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Chapter15 你还在,真好。

Chapter15 你还在,真好。

 

 

薛之谦静静的听他说了一大通,听他说完才抬起眼和他对上。

“你也不用太自责了,这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你,属于无心之失,我明知道。。。还把

 

它留在这。。。是我。。。”

 

薛之谦垂下脑袋,他并非故意,他实在是自身难保。。。

 

 

2011年,他的事业继续滑坡直下,下到不能下。大老师这边却正好有起色,到了下半年还出任了一款音乐软件的创意总监。

 
他越来越忙,被各种事牵着转,大老师半醉回到家搂着他睡的时候也会抱怨好累,今天什么什么饭局应酬真是没意思透了,可是他知道,大老师内心是开心的,他也为他高兴。
 

从09年开始,他们俩都没发过专辑,不知道这是哪门子的默契。

 

他那时总开玩笑两个人是要做饿死的苦命鸳鸯,大老师每次都打哈哈,哎哟,我们都这么干柴烈火如胶似漆晚上时间不够压缩早上的,要是还有源源不断的灵感笔耕不辍,那些单身八百年的作曲、作词、制作人还不得气死。

大老师从11年开年起就在忙,两个人像是有时差一样,一个睡了一个还没回,一个起得早,一个起得晚。可能那段时间相处方式更多的就是守着对方睡觉吧。

 

不再一起吃饭,一起打游戏,一起听歌看电影,更没时间去旅行,什么都只有薛之谦一个人。

 

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忘了自己是一个歌手。

好像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啊,那时候他还在坚持梦想,还没被梦想灼伤。
 

更糟糕的是他还得忍受对方莫名的绯闻,

他比谁都知道绯闻不可信,可是他还是禁不住就想无理取闹,

 
似乎想得到一些明示暗示,自己还是被在乎的,自己不是拖累。

 
可是一而再,再而三,也会消磨疼惜与爱意啊。

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说话不知轻重,不想后果,找最伤人的话往对方最脆弱的地方刺,

还好二十多岁,恢复力也惊人。

为了消磨时间所以领了小狗回家,每天照顾它所以花了不少精力,就没心思想些乱七八糟的,

可是入睡前总是会莫名的焦虑不安,到后来有时不用安眠片睡不着。

不能这样下去了吧。。。

他甚至有时候怀疑自己也被大老师嫌弃,就知道白吃白喝游手好闲,

 
说是歌手,多久没摸琴了?

可能摸菜刀摸锅柄更多些吧。

 

 
到了后半年,大老师的事业节节攀高,出任创意总监,还发了新专辑,就在他生日过后两日,那次生日真的很糟糕,之后的一个多月,两个人一直在冷战。

但是这次大老师没时间打飞的去找他和好了,他还有一系列宣传和通告。

 

 

 

后来两个人还说了什么记不太清了,到后来还把大老师家里洋酒存货也对嘴吹了。

但是薛之谦好像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梦里他们坐在茶几旁边,大老师拽着他胳膊,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

 

“薛,你说,你说怎么那么好笑呢,刚开始我们那么狼狈,可是我们那么狼狈的时候是在一起的,可后来怎么就分开了,怎么就分开了……你说多好笑……”

是啊,即使那么狼狈,还是相爱了,不管多狼狈,我们是相爱的。

09年,他乐队解散,单飞第一张专辑宣传期被人造谣吸毒,好几个月没有任何工作。

09年,他结束上一段恋情,结束演唱会,声带受损,面对着可能一年无法再唱歌的厄运,休息期被造谣与多个香港男艺人有染。

 

其实大老师不仅记得自己认识小薛老师的25岁生日,还记得09年八月最后

一天。这个傻孩子故意笑的那么甜显得那么傻,装作不经意的给他鼓励给他

加油,还心甘情愿的与他在一起。

 
他当然知道他下了多大决心,反反复复思考过多少回,这个傻孩子啊。

 

 

他又梦到他的前女友们,她们觉得他不够有能力不够红,一个个离去,然后是她。

她是个善良的女人,为了他舍弃女孩子最喜欢的高跟鞋和五颜六色的好看衣裳,衣柜里全是配合他的黑白灰,可是后来她也走远了。

薛之谦想起了面包和爱情的故事。

其实这个故事被谬传了太久,最残忍不是说,在没有面包的时候你要不要爱情。

 

更真实的语境,更现实的情节是,
 

现在有了面包,你还需要爱情吗?

 

他还梦到九月第一天的凌晨,他们大吵一架。

 

下着暴雨好像还有雷声,航班一直在延时,他一个人在机场候机喝了不少酒。上了飞机头疼欲裂,遇到气流颠簸得厉害,想睡觉睡不着,还好有安眠片。

 
等他再醒过来,就是在陌生的房间里,病床边她趴着睡,气息很稳。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喝了酒不只是不能吃头孢,也不能吃安眠片,会引发休克。

 

 

梦的最后,还是大雪球。

 

那时候迷你犬正盛行,也听说了不好养活。

 

纠结了几个月才领回来一只茶杯犬,刚开始薛洁洁几乎二十四小时不离身捧着它。

 

太可爱了,这么小一点儿,雪白雪白的。

 

“诶,不如我们叫他——雪球怎么样,你看他窝着身子多像一团雪球啊”

大老师叼着一根烟穿着背心大裤衩子正坐那儿在谱曲儿,慌忙瞄一眼,

 

“不是说了嘛,这狗命不够硬,要有个硬气的名字给他镇住保命。”

 

“哦,那你说叫什么。。。。”  

 

“。。。。。。大~~~雪球。”

 

“。。。。。。。。。”    

 

大老师心想,怎么能够跟你姓不跟我姓,会让人笑话的。

啊,大雪球,姓大啊。。。洁洁看他那样就知道打了什么小算盘,切。

行啊,你愿意就好,呵。

 

洁洁偷偷摸摸窜到大老师背后,猛地往他身上一扑,捧着大——雪球对着他的脸
 

“嘻,来,大雪球,来见见你的狗爸爸~~~~哈哈哈。。。”

 

 

薛之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吧,他就歪在沙发上,身上多了一床被子。

 

家里静着呢,走了一圈也没见着人。

 

能跑哪儿去啊。。。

 

 

桌上的东西看着确实碍眼,洁洁就顺手收拾了。

 

正要把垃圾先放门口,大张伟就回了,提起手上袋子献宝似的给他看,

“您看,热乎的豆汁儿和薄皮儿大包子,饿了吧。。。”

 

洁洁接过东西让他好换鞋,转身听见大张伟在嘟囔

“真好,你还在。。。。。。

 

 

。。。。。。不然这么多就浪费了。”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