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h233waitingff

旁人 THE BEHOLDER 05

旁人 THE BEHOLDER

05 签名

 

在2016年 如果你在大街上拉个横幅搭个台子 小喇叭一喊,“想唱就唱! 秀出自我! 你就是明星!”,估计路上的人看你就像看傻子。毕竟在这个时候,有两把刷子一张好脸蛋,直接开帐号做主播,就算是十八线网红也有大把金主等收割,不是明星还比明星活得潇洒自在。

 

这个世界的2006年,三年前张伟从一家陌生的酒店里醒来,身边躺了一个陌生的男孩子,后来又有一个同样陌生的男人找来,最后他才发现这个世界里只有他自己是陌生人,是他和这个世界不熟。

张伟和那个世界的2006年非常熟悉,那是他乐队最“火热”的时候,几乎在“火热”中烤褪一层皮。

2006年,港台音乐式微,韩流偶像还远不成气候,中国内地最火的是什么,是铺天盖地花样繁多的各类选秀。疯狂的投票,打榜,不断有人出现不断有人消失,即使如此,一夜成名的诱惑太大,自恃美貌才华的年轻人,野心勃勃的后生什么时候都不缺,他们缺的,是一个舞台。

 

在陌生的2006年,已经没有嘻唰唰,没有花儿乐队,没有大张伟。只有知名音乐人张伟和他一手缔造的选秀帝国,“中国偶像”。这个选秀从04年开始举办,伊始以其争议性和话题性赚够眼球,又因其从海选,封闭训练再到包装出道全程真实记录吸引大批忠实观众,风靡全国。音乐人张伟从海选担当评委到为新人制作专辑,全程参与,其人富有才华又幽默,偶尔的毒舌讥刺刻薄言论,并不妨碍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坐上万人憧憬的娱乐宝座。“中国偶像”捧红了一个个偶像,更让张伟名利双收,让人好不眼红。

 

Will是最眼红的,明明背后运作的是他,又出钱又出力,拉投资跑关系,最后倒是让他表弟出尽了风头,从中央音乐学院的肄业生,摇身一变为音乐才子选秀教主,张伟欠他何止当初随口应的一顿饭。他记得张伟从上海回来以后脑子就不太正常,满脑子想的就是出名赚钱进音乐圈,他觉得这人一定是脑子有问题,他出身岂止优渥,简直显赫,从小到大家里把他当小皇帝一样宠着,只要不犯法怎么玩都有人帮着兜,喜欢音乐闹着学音乐的是他,被央音劝退的也是他,可能人本性就是贪心不足,什么都有了,他也还想出名。不过Will也佩服他表弟,他太知道观众喜欢什么,太了解观众的口味,选秀节目做到满足猎奇口味又不落俗,张伟也不算不学无术。

 

今年已经是“中国偶像”的第三届,眼看却无丝毫退热的趋势,广播大楼外排着队立志要做明星的年轻人几乎堵住了大门,连续几天让职工叫苦不迭。今年主赛场依然设在上海,第一年Will劝张伟,强龙也怕地头蛇,就在自己家门口万事好照应,但张伟毕竟是从小任性惯了。万幸和上广这些年合作愉快,大家都有钱赚的事,没有不欢迎的道理。

 

张伟每年都要亲自坐镇上海海选,初审一场也不放过,明明是从小娇气到不行,Will好像没见过他这么能吃苦。像Will这种,生下来就是为了跟在自己姨母宝贝儿子身边解决问题的,别说半天,只坐了一个小时他就觉得无聊到需要出去抽根烟解解乏。

 

他走到外面街上瞎逛,小卖部买了包烟,天气热到树荫都是摆设,一时间不能抉择是该被热死还是被那些千奇百怪的表演尴尬致死。

背后有人拍他,“叔叔,叔叔,不好意思问一下,电视台是前面右拐么?”

