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大薛 《是你》 Chapter05 你有我也有

Chapter5 你有我也有

薛洁洁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要不就是大老师被盗号了。

他觉得自己起码有一些了解的基础。。。大老师是放荡不羁爱自由。。。可他不傻也不渣呀。。。

洁洁的大脑又在高速运转,但是已经在系统崩溃的边缘。。。。。

他打电话给李晨

“李晨!你只要听我说就行了我让你说你再回答,你要是带着你新女朋友去北京玩你会联系你北京的前女友还约饭吗,如果约饭又是个什么意思呢,你是渣男吗。。。。。。”

这边李晨昨天喝的酒,后劲儿挺大,还趴床上呢,半睁眼接着个电话脑子还是有点迷糊。。。

“啊????这怎么了,分手还不能做朋友啦,吃个饭都不行啊,你心眼伐要汰小好不啦。”

对哦………………………………薛,要保持微笑哦。

薛之谦觉得自己被自己蠢死了……………………

不过洁洁从来就没想和大老师做朋友,

要不就得爱得轰轰烈烈牵肠挂肚上吐下泻不吃不喝抽刀断水头破又血流,

要不就老死不相往来!!!!!


所以真的好久没联系过,这几年都是互为微信朋友圈的僵尸友。。。。。。

我普陀区小王子什么时候缺过朋友。。。侬帮帮忙哦。。真是够够的了。“

【好啊,时间地点你定呗。】 善良如我

结果马上一震,微信竟然是秒回秒回秒回啊!!!!

【五点,就丁香路那个东怡。】

哼,既然这样,时间不等人,马上去置办一身足以亮瞎众人的行头,

再备一份薄礼显得我多么。够。朋。友。

毕竟薛良辰是本地人,这种事办起来当然不在话下,快准狠,还省。

不过要不要找个暧昧的女性朋友来压压场子。。。

很遗憾没有这样的朋友,薛之谦想,总不能劳烦前妻吧。

他恰好还有一个人基本的良知和智商。。。

算了,就单刀赴会,充满男性荷尔蒙魅力的黄金单身汉这样的设定也不输阵。。。

捯饬得差不多了,再加一点男士香水,薛之谦差点都要拜倒在自己的跨裤下。

今天他还是选择了潮牌的休闲外套,但是没有穿卫衣而是一件高领毛衣,哇塞不要太帅。

当然依旧是一身黑,但是今天的一身黑黑得很rich,一点也不穷。

只是有一点点不完美就是时间不够去剪个头发,不然今天肯定没法好好吃饭,因为,

那样的话我会帅到爆炸。


下午五点,丁香路555号,东怡大酒店。洁洁四点就到了停车场。。。

薛之谦在脑内排练了多次的像个绅士一样见面握手夸对方漂亮之类的吹捧。。。。。。。。

。一。句。都。没。用。上。。。

一句都没用上!!!!!!

大张伟带着爸妈坐在大堂,东张西望。

大堂人可多,走来走去看的眼睛都要花了。姑娘们这么冷的天还能露胸露大腿,偶尔有身材顶不错的看得大老师内心一个个“嚯”“嚯”“嚯”的赞叹,不过看多了也就千人一面了。

大老师还在观望,然后看着一个黑影窜入,那黑影脸白白的,下巴尖尖,不就是薛之谦。

薛之谦远远的就看着大张伟从椅子上蹦起来一颠一颠的走过来迎他

“来啦,今早不是和你说了嘛,我带着二老来的,想着好巧不巧吃个饭聚聚。他们俩平时就说好久不见甚是挂念上海滩小欠钱呢。。。”

大张伟对着张父张母挥手示意,二老准备起身过来。薛之谦盯着大张伟挥手的方向,顶着脑步系统会不堪重负自动引爆的危险启动应急装置。

“别别别,这可别,还是我过去吧。。。。。。”居然还能说出一整句话,薛之谦敬自己是条汉子。

看他们过来了二老就只是站起身没走过来。

薛之谦实在忍不住扑上去推了大老师一把顺带恶狠狠的瞪着这个花裤,咦怎么成黑裤,不是这个不重要,就是瞪着这个绿毛大头,

“你什么意思啊你几个意思啊,你耍我玩呢,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啊啊啊啊,有病啊。。。”

而175+的大老师只是一直笑着,绕到他后面,搂过他肩膀把他制住,然后亲热的拍背,啪啪的,果真就是多年不见的朋友哥们儿久别重逢的感人场面。



薛之谦呢,平时精分没谱,真的到重要场面也不会给人丢人丢份儿。

十人包间里,大张伟看着这个黑毛衣小白脸蛋对着自个儿爸妈贼乖贼乖的笑,一口一个叔叔阿姨的叫着以茶代酒敬着茶,一会儿布菜一会儿逗乐,偶尔还能充当服务员介绍这道菜怎么怎么了不得选材之精细制作工艺之复杂口感之回味无穷。

