合缠绵悱恻断人心肠,我就好这一口……”

“嘻,你喜欢就好,哈哈”

大张伟看着他碎了星星的眼睛一眨一眨,然后笑得弯成了小月牙。

 

 

没想到看完以后,最不开心的反而是薛洁洁,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

落魄的白家六小姐,做梦都想抓住金龟婿范柳原。可是那样风流的男人岂是轻易就能抓住的。要不是两个人不得已被困在沦陷的城中相依为命,哪还生的半分爱意。

这样的两个人该在一起嘛?

 
到了晚上还是憋着自己,大老师实在受不了,关了灯把人捞到床上盖好被子双手圈着,

“哎哟,小祖宗,您本来就是心思细腻的林妹妹,还非要看那些。。。快睡快睡,明天又是朝气蓬勃的新开始,睡吧睡吧,啊啊,快睡。”

黑暗里薛洁洁没反抗,静静的被圈着,隔着被子还是感觉得到对方的体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躺着躺着都有些睡意了。
 

“张伟……”

“嗯?”大老师声音糯糯的。

“你是范柳原吗?”洁洁觉得这个问题很蠢,但是他是认真的。

“哧,您真是说笑,我祖祖辈辈可都是穷遗老,我现在也就是一破落户”

“可……可你不破落,我也遇不着你,你也不会和我……”

 

大张伟听着就把人肩膀掰过来,直接堵了嘴。

这个吻和寻常时候一样浓情蜜意回味绵长,足以让他别想这么多有的没的好好睡觉了。

张斑斑亲了亲怀里人的眼角,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您呀,您是最可爱不过的人了,再怎么破落,我也得一直困住您。”

 

 

 

不知道怎么,所有的分手都不应该是在一个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的时候。

在机场候机,航班一次又一次延时,同机乘客明显都已经不耐烦了,可薛之谦很平静。

他还心存侥幸,如果,航班就这么取消了呢,是不是这就是天意,这场大雨这些闪电雷鸣,是要成全他的爱情啊。

一直攥着手机,可一直没人打过来。
 

事实证明他还是不够幸运,同尘世中的大多数一样。

 

 

“你说,那天,雨下的那么大,电闪雷鸣的,就那样,还是没能把你困在这儿,我每次看这个,总是这么想。”



听了这一句,薛之谦觉得自己一下子全部都放下了,也该都放下了。

时常午夜梦回,总想着问什么,想要问个明明白白,如今已有了答案。

 

早该明白,他们的故事从来不是倾城之恋,从一开始,每一次亲吻和情话,都是真心的。

一场大雨不能阻止他离开,曾经分离也并不妨碍他们相爱。

 

 

 

 

【注释来自百度百科

 

《倾城之恋》:故事发生在香港,上海来的白家小姐白流苏,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身无分文,在亲戚间备受冷嘲热讽,看尽世态炎凉。偶然认识了多金潇洒的单身汉范柳原,便拿自己当做赌注,远赴香港,博取范柳原的爱情,要争取一个合法的婚姻地位。两个情场高手斗法的场地在浅水湾饭店,原本白流苏似是服输了,但在范柳原即将离开香港时,日军开始轰炸浅水湾,范柳原折回保护白流苏。狂轰滥炸,生死交关,牵绊了范柳原,流苏欣喜中不无悲哀,够了,如此患难,足以做十年夫妻】

评论(1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