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是你》 Chapter 09 醒酒

Chapter 9  醒酒

一支烟的时间是多久呢。

薛之谦庆幸自己熟悉地形停在毫不起眼的角落,所以能够好好抽完一支烟,回想。

碎片一样的回忆,重复又重复的故事。

或者说,这是重覆的故事,一遍一遍重蹈覆辙。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频繁往返两地,久而久之他甚至记得所有来往于北京上海的航班起飞、落地时间,

还知道坐哪一班飞机最准点,哪一班上座率最低。

他嘲笑自己,最当红的艺人,哦,不,最当红艺人的助理也不过如此。

那时候,他好像还是一个出了上海就没什么人认识的小透明,没什么人认得出他,更不可能像现在去哪黑压压一片都是接机的粉丝。

那个时候,朋友们经常找不见他,几天不联系,人可能就在千里之外了。

“。。。啊,我去录歌了,吃饭啊,下次吧。。。。”

“。。。哎呀,我去见制作人了,你们玩吧。。。”

“。。。刚来北京收歌呢,还在听小样。。。”

“。。。现在人在北京呢,,有通告。。。。”

听起来好像在努力拓展事业,可是偏偏事业气色平平。

朋友们心照不宣,这是在北京有人了。

“什么时候也带回来看看啊,究竟是怎么样的姑娘让你这么宝贝还要藏着掖着。”

“哪有,瞎说什么啊,我现在还在拼事业好不啦~”

可眼里分明有自得地笑意,那是藏不住,掖不着的。

然后这个时候,坐在对面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混入上海文娱圈的大张伟大老师就开始不留痕迹地转移话题,和众人斗嘴逗趣儿了。

有大张伟在的地方,只要他乐意,他总能成为焦点。

大多都是娱乐圈二十多岁,年少成名,时间就在推杯换盏你来我往中肆意消磨。

偏偏还是在这十里洋场,欢不夜城,那时血管里流淌的不是血液,是沸腾不息的睾丸酮和炸裂的肾上腺素,畅快风流。

这位新朋友更是风流人物里面的一等一。虽然酒量最多半个薛之谦。

那个时候薛之谦端着拿了一晚上的同一杯酒,劝别人干杯自己抿一口。

他看着和朋友们高谈阔论的张伟,心里想着,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前天晚上那场局,不知谁就提到了大张伟大老师,时隔多年大家还是记得他一杯就倒每次都要薛之谦送他回酒店这段往事。

然后你一句我一句说的越来越起劲儿,本来组局的人都忘了自己为什么要组局,全在说着那时啊那时。。。

所以薛之谦就不知不觉多喝了几杯,难得醉了。


人真的不能老,一老就容易回忆,回忆就容易选择性失忆。

你只能记得往事中染上月色朦胧暧昧起火的春宵,

却会忘记冷风凋敝枯梢寒枝,面容憔悴的自己。

频繁的往返,究竟是因为思念爱意还是争吵赌气,竟然也记不太清了。

这一醉好像现在才醒,但是庆幸自己最终醒来,还叫醒了从未喝醉酒的人。

那人风尘仆仆,千方百计。他有动心,可是不能再轻易动情了。

曾经的他也是年少贪欢,躁动不已。

稚嫩的感情总是疯狂却真挚,自怜而纯情,

爱一个人像是得到了全世界,却也需要随时放弃全世界。


而今,怯懦,在乎后果;怀疑,还怕失去。

但是这次他不后悔。

不管是真心还是一时兴起,那人总有想明白的一天。

过了三十岁他最大的成长在于,知道勉强不得,对别人,对自己。


也许永远不再有,

但如果该来的总会来,他并不介意等。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