心甚慰。

时间一溜儿的就过了,大概快七点,大张伟就催着他爸妈赶紧吃完得入场了。

“爸妈,差不多的了啊,再聊下去你们可看不了纪念邓丽君姐姐诞辰演唱会了啊。你们二老先麻利儿的自个儿过去吧,我和小欠钱再聊聊。。。”

薛之谦又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懵逼了,但是应急系统不是白有的,

“啊。。。叔叔阿姨,那怎么行,你们去哪我得送你们去呀。。。大张伟,哪有你这样的”

“送什么送呀,就旁边那个叫什么来着东方艺术中心?几步路啊,您这么大腕儿非往那人多的地方杵啊,不怕造成混乱啊。”

这话确实有道理,他们俩确实不是该凑热闹的人,张父张母应该也事先商量好了,硬是把要送他们出酒店的薛之谦强行摁在椅子上,就不让起。

。。。然而最后洁洁坚持着送他们出了包间门。。。

大张伟看着直乐呵,劝他也没用,只能招呼着爸妈赶紧抓紧时间,把票拿好。


然后洁洁坐回座位,默不出声的继续开始吃菜。

大张伟才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儿了。。。

好像哪里不对,是不是,真生气了?

大张伟赶紧挪到他旁边,整个人快蹲下了。

难得磕巴,“嘿,嘿,小薛老师,薛老师,我这次真的没逗您。。。。内个。。内个。。。我爸妈特别喜欢邓丽君邓姐姐,北京前排票没了,所以吧,我我,我就定的上海的,你看我不是想着上海好歹有熟人呀,是不是,对不对。而且你也知道我这人从不师出无名,为了把票钱机票钱房钱赚回来就接了一个今儿下午的小通告。。。我真的没想着您能悟出别的意思,您,您,哎哟喂,就饶了我这一回吧”

薛之谦之前是真的生气,真的特别生气,可是大老师故意低声下气的样子又好笑又欠揍。

软软糯糯的声音,三十多了还像个少年,头那么大,嘴那么贫,还那么坏。

薛之谦早就知道自己没办法不原谅大张伟,这次也是,何况这次确实是他脑补太多。

不胸闷不气短以后,薛老板的系统又恢复正常了。然后精明的小脑袋瓜子想了想前前后后昨天今天的事,心里甚至还觉得有点暖,痒痒的。

“谁和你生气,那是能生的完的吗,和你这种人较真那我真是不想活到一百岁了”

“是是是,您可千万别和我置气,千万别,我祸害遗千年,您就长命百岁福如东海寿比。。。”

“去你大爷的,你神经病没个正经的,你活千年,活千年你就是一王八。”薛之谦扑上去就打一巴掌在他背上。

没想到大老师没躲,反而生生的接住这一掌,趁势一把就搂过薛之谦,让他再怎么挣扎反抗反正就没让他脱出魔掌。

毕竟是耐受力颠峰时期的大老师。

就这么静静的抱着,薛老师觉得自己都快要化了。

整个世界变得特别神奇,脑袋好热,真的是blingbling的冒着星光。

薛之谦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的酒店,有没有付钱。

然后他清醒的时候,就是剧院背后的一个小门口,天黑了,灯很暗,门口却还有乐迷或者是卖碟小哥也不知道是怎么那也不重要,在放邓丽君的歌。

《恰似你的温柔》,经典歌曲,今天貌似跳过了?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张破碎的脸

难以开口道再见

就让一切走远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却都没有哭泣

让它淡淡地来

让它好好地去

到如今年复一年

我不能停止怀念

怀念你,怀念从前

但愿那海风再起

只为那浪花的手

恰似你的温柔…………”

真是好听,两个人就那么站在马路上。大老师看不清薛之谦的表情只能看见他白白尖尖的下巴颏儿。两个人静静的听着,不过大老师总是不能保持太久沉默的那个人。

“还需要什么海风啊浪花啊怀念啊怀念的,不就是个手嘛,你有我也有,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这不就得了。”

一把抓过他的手,有点凉,放进自己的大口袋捂捂。

在大老师的口袋里,薛之谦把手稍稍抽出一点,那人一愣,转头看他,

薛老师几乎不可听闻的笑了一声,然后再把手摊开和他合握成十指相扣。

评论(1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