Will“叔叔”回头,看到一个中学生,“是,第一个路口往北走几百米就是了……”

学生长得颇白净,只是脸颊红红几颗青春痘叫嚣着要破土而出,额头上满是汗,背着乐器一副软糯礼貌,Will竟然不想和他计较“叔叔”这一称谓了。

 

学生道谢就往前走,他慢慢晃荡几步,突然想到什么,又把人叫住,

“喂,小朋友,你也是去当明星的么?”

学生回头,瞪着大眼睛,好像被他吓到又是被他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脸蛋更红了。

“你好像没有成年吧,小朋友,有志向是好事,不过还是要好好念书啊。未成年人不能参加‘中国偶像’哦。”

学生本来低着头,却突然抬起来,急着说,“我知道的,我知道我年龄不够的,可是可是,我听他们说,每年张伟老师都会在电视台当评委的,我想,我想……”

“原来你是想见张伟?可是他在里面当评委,你怎么见他呢。”

Will倒想成全他心愿,却忍不住逗他。

“我,我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其实不一定要见到的,他要是能给我的吉他签名就好了……”

“你会弹吉他?”

学生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他实在是很容易不好意思的学生,“会一点,不是很好,以前看电视,张伟老师弹得才好。”

Will看他实在可爱,便道,“走,叔叔我带你去见张伟。”

 

 

张伟坐在空调房里,倒是没被热死,不过各色奇葩的表演实在不算赏心悦目。一上午过去,竟是没有一个可以入围的,他估摸着可能好苗子都被三伏天晒蔫了躲在家里不出门吧。张伟向来是不信邪的人,他每年坐在这里,连续三年坐在这里,见过的人千千万,他不信等不到一个人。他第一年就选中了他以前的好友,那个男孩子还是和从前一样,不爱说话又忧郁,初赛的时候什么才艺都算勉强,话都说的不清楚,被他以外貌突出留下了,还有几个从前的老相识,他都遇见了,怎么就差薛之谦不见了,他不信这个邪。上海是很大,天气是很热,薛之谦该死的,就不能为了梦想拼一把?不知道他是躲在哪里拍小广告还是和小姑娘谈恋爱去了,想到这里张伟简直是烦闷透顶。昨天有一个男孩子戴着发带跳了一段舞,舞姿相当不协调,张伟存了私心让他入围,可能是南方男孩子面皮都白净眉眼都温柔,明明不是一个人,他却没由得心软。也可能是这个男孩子实在太像薛之谦,张伟才没拒绝他明显别有所指的暗示,也不知道他怎么找到张伟的房门,一切好像都水到渠成,好在关键时刻张伟还剩点良知和自制,再汹涌的欲火,冲十分钟冷水还灭不了么。

 

张伟想到这里,脑袋是愈发的疼。午饭时间在休息室扒了几口盒饭就没了胃口,一抬头门被推开,进来不少人。

 

Will再进大楼的时候觉得冷清了不少,学生倒是一脸懵懂天真,进了大门就很兴奋,这一刻他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只差几分钟,他就能见到他的偶像张伟,他的吉他上会有偶像的签名!天知道他有多么多么幸运,只是问个路也能遇到贵人叔叔!

 

上电梯走到休息区,Will走过去和人说了几句,面上严肃,学生远远看着不知原因,难道是因为贵人叔叔带自己进来惹了麻烦?他四处张望,这个走廊里这么多房间,也不知道张伟老师在哪一间,现在是吃饭时间自己不会打扰到老师吧,如果见到老师自己该说什么可以要求握手么怎么可以这么贪心都可以见到张伟老师了难道还要握手么你这个人……学生沉浸在自己世界,没有发觉Will走过来时面色有异。

 

“小朋友,张伟,张老师他现在有点不舒服,你先到旁边休息室等一下哈,等下我再过来。”学生一脸担心,“是么,张伟老师不要紧吧,不需要去医院么,严重么。”

Will看着学生一脸天塌了的表情,自觉整理了一下表情,反思自己的表情太像说张伟得了绝症,看把人小孩子吓的。

“没事,别担心,他就是吃多了——撑的胃难受,嗯,你在这里等一下啊。”

