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 Chapter13 羊肉串青岛

Chapter13  羊肉串青岛

 

“张伟,你之前说,今儿,是谁的忌日来着?”

 

张斑斑跪在垫子上一脸慷慨就义大无畏,仰着头直勾勾看着他,

 

“之前说什么不知道,反正现在我门儿清,我是看不见明儿早初生的太阳了。”

 

薛之谦转脸不理他,又往前走了几步眼不见为净。

 

 

 

2011年9月1日。

 

没想到这一天不只是他的受难日。

 

 

 

对于年幼的大张伟来说,八月的最后一天,真的是让人又爱又恨。

 

出生于1983年8月31日,大张伟觉得这真是一个该死的决定。

 

他真的是这么想的,他也明明白白的在《八月最后一天》里唱出来了,

 

“今天就是我的生日  请大家来宣泄  蛋糕涂满你的脸  汽水洒满整个天空

 

成长的祝福     围绕在耳边   可突然有人提起开学的那天已来临   

 

               真不愿意相信这个该死的决定”

 

 

即使他的学生时代短暂到不可思议,这种怨念还是深深买在脑海里,年幼的斑斑觉得,应该也就是闰年多出那一天出生的人比他还惨一点。。。嘿,生的好,生的巧,四年一次都不能好好过。。。

 

 

之后年岁渐长,对生日的执念越发的小,自己的生日就那么呼噜糊弄着过,也没什么不对。

 

不过他记得08年生日,那次几个朋友帮他弄了个巨闹腾的生日趴,来的人特多一半以上都没见过,那时候整个城市还没彻底褪去奥运盛事的激情,人人都觉得自己可以不眠不休蹦蹦跳跳个三天三夜都不会得脑震荡。

他没怎么喝酒,狭长的眼看着一个个特别顶的女孩子从身边擦着过,二十五岁的大张伟真的是用欣赏美的纯粹眼光在洗眼而已。然后就见着不远处有个拿着鸡尾酒瓶往天上蹦跶的小弹簧,看着他就脑仁疼,真能蹦跶啊。。。

着小弹簧自顾自的跳,手里的酒都快撒没了,身边人都往旁边躲,大老师就乐了。

他转过来,然后张斑斑就看见一张白净水嫩的小尖脸,眼似星夜,眉似新月,红唇一点。

 

嚯,了不起。

 

真的了不起,这么好看的男孩儿,笑起来比女孩儿还春色满园,张斑斑心里有点痒痒的。

 

这是看到美丽事物的正常反应,张斑斑这么想着。

 

可是当这种美丽的事物拽着你一只手贴在你身上扑你怀里絮絮叨叨说自己多喜欢花儿的歌,从小就听自己的歌,最喜欢草莓声明,自己的访谈也都有看,后悔没有带珍藏多年的专辑让自己签名的时候,大张伟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大张伟老师您真的太有才华太神了,我真的特别崇拜您,我是。。。。。”


大张伟完全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了,看见樱桃红的小嘴巴嘚啵嘚啵的张张合合,眼神迷离笑得傻气又甜蜜,昏暗灯光下小脸两颊嘟嘟的,让人想捏一把。


他只能听见脑子里仿佛一个声音在好奇询问这个和培根比哪个好吃啊。。。一个声音在说你丫滚蛋想什么呢快点清醒啊!!!

 

然而这些薛之谦根本不记得,没有印象。

 

要是在残存意识的时候遇见大张伟,他肯定害羞的怂在一边像只鹌鹑不敢迈步子。。。毕竟那是有天神光环的男人啊。


等大张伟整理好脑内对话,这人已经在怀里晕菜了,

然后这个有天神光环的男人就亲自送他的热情歌迷和歌迷的朋友回酒店了。。。

还充当免费劳动力帮着把人运上楼。。。

 

有了这样的情分,自然而然 就成了朋友不是。

 

平日里,你来北京我接个风,我去上海你做个东。这就是纯洁的友谊,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友谊。

张斑斑就是这么想的,他觉得和这个歌迷朋友当然后来知道是同行,就是这个同行一起,特别舒服,就是合得来,没有大老爷们儿聚在一起非要个顶个比着吹牛皮画大饼装13的全能竞赛,也没有同行见面分外眼红的僵持不下争奇斗艳。

