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 Chapter08 大雪球

Chapter8 大雪球


薛之谦迷迷糊糊之间觉得胸口好热,好黏,一摸居然是一只手在他睡衣里,突然就惊醒了。

他睡觉怕声响怕光,卧室的窗帘特意做的一层很厚的遮光,现在也不知道天亮了没,睡意也丢的差不多了。

薛之谦挣脱出83年咸猪手轻手轻脚爬出被子,踩到什么东西,是他的一件短袖。。。还有一条睡裤。。。



手机扔在客厅充电,戴上眼镜,解锁,七点零九分。

算算时间,应该够了,他床上那只脱得只剩短裤的83年绿毛大头猪还可以再睡二十一分钟。

薛之谦刚收拾好自己准备去叫人起床,一推门大头已经开始在穿地上的睡裤了,薛之谦绝对不是故意的瞟了一眼,嗯,看来日子过得挺滋润的,白花花的小肥肉。



斑斑老师人好像是醒了,但是好像神智还是不怎么清楚的样子,因为薛之谦发现在起床到刷牙洗脸上厕所出卫生间喝水的十五分钟之内,大张伟太安静了,一声没吭,都非常诡异。


最诡异的是。。。。。在去机场的路上大张伟也几乎是一一言不发的状态。。。


只是简单的,嗯,哦,是,对,好,不用,行啊。


两个字就是顶破天了。。。


天哪,昨晚他先睡着了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天哪太恐怖了,不会是灵魂转换之类的吧,天哪,大张伟你这么安静让我感觉像是撞邪了。


洁洁越想越恐怖。。。“喂,你怎么不对劲儿啊,一早上这么安静,哪儿不舒服吗?”


张斑斑一直保持着没什么表情的冷漠状,看到小薛老师一脸的恐惧,终于还是挑眉笑了笑当是个安慰,“没,可能我身体低潮期,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居然还会干笑,天哪,好干的笑容啊。。。


不会真的是身体不舒服吧,洁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其实。。。也不一定非得今天这么早走吧。。。


“大老师,要不您晚点再去机场?晚上再走也行啊,哎呀您还没去我开的火锅店吃过吧,上上谦您听过吗,很好吃的,中午吃了饭再说吧,好吧好吧。。。”

薛之谦眼睛又大又亮,闪闪的像有小星星碎在眸子里,就这么望着他,眨巴眼。


张斑斑这回很不干的咧嘴笑,“没事,没事。。。真不用,就是突然想到北京有点事,挺急。火锅就下次吧,你总跑不了的对吧,哈哈哈。”



到了机场,开进地下停车场。薛之谦熄火,正要下车,想送他上去,大老师摆摆手皱着眉笑,

“行了行了,您这服务太周到了,您这么周到体贴,哪天您要是去北京那我得躲着您。”



薛之谦觉得好笑,他是那么难伺候锱铢必较的人嘛,切,那还轻松了,也不用戴帽子戴墨镜戴口罩扮重感冒恐怖分子了。



“啊,那你等等,我还有东西给你,肯定用得着”

手往车后座一伸掏出一个黑白斑马纹大手袋,薛之谦递给大老师。

张斑斑垫了垫,不轻还有点分量,“哟,这怎么着得有三四万。”



“拉倒吧,我又不是土大款。就是墨镜帽子口罩什么的,,现在这个点机场人肯定多,再说你这次一个人回去也没助理,虽然两个多小时就落地您流个鼻涕水总得有纸擦吧,低血糖了总得有块巧克力啃啊。。。。”

大老师觉得自己一直控制的很好,什么情绪都死死封在橡皮囊里,但是就这么几句话像是小针戳的他心里直漏气儿。



大张伟从小浑惯了也不差再浑一次。

他正要解了安全带,按了几次没拔出来,

“嘿,这安全带的扣儿怎么坏了。。。”

“啊?不会吧,我看看。。。。。唔唔唔唔————”

大张伟一手箍着背一手掌他的脖子,不用看也知道他扑闪扑闪碎了星星的大眼睛肯定瞪的比谁都大,可大张伟这一刻什么也不想管,什么也不在乎。



洁洁只觉得自己真的,记性再差,这辈子也得一直记着,永远不要对大张伟心软。。。

洁洁还没有开始剧烈反抗,这个吻就结束了。

大张伟移开一点距离,就那么看着薛之谦,像是要一眼望到他眼底

薛之谦还没开始骂人张斑斑就抽了一张纸,一点点帮他擦嘴角,动作很慢。

洁洁还能感受到脖梗后面那双手,僵硬的身体一下就软了。

“对不起。。。对不起。。。可我真的忍不住,薛,你太好了,你太好了。。。”

薛之谦看着他皱着眉奶声奶气的说话,一副特别身不由己的样子,心想天哪到底是谁被冒犯了。




大张伟看薛之谦不说话,觉得应该识趣的上路了。

正当大张伟要拉开门,听见“啪嗒”一声,车门被锁了。

回头看薛之谦,他好像并不生气也并不开心,没什么表情只是温和的和他对视。



薛之谦终于笑了可是笑的很难看,“。。。张伟。。。”


“是,您说。。。”


“我一直想不通但是一直在想,你大老远这一趟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现在我才发现,可能你自己都没有想清楚吧。。。。。。其实也没别的,我就想跟你说点心里话。。。”


张斑斑眼睛不移开也不闪躲,“您说,我听着呢。”


“我现在是不是看起来很年轻啊,可是我今年已经三十四了。

 

即使再年轻一点的时候我也当不了十六半的南海姑娘,

  

我没那个资本,没那么多人排着队要和我作伴。


 如果只是再做一场梦,没必要还绑着我一起,你明白吗?  ” 






张斑斑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落地了,这个梦很长,连着昨晚的梦是一整个故事,只是没那么悲伤了。

这次回北京他是真的有要紧事,他一直忘了很重要的事,他该去看看大雪球了。

那是他们一起养的宠物,就埋在朋友家大院的杏树下面。

2011年9月1日,确实应该眼熟,这日子正好刻在它的小墓碑上。



评论(2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