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 Chapter10 算命老师

Chapter10  算命老师

北京,靠三环外有家私立医院,大张伟停了车,大剌剌地就往三楼儿科走。

左边第一间,妇幼保健室门开着,大老师没迟疑就进,


“姐,您家京郊那套宅子借我几天,有事儿,急事儿。”


伏案写作的女子抬头,是一张明艳非常的脸,未语先笑,


“哟,这孩子还真是,再怎么也得寒暄几句,等我说无事不登三宝殿犹如半夜鬼敲门,你还是客气我再循循善诱你才能说明来意啊。”


都说大老师的京片子有腔有调,那是没听过老北京姑娘们的京腔,字正腔圆,丰润剔透,是珍珠结成的串儿,滴滴答答落玉盘。


万婕家祖上就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家里世代行医书香门第,不乏杏林妙手。几十年前大运动的时候,父辈变卖家产逃到香港,风波平息又举家搬回北京。


大张伟记得那应该是一个风沙不大的下午阳光很足,第一次见到万婕,平时特能说的人一下子说不出来。


脑子里只有一个“嚯!”


天哪,还有这么好看的人。


美人在骨不在皮,只是淡然看着你就看到人心里。


那时候别的姑娘还在穿着碎花衬衣,红裙子,冷冷秋风中瑟瑟发抖坚韧绽放。


而万婕穿着一件白色粗针眼高领毛衣,牛仔裤,脚上一双高筒靴却是从未见过的样子,后来大张伟才知道那叫Dr.martens.


虽然现在穿马丁靴的人满大街都是,可谁也没有当年万婕那种风情。


这美人如今穿着白大褂露出衬衣领,及肩长发随意束着,快四十岁的人,还是好看的。


大张伟知道这姐姐也是爱贫嘴的主儿,也就笑笑久不搭话就往旁边的椅子上一横。


一大串钥匙哗啦啦就搁在桌上,


“拿了赶紧滚,去,去,一边玩去,小孩儿别搁这儿占用非公共医疗资源。”


“嘿,我说,您这医院,这诊室,我来十次就只见过一个人,那还是给您送外卖的。”


“呵~还有空拿话挤兑我,话说那么急,没见你滚的快啊,你忙我也忙呀,赶紧走,不送。”


万婕可从来没在嘴皮子仗上输过,连大张伟都一度是她的手下败将。


见大张伟没有移驾的半点儿意思,万婕不怒反倒乐了,撑着下巴眯着眼,轻叩着桌子,



“哎哟,啧啧啧,让姐姐我猜猜,这次这急事儿看来不是我想的内种好事儿了,嘿嘿”



大张伟无奈,这姐姐不仅口齿伶俐,思想也是几十年如一日的不正经。


确实,这次来,除了借钥匙,还是来找高人求教的。

万婕的经历绝对称得上是高人。


出生在中医药世家,她父亲是三代单传,到她这儿,她爷爷摸了几十年的脉没摸错过,临盆那天全家人心心念念都等着抱出来一个大胖小子,结果却是她。


她母亲生她虚耗过度去的早,父亲无意续弦。在一系列重大打击下,爷爷心有余力不足只能改了百年前立下的传男不传女的规矩——万家第一个女中医拜师了。


万婕打小就聪明,学医是兴趣也能救死扶伤,一开始劲头很足,小有所成。


波折在于,古时巫医本一体,万家的家传中也有占卜巫术,这让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万婕非常不能接受。再加上国内中医发展受限,于是年纪轻轻就选择出国念书,最后竟然读了个医学博士回来,西医。


好在老爷子身体硬朗,受的住这些打击。可喜的是,这些年万婕似乎开始研究那些之前看不上的玄而又玄之学,老爷子也就欣慰了。


大张伟说过,他的算命先生说他挺适合当医生,这是真的。那人就是万婕。


原话这么说的,


“我吧,是真没用,学了这么多年中医西医,还是练不了硬心肠。医者心仁,可是心也要硬。无能为力的时候,回天乏术的时候,我没办法不怀疑自己,挫败感太大,愧疚心太重,所以干了几年就退下来守着小孩子玩儿了。。。不像你,天生就是爱谁谁,该谁谁,谁该谁的小魔星,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其实心善目明,活得鸡贼讨巧,但是不偏正道。。。人能做的太少,但求不愧于心。。。这一点我真不如你。”



大张伟当时好像是这么说的,


“说了半天,你不就是娇气,打小没受过苦,嫌天天手术太累嘛?”



万婕半天憋出一句“。。。。在理。。。。。。。”


不过她说的话其实也在理。


大老师,说真的,就是爱谁谁,该谁谁,谁该谁的主儿。


青春萌动刚开窍的时候,姑娘们就像是田野里成片的小麦穗随风那个飘摇金灿灿的会发光,

眨着眼儿朝着他招手,他走几步看看,挑一根,走几步看看,这里挑挑,那里选选。


一年有四季,可是小魔星的田野里从来只有丰收的一季。


直到有一天,真稀奇,田野里长出了一朵玫瑰。


小手一摸,更稀奇,还没刺儿。


他心想这应该就是那只不带刺儿的玫瑰了,就是他了。


可玫瑰不是稻穗,他没尝试过呵护有加小心翼翼,怎么养的活。


万婕见他不说话,表情也收敛一些。

“看来,这次又是为了。。。那个小雪?”


“。。。。是小薛。。。。”大张伟心想,这应该是这些年无数次的纠正了。


“啊,对对对,是是是,上海的那个小男孩子,哎呀,我就记得他真的是好看,

漂亮得紧。其实叫小雪更适合呀,纯真又温良”


万婕一想到漂亮的男孩子整个人脸上放光。


长得好看就是招人惦记,大老师心想,这些年每次都是这么感叹的。


找算命老师咨询了许久,大老师终于舍得挪窝了。


“您真是神,您真是活菩萨,逢年过节我一定给您烧头香”


呵,万婕冷笑,故作娇媚的说。


“咱么俩客气什么,叫一句额娘就行,毕竟是我奶大的孩子,叫菩萨生疏了”


万婕满意的看着大张伟一脸被塞了羊驼粪膈应得说不出话的样子觉得自己雄风犹壮。


大张伟走了很久以后,万婕才想到一段不太鲜明的往事。


那年她刚度假回来,这孩子就急忙忙找她,让她给他的宠物小狗找个最后的安乐窝。

左想右想,家里正好有一幢老宅子,就在郊区边儿,后院连着小山丘种满了杏树。老宅子原来就有看家的大狗,过世就埋在那儿,这小狗地底下应该也不孤单。


大张伟心里很感激,话还没说出口,万婕不知道前因后果就想着逗他。

“不过我得话先说前边儿,你这小狗这么小,我们家看家的可都是大型犬,发情季牲畜可是分不清公母的,你不怕他泉下清誉不保?”

没想到大张伟说了一句话,把万婕也给膈应住了。




大张伟当时呵呵笑了几声,挺干。

”那到没什么,不都说,狗随主人嘛,我就是一兔爷,它也不怕被公狗惦记。”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