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 Chapter06 北京欢迎您

Chapter6 北京欢迎您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张破碎的脸


难以开口道再见


就让一切走远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却都没有哭泣


让它淡淡地来


让它好好地去。。。”


这首歌好像循环了一个世纪,然后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对视一眼,觉得实在不能在冷冷寒风中这么傻站着了,想来想去还是回车上暖和。


薛老板特别怕冷,但是今天为了显出衣服的优良剪裁甚至都放弃了三枪牌保暖加绒内衣。。。


下午出门感觉还好,现在晚上降温,再被呼呼的北风一吹,呵,


他很想给自己来个痛快的了断。


但是有一只手被封印了,好不方便哦。。。




从小巷子出来往停车场走,整齐的街灯和多彩霓虹,视野渐渐亮起来。


洁洁吸鼻子的声音越来越大,频次越积越多。


走着走着绿毛大头突然停住,薛老板一个没稳住就被他往怀里一带,腰就被扣着了。


大老师手往上走,把他的外套帽子狠狠一掀盖他头上。


“干嘛啊————”洁洁虽然是水嫩boy但也是奔四的人了。


真的很拒绝在公共场合突然之间的亲密。。。但是身体很诚实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还好这么冷的天大马路上没什么人。。。


“寒从脚下起,热从头上散。小祖宗您的小脑袋瓜儿也没多大运行速率,咱不需要这么强的散热,还是别吹了,节能又环保。”


大老师满意的轻拍几下他被帽子包好的小脑袋,另外一只手里又握紧一些。


薛老板翻了一个上天的白眼,嘴角还是上扬的。


切,就你会说话。刚才还唯唯诺诺磕磕巴巴前言不搭后语这个这个内个内个的。。。




大老师拿了钥匙开了锁就送洁洁坐上副驾,自己坐上驾驶位,点火,开空调。


薛之谦看着这绿毛大头东捣鼓西捣鼓,调好热风的大小和方向。


然后这就系上安全带挂一档松脚刹准备上路了。


“薛老师,安全带。” “哦。”


是不是有点不对,哪里不对吧。。。


“走咯,您嘞——”大头方向盘打得那个顺溜。


“大张伟!!!停停停,你爸妈还在听演唱会啊,你走什么走啊。”薛老师终于反应过来。



“嗐,这都什么境况了,现在是箭在弦上欲发不能止,得赶紧回家开头弓嘛不是,都这时候了哪儿还有孝子呀。”


大老师下巴一抬,加上个挑眉坏笑真是暧昧啊暧昧。




一口气就冲上脑顶儿,薛老板真的是被气的要吐血,“大张伟你当我是什么人啊,你神经病啊你,停车停车,喂喂喂,快点停车,让我下去,有病啊。。。什么鬼啊啊啊”


他现在真的很想打死这个大头,确实他也正在这么做,要不是空间有限他很想再来个膝踢。


毕竟是耐受力颠峰时期的大老师,薛之谦这点拳头巴掌还是受的住的。。。


但是再这么和他闹下去就不太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了。


还没出停车场又靠边停,“行行行,哎哟喂,真是怕了您了,大老师挡了几拳就擒住一只手。


“哎哟哎哟,我说那什么小薛老师,您也是下的去手。。。”


说着又笑着叹口气,


“得了得了,哎哟喂,实话跟您说吧,我跟家里二位来的时候老早都说好了,今晚听完曲儿就不等我直接回酒店,明儿一早他们就和同事一起回北京。我呢,就再呆几天可劲儿耍。。。”


“。。。。。”


从昨天到今天。。。。。。。也不是,其实就只今天哎呀这也不重要。。。。


薛洁洁被他一直盘来盘去耍来耍去一会给棒一会给棒棒糖如今已经到达极限,也不管什么风度仪态高雅黄金单身汉人设了,直接手抽回来接着打,左手加右手,特别解恨。



“滚一边去!!!该回哪回哪去!!!神经病啊,谁让你在这在呆几天了谁邀请你了谁答应你了什么事都自己说了算是吧,你给我滚!!!你给我,你给我下车,马上滚回去!!!


