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 chapter11草长莺飞

Chapter11  草长莺飞

 

 

只是时隔两天,自己再次开车进地下车库,竟然就有了生疏感,不可思议。

 

上下班同一条路,路上遇见同一颗法国梧桐,还有这条巷口几十年如一日的生煎铺子,一个总是让人等待良久的交通信号灯,配着重复循环的歌曲列表,一日复一日,没有变化。

 

薛之谦觉得习惯给人的安全感莫过于此。

 

他也曾经说服过自己躲在这样充满安全感的结界里,以度余生。

 

可悲吗,可怜吗,不。薛之谦觉得他可能还不配被怜悯。

 

如果只是一个人的结界那还算受的住寂寞耐得了岁月蹉跎的殉道者,

可他偏偏还拖进来一个人,陪他煎熬。

 

其实说誓言的时候他也想过要好好珍惜眼前人。

三十岁那年,生意上了道,自己也到了成家的年龄,所以该收收心了。

她靓丽青春,善良可人,更别提不离不弃伴着他多年,不能漠视的痴心一片。

 

求婚那天也是薛之谦迈入而立之年的当口,女方哭的稀里哗啦不亚于之后结婚当天。

 

“。。。谦,八年了,你说人生有几个八年啊。。。”

 

 

 

 

 

是啊,人生这么短,一晃就是好多年。

 

那年薛之谦一意孤行回国准备出道,经纪公司发掘了他签了他然后没怎么管他,什么都是自己上。

自己揽活自己解决最重要的吃饭问题,可是好在他那时候年轻,真的年轻,吃不饱也有能力挥霍。

 

因为年轻人就是有挥霍不尽的资本去自恋放纵,何况还是这么这么,好看的年轻人。

 

这么好看的年轻人,走哪都打眼,就该习惯若有若无的眼光停在他干净白皙的脸上,即使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薛之谦一直也知道,他玩笑似的自诩校草,其实说实话,他也曾经打心眼儿里认为自己是名副其实的普陀区草。。。至少在172cm身高里面选他肯定赢定了。。。??

 

哎呀这些都不重要。

 

 

 

反正从小到大,虽然成绩不好,可是因为长得乖巧讨喜女孩儿们都愿意和他玩儿。

 

当然比不上某些人尖果儿簇拥,可在他稚嫩的青葱岁月里情书还是收到过好多封的,

好多好多。

 

 

再长大一些,终于到达172cm的海拔高峰,身边开始有亲爱的姐姐和可爱的妹妹们,一口一个“哎呀爱你哦”“亲爱的爱死你了”,说说笑笑,贪玩嬉闹。

 

贴脸搂搂肩,靠背摸摸头,都是小意思啦。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这些方面薛之谦比不上大张伟见识多,可绝对比他开慧得早,看得明,分得清。

 

不只是大老师有稻穗疯长的金色田野,

薛之谦何尝没有过草长莺飞燕儿舞的小花园。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后来薛之谦确实也想不起与她如何初识,可能就是在那几年,他身边不乏姐姐妹妹的时候吧。

 

 

最后姐姐妹妹们一个个散去了,她却还在那里,然后慢慢熟络亲近,有了来往。

 

 

 

那天醒来的时候,还是眩晕头疼,环境陌生得让人害怕,唯一熟悉的就是床边熟睡的她。

 

于是最后还是她了,

 

可没想到还是到不了最后的最后。

 

分开的时候没有泪水横流,声嘶力竭。

 

可能是因为这些早就在之前的岁月中尝试了个遍。

 

 

 

 

 

 

 

那首自白的歌说出薛之谦想说的,

 

他当然明白他该安定下来,可还是不能自控奔波于在一场场局里,

 

他也知道该收收心,可是世界诱惑这么大,他还是贪玩的,即使知道已经有人等他回家。

 

 

真抱歉,真过分。需要用一个女人的善良成全自己的借口。

 

薛之谦这么反思自己不算成功甚至有点失败的短暂的婚姻,不是没有幸福甜蜜的时候,可是这些不能抹平一次又一次,反反复复争吵后留下的心有余悸。

 

 

 

 

如果是你觉得自己应该结婚了,而不是想结婚了,那千万不要祸害人家。

 

薛之谦后来总是这么告诫别人。

 

 

 

她脸色平淡当时已经没有多余的泪水,

她说,“你肯定不明白,多期待就有多失望,一直期待,一直失望,那种心情。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是不得不埋怨你,我终于足够了解你,也知道该放手了。”

 

 

 

薛之谦看着她也说不出多余的话,只是眼眶红红,还有泪水打着转,毕竟相伴许久。

 

他心想,他肯定是明白的,他真的明白,他怎么会不明白,

 

这种心情。

 

 

 

 

 

 

 

 

 

 

回家,开门,还是温暖。

 

 

检查了一下地暖电闸,把换下来的睡衣丢到洗衣机里,哦,还有一件短袖。

 

 

 

 

 

 

到处收拾一下,感觉差不多了,再看一眼手机,有新消息。

 

 

“我到了。”

 

薛之谦看着,嗤笑,谁关心你到不到。

 

“嗯。”

 

 

以为这样就告一段落可以洗洗睡了,没想到消息又进来了。

 

“后天有空吗,来北京看看大雪球吧。”

 

薛之谦怔了一下,怀疑自己的眼睛。

 

没一会儿又进来一条,“周年忌日,你来就说一声,我去接。”

 

 

薛之谦一直故意在忽略这个很有可能的事实,这两天甚至害怕大张伟提到关于大雪球的事。

他心里清楚那么小的茶杯犬不好养,娇贵的要命,他清楚,可他不想知道。

 

当时带他走就好了。

 

 

 

不过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既然当时没有好好送一程,这次总得去看看吧。

 

 

 

 

 

 

 

出门前晚,薛老板着实好好准备了一番,带着这个不嫌多,带着那个还不够。行李袋里满满当当的,早上到了机场也不矫情,直接发个航班信息,那边就有了回复。

 

 

“收到,已经在机场了”

 

“呵,就这么肯定我会来。”

 

大老师收了手机就不回复了,坐在车里打哈欠,心里乐呵,

 

 

别的我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