学生看着Will笃定的笑容,心才放下了。乖乖坐到椅子上,抱着吉他等着。

 

 

Will把门关好,脸色不愉,他质问下属,“你们怎么办的事,那人叫了那么多记者来你们没看见么,看见了不会挡?还让人闯进休息室大闹一场,存心让楼里所有人看笑话!是我没给你们工资还是收了好处存心要吃里扒外?明天只要出了一点新闻你们也都不用来了,我不养废人。”

 

Will进来的时候,张伟倒是不意外,还有心情死皮赖脸的觍笑,你看,这里离了你一会儿都不行,要出大乱子哈哈哈哈。Will心里觉着这人本不是让人担心的体质,况且这事情也算是张伟自作自受,但是他向来好面子,出了这么档子事,实在脸上被人打的疼,然后始作俑者还一脸无辜,更是一口气难咽。

“这不是以前,你现在,对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不是京城小霸王张伟了,你是——知名——音乐人,造星神话张伟,你能不能给我收敛一点?至少别搞权色交易潜规则成么,回去什么样的人找不到,非要这种倒贴上来的货色?不嫌脏?”

 

张伟也收了笑,一脸正经,他也知道Will爱面子惜羽毛,“对不起,我错了,我这次真的错了,哥,我真的知错了,您别生气了,是我惹的麻烦,我欠揍,您揍我,来,随便抽……”

 

Will是真的想上手,可是想想自己千里之外的姨妈姨父,还是捏捏拳算了。

 

“你头疼?怎么没让她们买药过来,你还是回酒店休息吧,我给你换了一家酒店,行李她们已经收拾好……”

张伟笑,他知道这个表哥脾气甚好,只要他肯开口叫哥,万事不愁。

“没事,苦不苦想想长征二万五,这点小病小痛算个屁啊哪有我哥辛苦是吧哈哈哈哈哈哈。”

 

“对了,刚才遇到你一个小粉丝,希望你给他吉他上签名,你,方便见一面么?”

张伟想了想,没答应。

 

“怎么,张伟老师什么时候开始和小孩子摆谱了。”

“我知道您是经商世家,言出必行,可我担心明天以后我张伟名声就臭了,不臭很长也得臭一阵子吧,其实这个我无所谓,就怕一笔下去把人吉他毁了,对吧。”

Will挑眉,这小子还挺周到,“然后呢,我现在去把人打发走?”

张伟瞥了一眼旁边,上次逛琴行收了一把吉他还不错,拿了一只笔就签了一个名上去。

“他要是不嫌重,呐,这个送他了,祝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Will笑,行,很大方,也不怕别人被吓到。

张伟笑,“没事,这样也好,万一名声臭了还能擦了卖钱,算是精神补偿哈哈哈。”

 

学生不知自己坐了多久,他一口一口的抿水喝,怕自己内急错过偶像的召唤,空调吹的很舒服,不过他快舒服得睡过去。

Will进来的时候,一脸抱歉,“小朋友,是在对不住,叔叔要失信于人了。”

学生呆愣着,还没理解怎么一回事,手里就多了一把吉他。

 

 

坐在公交车上的学生仿佛还在梦里,他实在不敢想,自己抱着几乎不可能的心贸贸然跑来电视台,逃掉了补习班,背着吉他穿过半个城市,虽然还是没见到偶像本人,但是得到了他亲笔签名的吉他是他自己的吉他啊啊啊啊啊,十三岁的少年薛之谦终于意识到,自己从前倒过的小霉,都是为了攒给今天中头奖,啊啊啊。他抱着两把吉他,一点都不累,他恨不得赶紧飞回家,把今天的经历告诉爸爸妈妈,哦,不,还是和妈妈说比较好,他成绩一向不好,被爸爸知道逃课追星,万万不可!他怀着一颗快要兴奋爆裂的小心脏,可他毕竟是累了,就这么在晚霞的照拂下,一路颠簸着睡着了。

 

 


评论(26)

热度(31)