阿拉上海人民不欢迎你!!!”



大老师擒不住了,只能捂着头往旁边躲。


好解气哦,终于不用保持微笑了呢。


鼻涕都快留到嘴巴了,薛之谦才抽几张纸擤鼻涕,大老师才算敢露头。


小薛老师也快耗尽体力,靠在车窗侧,只是一个劲儿的抽纸,抽纸。。。


又炸毛了。。。大老师眨着细长眼,睫毛扑闪,察言观色觉得差不多,这才敢吱声,



“薛老师,不然这就送您回家?您也别生气,您可是得长命百岁的有福之人啊,千万别气坏身子,不值当不是。。。。。。内个,内个,可是今晚我确实没地方去了,说好的他们今早都把我的房退了。。。是,我是没和您打商量,我不对,我欠踹。。。要不您就再收留我一晚上,我保证,我保证明儿一早我就滚蛋。。。行行好,今下午的通告费真没多少”



哎。。。薛之谦余光看着那人握着方向盘,动作僵硬到好笑。


哎。。。心里长叹自己是为什么自己是为什么会遇见这么个说话奶声奶气歪主意贼多的大坏蛋。


正想高冷的默认准奏,就听到有人在敲车窗。原来这不是停车位,正堵着道儿呢,保安就赶紧来催。


这就是非走不可了。


一路上两个人没怎么说话,不想连蓝牙,就听着车载CD,是好久以前的歌了。


薛之谦自己的歌,《续雪》,收录在07年第二张个人专辑里。


那个时候情歌唱得悲伤婉转但是薛之谦自认为还是很幸运的,因为那时候还没有遇见旁边这位。


“这个冬天 去了北京


在长安街上踏雪而行


通告的休闲 还是会想起


曾和你在街边弹琴


我发了唱片 你有没有听


是过去的事情


当你在街上 听认真的雪


是否会红了眼睛。。。”




薛之谦被这首歌带回很久以前的记忆里。


那时候真的是二十啷当岁,为了发新专辑,有时候就得为赋新词强说愁。一分伤写成十分悲。


未知的世界还没展开,每一天都期待并坚信明天会更好。五光十色的娱乐圈,花团锦簇的名利场,来去随风的感情。有时候也会迷茫但唯一不缺的就是信心。


说到底,他是因为爱音乐还是受冥冥之中的指引如今他也说不清了,一晃已经这么多年。


他真的没想过,有一天这个人还会重新掺和到他剩余的人生里,


正如多年前,他也从没想过自己默默喜欢崇拜了那么多年的天神突然有一天卸下光环硬拉着他坐在路边撸串喝啤酒侃大山,才三分之一个薛之谦就快不行了,比他高比他壮还抱着他的腿唱情歌。


想到那个场面薛老板没忍住就笑了一下。


这才发现,大老师一直在说什么刚才都没听到。


“你刚才在说什么呢,我走神了。。。”


大张伟本来就是听着这首歌觉得耳熟好像《认真的雪》好像又不是,开头不太一样,还出现了北京什么长安街什么的,到副歌又真的有认真的雪,就想着问问原唱。


“也没什么,您这首歌怪悲伤的,还是写的北京长安街什么的,就多留了个耳朵听。”


薛之谦笑,这首歌照着套路来,不过没有达到他预期的热度,有时候就是天注定。


想到什么大老师又乐了,看了一眼薛之谦,


“您呀,现在确实不能在街边弹琴也不能在长安街上随便溜达了,您这么当红,那得多少摩托和红旗轿车给您开路啊,不过吧,有件事我得和您说清楚。”


薛老板看着他,好笑的问,“怎么,您又有什么俏皮话。”


大张伟方向盘握得稳也不耽误说话,嘴角大咧,眉眼弯弯,


“上海人民欢迎不欢迎我没关系,顶多让我哭个三天三夜,至于您呐,对您呢。。。”


“嗯,怎么?”


“。。。。。。我家大门常打开,北京人民欢迎您。”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