 

更多的时候还是一班子老朋友一起,大家说说笑笑,这位歌迷同行总是一脸热忱的望着他也不怕看出火来,眼睛闪闪发光,微笑,然后对大张伟说的每一个笑话抖的每一个包袱都无比捧场,笑到海狗式拍掌还要扑他怀里。。。

 

张斑斑不是肤浅的每天渴求肯定赞扬的青春期少年。。。但是这真的很受用啊,舒坦。。。。。

 

那时候薛之谦是真的很欣赏大老师的才华,他每次坐在大老师旁边就一直在想,天哪,这个天神一样的男人居然还那么和蔼可亲,还会讲笑话,还特别特别幽默。。。真好啊

 

 

 

 

 

 

现在,薛之谦站在大冷天的京郊小树林子里,叹口白白的气,

他还是很欣赏这个人的才华的,告别摇滚把EDM玩得那么顺手,跪在后面的他也还是会讲一大箩筐笑话的,这么些年没改了贫嘴抖机灵还是幽默的。。。



。。。。。。可是这个人真的就是欠揍。。。。。。。

 

 

 

 

 

 “行了行了,快点过来帮忙。”薛之谦拿起袋子要干正事,暂时不和他计较了。

 

 

 

 

两个人待了一会儿就收拾东西走了,下山的时候张球球即使拥有颠峰时期的体力也跟不上身高172cm还拥有大长腿的薛老师的脚步。

 

专业苦力三十三年的张球球扛着东西呼哧呼哧,不知道等待他的究竟是什么。。。

 

 

 

帮着开车门,把空调调到薛老师喜欢的风向和大小,在列表里选一首薛老师喜欢的抒情歌,用人畜无害的笑看着敬爱的小薛老师,大张伟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看我干嘛?赶紧开车啊,这都到晚饭时间了,你不打算管饭啊。”

 

薛老板也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张斑斑,一脸莫名其妙。

 

 

 

恐惧。。。大张伟大老师现在更恐惧了。。。。。。

 

 

 

“您。。。想吃什么?我随您来。。。”

 

“嗯,就你原来家楼底下那个卖烤串儿的摊儿,还在吧,等我们进城估计就出摊了。”

 

“哎哟,真么想到,您还念着内口呢,成啊,您不点贵的只点对的,有品味。”

 

张斑斑于是麻利儿的启程了,一秒没多耽误。

 

 

薛之谦看着一脸喜形于色的大张伟,怀疑这人的脑袋里是不是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果然,配合着晚高峰,遇上进出城拥堵,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九点。

 

好在人不多,选个角落就坐下了。

 

薛之谦听大张伟熟练的报出一系列烤串品种和数目,外加绿茶。

 

 

“怎么,最近撸串儿都不喝啤酒啊,现在韩国朋友都知道羊肉串要配青岛好不啦。”

 

 

张斑斑只有一秒的犹豫就马上招呼老板加两瓶啤酒。

 

“怎么,最近身体太虚,才两瓶啊,太虚就算了,我一个人喝两瓶多没劲”

 

薛老板瞪着好看的大眼睛,还是扑闪扑闪,喝了一口茶,对着他善解人意的笑。

 

 

 

张斑斑犹豫了三秒一脸坚毅朝老板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再加两瓶——!!”

 

 

忽然之间,张斑斑发现这些好熟悉。。。就好像那年冬天,也是两个人,在这儿撸串儿,四瓶啤酒,他只喝了一瓶就恍若梦中了。。。。。。心里想说的话哇啦哇啦的往外倒,最后还抱着人家的腿死活不撒手,亏人家心善没吓跑还送他上楼照顾他一晚上。。。

 

 

是啊,这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所以意思是要在这里终结????

 

 

张球球的恐惧到达临界值以后转化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释然,

于是他也喝一口茶压压惊,对着薛老板乐呵呵的挑眉,心里盘算着,

 

 

小薛老师,这个啊,可没您想的那么容易。


评论(2)

热度(27)

  1. 三番盈昃hhhh233waitingff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